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二十章 不该问的别问
    在江羡发完律师函的第二天,大华娱乐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份声明,声明中指责了何月华的不当行为。

    这一举动,平息了不少人的怒意。

    而何月华也公开为自己的不恰当行为作出了道歉,并亲自艾特了江羡的认证号。

    江羡的路人粉奔向告走,羡羡是小仙女2号看到终于有人位江羡说话,感动得发了一条微博庆祝。

    【我等这一天等了五百年,太不容易了,我跟你们说,羡羡真的很好,粉她不亏。】

    一些路人粉表示认同,毕竟谁不羡慕有钱还长得好看的人呢。

    但黑粉依旧是黑粉,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极尽嘲讽。

    【江白莲现在又开始卖富婆人设了吗?是不是江知奕的女儿还两说呢,人家承认过吗?】

    【江婊最会炒作了,圈里人都知道的事,认真你就输了。】

    【当初就是江白莲想拉着我们gg炒cp,被拒,才屡次骚扰gg的!】

    【抽的奖品给人兑现了吗就在这里卖人设?】

    一分钟后,ID江羡牛逼发布一条微博,“江爸爸送的直升机!震惊到我了!没想到有生之年真的能中一架直升机!只是奖品太大没地儿放怎么破哭?”

    网民们羡慕不已,纷纷感叹江羡是真的有钱!

    几百万的直升机说送就送!

    谁怀疑江羡卖有钱人设我跟谁急!

    ……

    中午的时候乔忘栖有事要出门一趟,走的时候还叮嘱江羡睡完午觉起来要是觉得饿了,可以吃冰箱里为她准备的零嘴。

    江羡点头如捣蒜,不过还是不舍的送到了家门口。

    席年已经在车子前等候多时了,可那两人好像又说不完的话一样,他表示腿酸。

    这两人好不容易才互相道别,上车的乔忘栖又一次在线演绎变脸技巧。

    “乔爷,我们现在直接去谈判会场吗?”

    “至少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乔忘栖反问他。

    席年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肯定不是工作的事,那就是和夫人有关的事了。

    他立马作出了判断,然后笃定回答,“办妥了,人就在明太院。”

    “去明太院。”

    席年,“……”

    谈判会那边的人还在等着呢,上千亿的合作,说放着就放着?

    席年还没来得及提出质疑,被后视镜里乔忘栖的眼睛一扫,迅速收回眼神,默默的更改导航,前往明太院。

    明太院是陆家在江海的一处据点,地处幽静,保密性比较强。

    此时明太院的某一个小房间里,浑身是伤的宋知棠正情绪激动的拍着门大喊大叫,“你们到底是谁?放我出去!你们这样是犯法的,我会告你们的!”

    可没人会回应她的叫喊。

    因为周一见新闻翻车,苟哥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她好不容易才敲晕了苟哥逃脱了他的魔抓,原本打算去找从前的一个金主老板。

    对方也很爽快的答应了她,并派车来接了她。

    宋知棠还为此洋洋得意着,并决定要挟这位金主为自己谋取利益,毕竟她手里有这位金主的把柄。

    结果她就被带到这里来了,没人过问,只有个管事模样的人会给她送吃的来。

    从早上到现在,她喊得口干舌燥也没人理会,让宋知棠感到很绝望。

    乔忘栖出现的时候,宋知棠已经放弃了挣扎,听到有开门声,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直到她看见那个面容绝美的男人时,一时间有些走神。

    那张冷峻夺目的脸上没有半分温度,墨色的眸底一片冰寒,连声音都带着刺骨的凛冽,让宋知棠狠狠的打了个寒战。

    她也算阅男无数,却从未见过这么俊美有无比冰冷的男人。

    心底下意识的犯怵。

    乔忘栖问,“还记得我吗?”

    “记,记得。”宋知棠战战兢兢的道。

    毕竟她曾拍到过这男人抱着江羡的画面,当时偏见的认为他是x会所的男模,毕竟相貌出众。

    可这会儿她才知道自己当初错得有多离谱!

    怎么会眼拙到把这么一个强势又矜贵的男人当作是会所的男模呢?

    “那你清楚我为什么找你吗?”乔忘栖又问。

    她心里怎会不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乔忘栖早知她会不见棺材不落泪,抬了抬手,席年边将准备好的视频播放给她看。

    视频里,宋知棠和苟哥正在行苟且之事,还根据苟哥的要求说着一些不堪入目的话……

    宋知棠脸色唰的变得一片惨白,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歉,“我错了,我为我愚蠢的行为跟你道歉!”

    “是跟我道歉?”

    宋知棠过身一颤,赶紧纠正,“我跟江羡道歉,我不应该污蔑她的,对不起。”

    席年退出视频界面,登入微博递给她。那是她的大号,宋知棠完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登陆自己账号的,也不敢去细想,越想越觉得恐怖。

    她哆嗦着手结果平板,便听见乔忘栖冰冷的声音,“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知,知道。”宋知棠战战兢兢的开始编辑微博内容。

    席年就盯着看着,有半点不对便会纠正。

    没一会儿,宋知棠的微博编辑好了,她看着上面的文字,知道自己算是彻底的完了。

    可如果不按照眼前这个危险男人要求的去做,那她的下场只会更惨,她别无选择。

    “速度,别浪费乔爷时间。”席年冷声提醒。

    其实这种事情,本很不需要乔爷出马的,她区区一个宋知棠根本不配!

    但席年知道,乔爷这样做是因为夫人。

    因为这件事与江羡有关,乔忘栖便会身体力行。

    宋知棠闭着眼一狠心,发出了这条微博。

    发送成功之后,她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双眼空洞无声。

    席年查阅之后,才把平板递给了乔忘栖“乔爷,您过目。”

    乔忘栖看过一遍以后,才微微点了个头。

    “行了,这事算是过去了,以后改过自新,好好做人,你的秘密就不会被曝光,如果还是不规矩,你懂的。”席年不疾不徐的提醒她。

    宋知棠赶紧点头保证,“我知道,我会消失的,保证不会出现在江羡的眼前。”

    乔忘栖这才起身打算离开,宋知棠咬了咬唇,在那个危险男人快离开的时候,才壮着胆子颤抖着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宋知棠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她威胁的那个金主,本身地位和身份就很高。

    对方居然能把自己交给乔忘栖,只说明一点,这个男人的身份更不简单,连她的那位金主都要给面。

    可没人回答她。

    席年只道,“不该问的别问,才是最好的自保。”

    宋知棠惊出一身冷汗。

    她到底惹到了什么样的人物?

    而江羡,为什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

    持续停电中,看到反馈更新的事,新书更新是有要求的,公众期一更,上架后两更,这样免费期更长一点,惹爱那边暂时没办法保证更新,家里装修房子,白天跑建材市场,晚上才有时间写,这两天又停电,都是手机写,一章4小时,我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