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二十一章 轮流做东
      在乔忘栖离开明太院后没多久,宋知棠被秘密送走。

      同时,苟哥也只身前往执法机关自首,承认自己做了很多污蔑江羡等不法行为。

      苟哥之所以这样听话,是因为有把柄落入了江羡手中。

      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和宋知棠拍的那些私密视频,是怎么落到江羡手里的。

      就像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电脑里P好的照片为何会不翼而飞一样。

      太邪门了。

      等待他的必定是牢狱之灾,苟哥这时也追悔莫及。

      只可惜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售卖。

      洛星听江羡说起这件事之后,非常惊讶,“你是说,你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就收到了这个视频?还是别人匿名发给你的?”

      “是的。”江羡点头,“本来我打算亲自处理这两人的,谁知道有人比我先下了手,看到宋知棠那么惨,我就没和她计较了,但我看不惯这苟哥,就逼他自己去自首了。”

      洛星和江羡认识也挺久的了,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性子。

      她看似无害,很多时候也挺大度的。

      但如果做得太过分的话,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就比如这次的宋知棠和苟哥,接二连三的搞事情,她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先前她就已经安排人在处理这事了,可下面的人告诉她有人先一步下手了,并且无迹可寻。

      而知晓这一切的,除了乔忘栖本人,就只有席年了。

      他越想越觉得这夫妻俩太强了。

      两人轮流做东,把事情处理得漂漂亮亮。

      当然让席年最佩服的,还是他们家乔爷。

      乔忘栖深谋远虑,知道江羡会放过宋知棠,所以先她一步把宋知棠给解决了,避免留下后患。

      狠,还是这夫妻俩狠。

      洛星敏锐的觉得这事儿应该和乔忘栖有关,但她没和江羡说。

      毕竟江羡现在正被爱情冲昏头脑呢。

      和洛星聊完之后,江羡去微博溜达了一圈。

      热门便是宋知棠发的那篇致歉信,内容不长,但把该解释的事情都解释清楚了,包括她如何污蔑江羡等行为,也坦白承认自己就是季东源的情妇。

      与此同时,平安江海也发布了一则通告,说某娱乐工作室的合伙人之一的苟哥到公安机关自首,承认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包括污蔑江羡,借江羡的名气炒作等。

      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如果属实,将会依法拘押苟哥。

      江羡的路人粉们纷纷狂欢,齐呼,“大快人心!”

      【羡羡是小仙女2号:终于真相大白了,感动得差点哭碎家里的承重墙!太不容易了!】

      江羡的热度持续走高,微博也开始疯狂涨粉。

      各路人马都在跟江羡表白,看得江羡慷慨激昂,正打算发表点什么来感谢粉丝们的厚爱,就被前经纪人何月华在微博上艾特了。

      【经纪人何月华:艾特江羡V,我已经跟你道歉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见我?之前代言的美容口服液广告还在等着拍摄呢,就算生气也不能不遵守合约啊。】

      江羡觉得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签约美容口服液的代言了?

      她正欲询问何月华,大华娱乐那边也发了一篇声明。

      声明里说在跟江羡解约之前,她签了美容口服液的代言,因为解约风波,江羡便拒不旅行合约,已经严重影响到公司的运作和声誉,希望江羡能遵守合约精神,把该完成的工作完成,和公司好聚好散。

      声明后面还附了一份代言合约的附件,落款正是江羡的亲笔签名。

      【江婊还是那个江婊,过河拆桥这种事她又不是第一次干了!】

      【不遵守合约的艺人,就应该被全行业封杀!】

      【江白莲滚出娱乐圈!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仗着干爹有钱就为所欲为呗。】

      【这个美容口服液是个伪劣产品!很多人吃过都出了问题,甚至还出过人命,江羡居然要去代言这样的产品?她要是真的去代言,我一生黑不解释!】

      由于江羡本身就自带热度,加上这件事的发酵,没一会儿#江羡代言劣质产品#就上了热搜。

      黑粉们也迅速集结开始新一波的黑江羡。

      【看到没看到没,越是有钱的人越没底线!】

      【江婊这是在吃人血馒头!】

      甚至还有无数的黑粉艾特江羡的微博质问她,“人血馒头好吃吗?”

      看到这些,江羡脑子里就一个想法,自己被人给阴了。

      她不是什么傻白甜,也知道这个圈子里有多肮脏。

      只不过她一直保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是?

      可这些人偏偏要跟她作对啊,江羡也挺无奈的。

      她拿出手机给远在国外度假的红姐打了个电话,“红姐,我要搞大华娱乐了,你做好心里准备。”

      一分钟后她发布微博,“首先我并不知道这份合约,至于真假之后会通过我的律师去做进一步的了解,其次请直接告诉我违约金多少,我给双倍,当然,这笔钱稍后会通过诉讼手段讨回来,该我的一分都不能少!另外作为一个曾经修过律法的人友情提醒一下大华娱乐,伪造签名是很严重的合同诈骗罪,请自重。”

      江羡这是正面跟大华娱乐刚上了,之前大华娱乐宣布与江羡解约的时候,她什么都没说,可这一次却丝毫不退让。

      何月华看到江羡的微博后,有些担忧的给总经理致电,“江羡为什么敢这样公开叫板?我们的计划还实施吗?”

      “又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你担心什么?”大华娱乐总经理还是很淡定,“当初曦若闹得那么厉害,最后不也认了吗?她江羡又能翻起什么浪花?”

      这话给何月华打了一剂强心针,她镇定下来。

      大华娱乐在圈子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江羡单枪匹马想要硬扛,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算她父亲是江知奕,也未必能撬得动。

      两人刚结束通话,红姐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看到上面的名字,对方犹豫了一下才接了起来,语气颇为友好,“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不是在国外玩吗?”

      “曹家菲,请立刻停止你的无耻行为!别再用对付曦若的那一套来对付江羡!”红姐在电话里严声警告道。

      曹家菲不以为意,“我这是可是在为公司谋取利益。”

      “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执意如此,那就等着承担后果吧!”红姐没跟她废话,说完这句后就挂了电话。

      曹家菲冷哼一声,对红姐表示很不屑。

      这种事情她做过很多次了,轻车熟路的,没有人比她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只是她还没得意两分钟,何月华就打了电话过来,语气十分急切,“曹总,出意外状况了!”

      同时,席年把新送到的文件整齐收纳之后,才正色的说道,“乔爷,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发布了新的声明。”

      乔忘栖只微微的点了个头,然后给江羡打了个电话过去,“羡羡,晚上想吃什么?在家里吃还是去外面吃?”

      看着眼前这个语气宠溺眼神温柔的男人,席年觉得自己快疯了。

      刚才那个狂风暴雨的人是谁啊!

      ——

    席年:夹缝中求生存,我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