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三十一章 在外端庄
    外面大雨滂沱,电闪雷鸣。

      江羡却在房间里坐立难安,有种孤立无助的感觉。

      她连席年的电话都没有,也无法通过其他人联系上乔忘栖。

      眼看着雨越下越大了,乔忘栖的电话依旧打不通,心情格外焦灼。

      一道闪电划过,将夜空一瞬间点亮,江羡猛然起身,取了车钥匙就往外走。

      刚到门口,就听见房门口隐隐有声音传来。

      江羡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小偷,她顺手拿起一旁的雕塑摆件,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后,打算给小偷来个致命袭击。

      紧闭的大门打开了,夹杂着一路的风雨,江羡举起手中的雕塑就要砸下去。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语气里都是急切和担忧,“羡羡,是我。”

      江羡猛然停下手,定了定神。

      是乔忘栖呀。

      她眼睛一红,丢下手中的雕塑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也不管他现在是不是湿透了。

      “你吓死我了!”江羡崩溃着喊道。

      “对不起吓到你了。”乔忘栖很自责,本想好好的抱抱她,但想到自己衣服湿透了,怕把她的衣服也浸湿,就轻轻的推了推她说,“羡羡,我衣服是湿的,你别碰到我了。”

      “不要。”江羡这会儿委屈得像个孩子,才不管这些呢,牢牢的把他抱住。

      乔忘栖无奈,只好轻拍着她的背部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因为衣服湿透了,抱着他的感觉和平时在床上抱着的感觉并不一样,冰冰凉凉的。

      但鼻息间都是熟悉的味道,江羡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这才吸吸鼻子松开了他,红着眼问道,“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我担心你。”乔忘栖坦诚的道,他指了指外面的恶劣天气,才解释道,“你怕打雷。”

      江羡心口突然一阵触动,好半晌才说道,“你是在网上看到的吧?那是假的。”

      乔忘栖听后只是松了口气,没有任何怨言,“那就好。”

      “快去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江羡赶紧拉着他上楼。

      男人没有挣扎,任由她拉着,眼底的情绪逐渐温柔。

      浴室里,乔忘栖正洗着澡,江羡不停在门外叮嘱,“水要热一点,不能太凉了知道吗?”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这样叮嘱了,乔忘栖无奈的说道,“要不你进来和我一起洗?正好可以随时监督热水的温度。”

      江小怂转身就走,她承认自己怂了。

      门外安静了,是早料到的结果,乔忘栖不禁轻笑出声。

      江羡拍了拍有些发热的脸,拿着手机找如何做姜汤的视频。

      乔忘栖放在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来电人的名字,是席年,便对还在洗澡的乔忘栖说道,“老公,你电话响了,是席年打的。”

      “你帮我接。”

      “好。”

      江羡便接起了电话,正要开口,就听席年在那头一顿噼里啪啦的询问。

      “乔爷你到江海了吗?刚才你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我快担心死了!你一个人开车回去太危险了,以后还是带上我吧!至少有个照应!这么恶劣的天气还开车,本身就很冒险了,你可不能出任何事啊……”

      江羡不由的握紧了手里的手机,轻轻回了一句,“是我。”

      “夫人?”

      “嗯。”江羡喉咙哽了哽,才问道,“他是自己开车回来的吗?”

      “是啊,一个人冒着雷雨天气开车回江海的。”席年如实回答道,“我都快担心死了,特别刚才还打不通电话。”

      席年的这种心情,江羡特别能理解,因为她刚才也打不通乔忘栖的电话,也快担心死了。

      “那他是临时回来的吗?还是那边的工作已经忙完了?”江羡又追问了一句。

      席年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回答,“还没有,乔爷是临时回来的。”

      说到这里,席年顿了顿,似乎犹豫了几秒后,才补充道,“他担心夫人你。”

      江羡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乔忘栖丢下工作匆匆赶回来,只是因为担心她害怕打雷?

      “我知道了,他平安到家了。”

      “那我就放心了,不打扰你们了。”

      挂了电话,江羡拿着手机,视线落在浴室的方向,眼眶有些湿润。

      虽然她从小就不缺爱,但那都是来自有血缘关系的爱。

      但乔忘栖不一样。  乔忘栖洗完澡出来,江羡已不在卧室里了。

      他随意套上家居服,就下楼去找江羡,在自家厨房里发现了江羡的身影。

      她的面前放着姜,菜刀,菜板,还有一个碗。

      而她自己则拿着手机在看视频,视频里正在讲解做姜汤的步骤。

      江羡仔细看了好几遍之后,才非常有信心的拿起菜刀开始切姜片。

      “羡羡。”乔忘栖原本不想打扰这么美好一幕的,但他担心啊。

      下一刻他取走了她手中的刀,对她说道,“我来切吧。”

      “可我想帮你做姜汤啊。”江羡无辜的道。

      “那你帮我接水,用浅色的那个玻璃锅。”乔忘栖反正是不打算让她碰刀的,太危险。

      她接了水过来,乔忘栖已经把姜片切好了,放到锅里后开始熬姜汤。

      江羡看他按了个按钮点火,一副恍然的样子,“原来这个才是点火器,我上次找了半天没找到。”

      乔忘栖听着她的自言自语,有些忍俊不禁。

      听到他的轻笑声,江羡有些惭愧,“我不会做饭,你会不会嫌弃我啊?”

      “不会。”他摇头,深眸无比真诚,“我会做就好,我做给你吃。”

      “可是男人不都喜欢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么?”反正传统意义上是这样的。

      乔忘栖唇边泛起温柔的笑意,“比起这两句,我更喜欢后面两句。”

      “后面还有吗?后面是什么?”江羡好奇的问。

      男人却笑而不语。

      被她缠着问了半天,才说道,“你可以自己去查。”

      江羡当真天真的去查了。

      一分钟后,江羡红着脸说道,“你好坏啊!”

      突然就开始说骚话,让她根本招架不住嘛!

      心脏还砰砰的跳……

      她都不敢正视他了,躲在沙发里羞怯的笑。

      手机屏幕上有着一行很显眼的字。

      【在外端庄,上床要浪。】

      ……

      阿璃璃:想开车,不知道各位会不会晕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