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三十章 还有谁
      刚跟暮云泽嘚瑟完的江羡,在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却犹豫了。

      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最终还是拨通了这个电话号码。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老公二字,江羡的心跳又开始不规律了。

      她觉得自己是彻底的完了。

      单单是想到乔忘栖这个人,心里就会小鹿乱撞了,以后还怎么得了!

      电话只响了两次,乔忘栖就接了起来,声音一如既往的撩人心弦,“羡羡。”

      “是,是我。”

      呸!

      结巴个什么劲!

      江羡正了正色后说道,“老公,你在忙吗?”

      “嗯,开会呢。”乔忘栖如实回答道。

      江羡脑子里想起了一个画面,自家老公所在的会议室里,有男有女。

      男的忽略不计。

      女的可能有年轻漂亮,甚至爱慕乔忘栖的。

      这一点完全有可能!

      毕竟乔忘栖那么优秀,肯定有很多爱慕者!

      所以……

      江羡说,“老公,你开会的时候认真点,别随便跟异性说话。”

      “……”那现在在跟自己说话的人是谁?

      “当然,我除外。”江羡又急忙补充道。

      乔忘栖失笑,笑声隔着手机传了过来,仿佛能穿透人心一样。

      他大方答应,“好。”

      “看都别看。”

      “好。”他又耐着性子回答。

      江羡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那没事了,你继续忙吧,么么哒。”

      她愉快的挂了电话,心情大好起来。

      到是那边的乔忘栖,挺无奈的放下手机,对还等着的一众人说道,“会议继续吧。”

      那些人怔愣着,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眼前这个乔忘栖,真的是那个在生意场上说一不二的铁面修罗乔忘栖吗?

      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席年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看到那些人震惊的表情总算寻找到一点安慰。

      随后又一阵暗爽,在心中腹诽,这才哪到哪儿?

      最让人震惊的一面你们都还没见过呢!

      自己才是那个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

      试问,还有谁!

      会议结束的时候,合作方一个特别年轻的女总裁,特意等其他人都之后,过来热情邀约乔忘栖,“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乔总共进晚餐?”

      这女总裁的态度很明确,我对你乔忘栖有意思。

      类似这种场面,席年见多了。

      以往乔忘栖都会找别的理由拒绝,比如我很忙,我有约了之类的。

      这次他却很正经的回答年轻女总裁的话,“不好意思,我太太不让我随便跟异性吃饭。”

      席年差点一个踉跄。

      太太知道她背黑锅了吗?

      乔忘栖觉得自己这回答没什么毛病。

      他们家江小羡说了,不能和异性过分亲密。

      吃饭也算亲密,他拒绝。

      女总裁伤心欲绝,“乔先生都结婚了?怎么都没听说呢?”

      “家事,没必要对外人说。”乔忘栖淡然回答。

      狠还是乔爷狠,都不给人缓口气的机会。

      看着悲伤离去的年轻女总裁,席年默念一声阿门。

      两人一回到酒店,乔忘栖饭都顾不上吃一口就打开电脑忙碌起来。

      傍晚的时候,一场暴雨降临,整个天空都黑压压的,电闪雷鸣着。

      一个惊雷响起,乔忘栖忽然停下双手,抬头看了看窗外,“是下雨了吗?”

      席年去窗户边确认之后回答,“是的乔爷,下雷阵雨了。”

      “帮我订回江海的机票。”乔忘栖迅速合上电脑吩咐着。

      “现在?”席年惊愕不已。

      且不说他们明天还有重要会议,就是现在外面的电闪雷鸣,也不适合乘坐飞机啊!

      “嗯,现在。”乔忘栖回答得十分笃定。

      席年碎碎念着,“现在怕是不好订,暴雨天气航班肯定会受影响的。”

      “那开车回江海。”

      席年,“……”

      乔爷你认真的吗?

      席年看了看他,见他真是认真的,才打起精神来说道,“我先订一下航班看看,不行再开车回去。”

      乔忘栖只是点头,并没解释他为何突然要回江海。

      在席年去订机票的空档,乔忘栖给江羡打了个电话。

      电话无人接听,他顿时心神难宁起来,满脑子都是江羡怕打雷这个念头。

      这个消息并不是江羡亲口告诉他的,而是他之前在网上看到的。

      她的喜好和厌恶,害怕和恐惧的事情,乔忘栖全都记在心里,甚至能倒背如流。

      所以刚才听说打雷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江羡,才着急要赶回江海。

      五分钟后席年回了信,航班果然停了,只能开车回去,车子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

      乔忘栖随意拿了外套就下楼了,席年担心的说道,“乔爷,现在赶回江海的话,明天的会议可能会来不及的。”

      “所以你留在这里。”

      “你要一个人回去?!”席年不敢置信的问道。

      “嗯。”

      席年一阵着急,“这不行,这太危险了,万一你要是出了什么事……”

      后果不堪设想!

      可乔忘栖已经上了驾驶座,对还着急着的席年吩咐道,“就这样,你留这里,我明早赶回来。”

      “……”明早,还,赶回来?

      天啦撸!

      自己疯了,还是乔爷疯了?

      乔忘栖已然开着车子离开了。

      从这里到江海,最快也要四个小时,雷雨天气还得减速行驶,席年不得不祈祷乔爷能平安无事。

      最好是平安无事,不然他真的担待不起这个重责。

      ……

      江羡白天谈妥了暮云泽的合约之后,就和红姐商议了办公室的事。

      说起来可能没人信,江羡传媒成立这么久,连个办公室都还没有。

      两人就选址这一块有了争议,江羡说选最好最贵的地段。

      红姐说没必要,简单一点就好,像大华娱乐那样就行的。

      江羡点头,“那就大华娱乐楼上吧。”

      红姐看到结论,才反应过来,“你是故意的吧?”

      “对啊我就故意的。”江羡坦白的道,“我说了我要搞大华娱乐的。”

      红姐算是看穿这女人的本性了,刚才她故意说选最好最贵的,其实就是激将她说出后面那句话的。

      大意了大意了!

      江羡这个小狐狸!

      不过话都说出去了,总不能收回吧,红姐只好点头,“那我去了解一下租赁事宜。”

      “不用,那栋楼是我家的。”江羡说道。

      红姐,“!!!”

      不行,她得先去洗手间怀疑一下人生。

      办公室的事情搞定了,江羡美滋滋的回御蓝湾。

      一进家门,她习惯性的叫乔忘栖,“老公,我回来了。”

      回答她的,是一室的安静。

      她这才意识到自家老公出差了啊。

      好失落哦……

      算了自己找点事情做吧,江羡去了影音室看电影了。

      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就是要好好学表演!看电影也是学习表演的一种方式嘛。

      这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

      等她出影音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她翻找包里的手机,一个惊雷响起,她哆嗦了一下。

      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乔忘栖的,江羡赶紧给他回电话过去,电话却提示她,无法接通。

      不知为何,江羡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

    江羡:嘿嘿没想到吧,整栋楼都是我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