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四十九章 怎么能不心动
      江羡在线上接受完各路粉丝的夸奖,线下又去找乔忘栖了,想让他也夸奖夸奖自己。

      殊不知乔忘栖早已冲完浪,只差没把网络上的评论倒背如流了。

      看到那么多人开始喜欢她,他心情怪复杂的。

      江羡把书房门推开一半,探出一张小脸来,格外俏皮的问,“老公,你在忙吗?”

      乔忘栖顺手退出了电脑上的微博页面,摇头招手,“没有忙,过来。”

      江羡就像只小猫一样,乖巧的过去了。

      男人将她往怀里一揽,问道,“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笑得这么欢?”

      江羡摸摸脸,“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当然。”

      “好吧,看来是藏不住了,我就是来给你分享这个好消息的,你看,好多人在夸我呢。”江羡还特别截图了很多粉丝称赞她的留言,就为了给乔忘栖看。

      她还解释着说,“以前全网黑的时候,我每天都被攻击,现在突然这么多人支持我了,我还有点受宠若惊了,最开始的时候,我都会在留言里数数,夸我的多过骂我的一条,我都会很开心。”

      乔忘栖一直以为她是个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的人,有着一颗强大的心脏。

      原来在这些表面之下,她也有着一颗细腻的心。

      叫他的心也跟着柔软,想要尽自己所能去保护她的这份细腻。

      “今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乔忘栖捏了捏她的脸问道。

      “都想吃,今天可以多做两个菜吗?”

      乔忘栖挑眉,“怎么,这是在要奖励?”

      “也不是,红姐说马上就要进剧组拍戏了,我可能有一段时间吃不上你做的饭菜了,所以……”

      男人抚摸着她头发的手微微一顿,顷刻之后又恢复如常,“好,我给你多做两个菜。”

      “你最好了!”江羡高兴的抱着他猛吻。

      乔忘栖不得不伸手控制住她的行为,耳根子微红的说道,“羡羡,男人不能随便撩的,懂吗?”

      原本江羡还没多想,经他这么一提醒,立马感觉到了男人的变化。

      她脸颊一红,想要起身避开,却被男人牢牢的按在怀里。

      他的双眸漆亮,像是有什么火焰在里面熊熊燃烧,带着势不可挡的炙热,灼烧着她的心。

      江羡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乔忘栖喉头滚动,努力克制住冲动,才沙哑着嗓音道,“羡羡,答应我,去剧组之后,可以的话,要与其他异性保持距离,亲密戏份能拒绝就拒绝,拒绝不了就想办法借位拍摄,我看到会吃醋的。”

      江羡脑子混混沌沌的想了很久,才感觉到乔忘栖这番话里的用意。

      他在表达自己的在乎,但又尊重她的职业。

      好友虞艾灵隐退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老公特别会吃醋,接受不了她与其他男人演亲密戏份。

      那个时候江羡还吐槽说她老公太霸道了。

      现在看来,其实男人都是有占有欲的,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

      而乔忘栖的这种方式,恰恰是江羡最能接受的那种。

      她呀,怎么能不动心呢?

      ……

      进组那天早上,红姐亲自来接的江羡。

      她的行李是乔忘栖给她拿到车子里的,七七八八也有满满三个箱子。

      江羡原本以为乔忘栖会和她依依不舍,可实际上并没有。

      甚至可以说有些冷淡,这让江羡和不能理解。

      难道他都不会不舍得吗?

      自己这一去,至少有半个月不能回家。

      她回头看了乔忘栖好几次,男人都没太大的反应,江羡才故作镇定的上了车,和他挥手道别。

      乔忘栖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车子离开,才恢复冷色回了房子。

      气压忽然就低了下来,席年连说话都得小心翼翼的。

      车子里,江羡也有些闷闷不乐,只能假装看剧本来让自己静心。

      然而她根本没看进去,脑子里想的都是乔忘栖。

      红姐回了业务信息之后,回头吻了她一句,“你进组拍戏,你老公有没有依依不舍?”

      “没有。”江羡摇头,表情有些灰败。

      “怎么可能?”

      “事实就如此。”

      江羡有些心不在焉的翻阅着剧本。

      红姐原本是想找个话题插过去的,所以就说了剧本里的事情,“最先拍的应该是这场戏,秦明月要离开京都前往战场,男主心里不舍可表面却装做冷漠,实际上他在当夜伪装出城,连夜赶上女主的队伍,一路暗中保护,将她平安护送到了北原,这一路上男主为她挡下了无数的暗杀,好几次都险些丧命……”

      “停车!”江羡突然喊道。

      “怎么了?”说得正起劲的红姐不解的问。

      江羡没解释,只是吩咐司机,“掉头,回家!”

      “可是我们来不及了……”红姐看了看时间,有些着急的道,“还得赶去开机仪式呢。”

      “不管了。”

      红姐有些惊讶,江羡是个非常有时间观念的人,工作的时候从不迟到缺席。

      这次突然改变主意不去开机仪式,到底是为了什么?

      半小时后,红姐知道答案了。

      江羡特别赶回来是因为舍不得乔忘栖。  此时的乔忘栖,正在看明月传的剧本,还特别拿了红笔在剧本上批注。

      “这些,这些,还有这些,都删了。”他把画出来的地方给盛景淮发过去。

      盛景淮,“……”

      这他妈还是男女主?

      这他妈是亲兄妹吧!

      他咬牙切齿,“这样改,还怎么拍?”

      乔忘栖回,“这是你们的问题。”

      盛景淮,“你这是为难我。”

      乔忘栖,“投资可以再追加百分之二十。”

      盛景淮,“你说了算!”

      骨气算什么?能当饭吃吗?

      处理完剧本的事,乔忘栖才开始接手自己的工作。

      好在席年已经习惯了,安静的等到了现在。

      “关于匝道的问题,我已经跟有关部门沟通过了,他们当然是乐意有人这样做慈善的,所以批文很快就拿到了。”席年正汇报着工作。

      书房的门突然打开,江羡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房间里的两人都是一愣。

      下一瞬,席年和上文件说道,“我继续去忙,乔爷有时间再联系我吧。”

      说完他识趣的走了,乔忘栖也有些诧异的问,“你怎么回来了?是有什么东西忘带了吗?”

      江羡诚实点头,“嗯,有很重要的东西忘记带了。”

      “是什么,我去给你拿。”男人已经起身,越过书桌往她走了过来。

      江羡目光一片清亮,“是你。”

      男人的脚步一顿,微微诧异的看向她,下一刻他直接将她按在怀里亲了上去。

      他承认,自己被这句话撩到了。

      红姐在门外等了一个多小时,电话接了无数通,最后她只能抱歉的跟导演道歉说江羡去不了了。

      导演碍于投资方没敢说什么,但态度不是很好就对了。

      看着缺了女主角的开机照,宣传跑来问导演要怎么弄,要不要把人P上去什么的。

      导演很不客气的拒绝了,脸色不好的去一旁喝茶。

      许恩菲急忙过去讨好导演,“这件事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临时进组,羡羡姐可能就不会放剧组鸽子了。”

      导演正气头上,听到她这么说就问道,“是怎么回事?”

      许恩菲就把之前两人的恩怨说了一下,还挺自责的道,“羡羡姐不喜欢我,所以拒绝出席开机仪式吧,早知道我就不来了,一部戏的重点本来就是男女主,少了我没什么的。”

      “现在这些艺人啊,没一点艺德,这件事不怪你,你做得很好,是她不识趣。”导演在心里琢磨着,打算给这个江羡一点下马威,杀杀她的微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