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七十六章 昨晚雨很大
      江羡整个都傻眼了!

      她清楚的感觉到危险,像是跌入狼窝的小白兔,无处可逃。

      在乔忘栖那铺天盖地的温柔陷阱里,无法自拔。

      男人侵略性极强,不等她回答,就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双手也不知何时被拉高至头顶并被固定住,动弹不得。

      吻势太过凶猛,几乎夺走了她的气息。

      沉溺间,她看到了男人眼底可以燎原的火焰,正迅猛向她袭来……

      这一次,是密密实实的吻,是情人间最亲昵的步伐,在她的嘴里肆掠。

      她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所有的感官都在一瞬间放大。

      他微微松开她的唇,撑起身子来看着她酡红的脸颊,那好看的红云,布满她白皙的小脸。

      这是为他而动的红云,乔忘栖怎么看怎么顺眼。

      男人的额头已经布满一层薄汗,汗水慢慢汇聚成水珠沿着他好看的下颚滑落而下,滴在了她的额头上。

      乔忘栖眸色一暗,再次覆下身开始新一轮的占有。

      彻底沉沦前一秒,江羡脑子里就一个念头。

      谁说乔忘栖不行她跟谁急!!!

      可怜的是洛星,还在等江羡回复消息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义愤填膺的给江羡发了今晚最后一条信息,“有的人聊着聊着就没了。”

      洛星愤愤的丢下手机,刚准备去洗澡,手机又响了起来,她以为是江羡深感惭愧给自己打电话来道歉的,结果却看到一个特别不想看到的名字!

      吸血鬼!

      看到这个名字,洛星差点没把手机给丢了,嘴里碎碎念着,“我不接应该没事吧……应该没事的。”

      但打电话的人却格外的执着,丝毫没有要挂断电话的意思。

      她不得不硬着头皮接起了这通电话,谄媚的说道,“老板晚上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到X会所来接我一下。”

      洛星,“……”

      我可以拒绝吗?

      然而,电话挂了,连拒绝的机会都没给。

      洛星顿时垮下肩膀,有些想哭,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可怜的她刚从国外回来,都还没好好的喘口气呢,又被奴役了。

      十分钟后,洛星认命的出门去X会所接人了。

      盛景淮今晚在这里有个应酬,喝了不少的酒。

      对方塞了两个姿色不错的小明星给自己,一开始他兴致不错,气氛也挺好。

      后来其中一个女人说了一句话,让他顿时没了兴致,借口有事就走了。

      本来有司机接送,可他偏偏让司机回去,拿出手机给洛星打了电话。

      他知道她今天回国,也笃定她不敢不接自己的电话,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事情。

      洛星到的时候,盛景淮正坐在街边的花坛上抽烟。

      路灯下那背影显得有些孤寂,可洛星立马否定了这个形容词。

      就盛景淮这种花花公子,压根跟孤寂这种形容词搭不上边。

      她走过去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老板。”

      “怎么才来?”盛景淮那俊脸上都是不满。

      洛星很想一拳砸上去,也不知嚣张个什么劲!

      不就是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吗!

      洛星脸上笑嘻嘻的解释道,“路上堵车。”

      “会开车吗?”盛景淮懒懒散散的问了一句。

      洛星点了头,盛景淮就把钥匙丢给了她说,“去取车。”

      真把她当佣人使唤了,偏偏她只能认命的去取车。

      即日不见,这吸血鬼老板又换豪车了,江羡以前跟她说过这辆车,三千多万呢!

      都是压榨来的钱啊!指不定这车上的某颗螺丝钉就是靠她的血汗钱换来的!

      等盛景淮上了车,洛星又保持着微笑的问道,“老板要去哪里?”

      “去海边吹吹风。”

      洛星突然不想保持微笑了,大晚上的跑海边,不是神经病就是精神病!

      但是,她还是照做了。

      当晚的海边是真的冷,洛星出门走得急,没穿厚衣服,结果冻得像条狗。

      而她那个狗老板,睡了一路,到海边的时候,根本叫不醒。

      洛星只能等啊等,等到晨曦出现的时候,盛景淮才醒来,看了看车窗外说道,“这个点还有晚霞?”

      洛星打了个喷嚏解释,“我记得我语文老师教过我那叫朝霞。”

      盛景淮,“……”

      他冷笑一声,“你语文成绩应该不错。”

      洛星突然打了个寒颤,然后陪着笑问道,“可以回去了吗老板?”

      “看完晚霞再回去。”

      “……”行吧你有钱你说了算,你说是晚霞就是晚霞。

      ……

      江羡是被顾梦渔女士的来电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妈,怎么了?”

      “羡羡,你家怎么空了?”

      江羡忽然一个激灵彻底醒来了,“妈,你在哪儿呢?”

      “你家啊!我今天有空就说过来看看你,结果到你家发现少了很多东西,而且看样子近期都没人居住,我问过物业了,说你几个月前搬家了,搬到哪里了?你这孩子,搬家怎么也不跟家里说一声!”顾梦渔念叨了一堆。

      “我今天……有工作,等我忙完在回去找你啊!”江羡紧急找了个借口想敷衍过去。

      可顾梦渔女士根本不好忽悠,“你还没跟我说你搬到哪里去了呢,地址给我!”

      “妈……我这里信号不好,你说什么?喂……”她举着手机,等时机差不多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捂着胸口一脸的惊魂未定。

      乔忘栖端着热牛奶进来,就看到她坐床上挠头。

      “睡醒了?喝点热牛奶。”他走了过去,将牛奶送到了她面前。

      原本脑子就乱糟糟的江羡,一看到乔忘栖,就想起了昨晚的事,俏脸顿时红了一大片,说话都结巴起来,“我,我去漱口。”

      说完也不敢看乔忘栖眼睛,一溜烟的跑到了洗手间躲起来。

      乔忘栖看着那紧闭的洗手间门,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真是和以前一样,一害羞就往洗手间里躲。

      他们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却还这么害羞,可怎么行?

      昨晚……很美好。

      如果不是顾及她身体,他可能不会那么容易罢休的。

      但想到以后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品尝她的美好,又觉得很满足。

      江羡在洗手间怂了快二十分钟,才磨磨蹭蹭的开门出去,好在乔忘栖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不然她可能又要缩回去了。

      热牛奶还在床头放着,床上的被套床单已经被收拾走了。

      应该是乔忘栖收的,估计是因为床单上的血迹吧。

      江羡懊恼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如果可以的话。

      等她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走在楼梯的时候,她打开手机看到洛星昨晚发的最后一条信息,然后回了个表情说,“昨晚睡着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非常的心虚。

      洛星几乎是秒回,“撒谎!你是那么早就睡觉的人吗?”

      “真睡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江小羡,你昨晚……”洛星开始无限遐想。

      江羡知道瞒不过,就回了个信息说,“昨晚雨很大,湿身了。”

      洛星,“!!!”

      洛星,“怎么样怎么样?你男人猛吗?”

      江羡,“我以后再也不怀疑男人到底行不行了!”

      洛星咯咯的笑了起来,“看来昨晚被教育了啊?”

      江羡完全不想提昨晚的事,就生硬的转移话题问,“你在干嘛呢?起这么早?不是有时差吗?”

      洛星顿时想起自己悲催的境况,拍了张照片给江羡发过去并说道,“正在渡劫,不比你,和美男共度春宵,所以你男人到底行不行?”

      照片上的洛星在擦车,车窗上她还故意做出一副苦兮兮的表情。

      江羡很绝情的回复,“为什么叫你擦车?因为你老开车啊!”

      洛星,“无情!”

      她聊天聊得太忘形了,车窗忽然被盛景淮打开,那张可恶的俊脸就露了出来,“认真点。”

      洛星真的很想把手中的抹布丢他脸上,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卑躬屈膝,“好的老板!”

      “擦干净了,H的春夏秀就给你了。”

      听到这话,洛星顿时就来劲了,“真的?”

      这话换来盛景淮一个冷冽的眼神,洛星急忙纠正道,“我会好好表现的!”

      然后她主动提盛景淮关上车窗,认真的擦起车来。

      姐妹什么的,不重要,骨气什么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机会啊!

      H家的春夏秀,那可是多少模特挤破头也想得到的机会!

      洛星压根没想过这种机会落到自己头上的,所以才会这么卖力的擦车。

      这世道,志气又能值几个钱呢?

      ……

      吃早饭的时候,江羡都没敢跟乔忘栖对视,怂得很彻底。

      吃完饭就借口说要去看剧本就溜回了房间,结果却是拿手机上网冲浪。

      大瓜之后的微博显得有些平平无奇,江羡正觉得无聊呢,突然发现自己被人疯狂艾特了。

      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有大瓜的时候。

      江羡好奇的切回自己微博后台,发现自己被言衡艾特了。

      【言衡V:江羡你够了!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有本事别仗着你的那些金主来打压我啊!杀不死我就等着看我强大吧!@江羡V。】

      言衡的粉丝看到这条微博都快哭了。

      【我们GG到底经历了什么样苦难啊,江狗你给我滚出来受死!】

      【GG好可怜,好不容易有个综艺还被打压了,江婊不得好死!】

      前几天许恩菲微博下面有一群的姐姐不哭,今天言衡微博下面就有一堆的心疼GG。

      在娱乐圈里,一般很少有艺人把撕逼这种事情搬到台面上来,毕竟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圈子就那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万一哪天对家爆红了,以后见面还得稍稍低个头的。

      除非必要,真的不会闹得太僵,最多是不服气不甘心的时候,悄悄买通稿黑对家而已。

      更别说像言衡和江羡这种自带流量的一线明星了,亲自下场撕逼本来就自掉身价。

      所以言衡大概是被逼急了,才会这样做吧?

      网友们也大多站在他的那一边,开始大规模的黑江羡。

    ——

    上架啦上架啦,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多多支持阿璃璃啊!

    另外,乔爷吃饱喝足美滋滋的开始性福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