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们师兄太老实 > 第279章 心照不宣(第二更求订阅!)
    第二更求订阅,求推荐,求收藏,无名拜谢!

    ??????????????????????????????

    吴德厚一刀将黑冥邪蜈斩为两断。

    顿时整个赤猿峰的气氛变的凝静而又沉重了起来。

    显然谁也没有预料到吴德厚竟然真的一刀将黑蜈道人的那条黑冥邪蜈斩为两断。

    “啊!”

    一道凄厉至极的嘶喊声猛然从黑蜈道人口中传了出来。

    “小子,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黑蜈道人如同一头厉鬼一般,怒声喝道。

    这条黑冥邪蜈对于黑蜈道人来说珍若生命,但却就此被吴德厚一刀斩为两断。

    而站在吴德厚对面的冥猿一族第一天骄孙鸣,在见到吴德厚一刀将黑冥邪蜈斩为两断,当即便是不由一愣。

    吴德厚却是没有丝毫犹豫,一刀将黑冥邪蜈斩为两断之后,一拳便向着冥猿一族第一天骄孙鸣胸口轰去。

    “轰!”

    冥猿一族第一天骄孙鸣一时不备,竟被吴德厚这一拳轰飞了数十丈开外的距离。

    “噗!”

    冥猿一族第一天骄孙鸣落地,张口,一口殷红至极的鲜血便从它口中喷了出来。

    此刻,见到这幅场景,心中有些兴奋的只怕只有冥猿一族的大长老孙猛。

    见到黑蜈道人向着吴德厚如同疯了一般冲去,冥猿一族大长老孙猛身子一动,便将黑蜈道人挡住。

    “大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黑蜈道人双眼射出两道凶狠至极的目光,向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冥猿一族大长老孙猛射了过去,厉声问道。

    “黑蜈供奉,愿赌服输,方才吴小友险些就死在了黑蜈供奉的那只黑冥邪蜈之下,后面吴小友才会不得不出手将黑蜈供奉的那只黑冥邪蜈斩杀,所以还希望黑蜈供奉能够谅解才对。”冥猿一族大长老孙猛挡在黑蜈道人身前,说道。

    黑蜈道人强行压制住自己心头的滔天怒火,目光一转向着不远处的冥猿一族族长孙轩看了过去。

    “族长,那你的意思呢?”黑蜈道人向着冥猿一族族长孙轩问道。

    冥猿一族族长孙轩眉头微皱。

    那只黑冥邪蜈是冥猿一族族长孙轩让二长老孙浩从黑蜈道人那里借出来,若是没有这件事情,那么这黑冥邪蜈也断然不会被吴德厚一刀斩为两半。

    但是比试本身就是一件刀剑无眼,生死由天的一件事情。

    就如同方才吴德厚就险些重伤,甚至死在黑冥邪蜈与冥猿一族第一天骄孙鸣的合击之下,但那时却是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

    但,现在就因为吴德厚将黑蜈道人的这条黑冥邪蜈斩杀,就要对吴德厚进行处置的话,那么它这名冥猿一族的族长处事便是会显得大为不公了。

    吴德厚一刀斩杀黑蜈道人的那条黑冥邪蜈,一拳将冥猿一族第一天骄孙鸣轰飞,随后便站在原地,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吴德厚自然不会是一名行事鲁莽之人,他既然敢一刀将黑蜈道人的那条黑冥邪蜈斩杀,一拳将冥猿一族的第一天骄孙鸣轰飞,在这之前他自然在心底早已预想到了后果。

    吴德厚心知自己斩杀了这黑蜈道人视若生命的这条黑冥邪蜈,这黑蜈道人心底自然是对自己恨到了极点,想要斩杀自己。

    但吴德厚心底同样深知,在这种情况之下,拉拢自己的冥猿一族大长老孙猛一定会出面将黑蜈道人拦下,使的黑蜈道人不能够对自己怎么样。

    吴德厚心底更是心知在这时,纵使冥猿一族族长孙轩此时在心底再无论如何的想要杀死自己,但在现在在这种情况之下,它却是不能表露出分毫,因为身为一族族长处事必须公允。

    若是处事不公的话,那么孙轩也便没有资格担任这冥猿一族的族长了。

    顿时整座赤猿峰上现出了一幅极为诡异的情景。

    此刻,赤猿峰上,围观此战的冥猿妖兽,大长老孙猛,二长老孙浩,黑蜈道人,吴德厚都将目光向着冥猿一族族长孙轩看了过去,等着冥猿一族族长孙轩做出决定。

    身为冥猿一族族长孙轩自是知道现在不能够感情用事,因小失大。

    “黑蜈供奉,方才刀剑无眼,情势危急,想必吴道友也是因为情况危急,一时收手不及才将黑冥邪蜈所斩杀,这也情有可原,所以还请黑蜈供奉息怒才是。”冥猿一族族长孙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哼,虚伪!”吴德厚虽然已是早已在心底料想到了冥猿一族族长孙轩会说出这样冠冕堂皇,心口不一的话来,但在听到冥猿一族族长孙轩所说出的这一番冠冕堂皇,心口不一的话,在他心底却是依旧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因为在这个时候,吴德厚又想起了地坤门所发生的事情。

    地坤门身为正道门派之一,自是不能够做出什么卑鄙龌龊的事情,但这也只是明面上而已罢了,但实际上,地坤门其他四大道峰为了对付吴德厚他们道德道峰所使出的卑鄙无耻的阴狠手段,就算是比起魔教邪徒也不遑多让。

    “天下乌鸦果然都是一般的黑,嘿嘿,名门正派......。”吴德厚心中冷笑。

    “族长,我这条黑冥邪蜈可是因为借给了......。”吴德厚此刻心底很是冷静,能够做出任何分析,但现在黑蜈道人却是因为这条自己视若生命的黑冥邪蜈被吴德厚所斩杀,却是不能够保持丝毫冷静,因此当他听到冥猿一族族长孙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当即便忍不住怒声说道。

    “黑蜈供奉还请冷静才是,你放心,我们族长一向都是处事公平,公正,你若是觉的有何不公平的话,事后再向族长慢慢说再是。”但还未等黑蜈道人将话说完,冥猿一族二长老孙浩便开口说道。

    这世间,有些事情可以是谁心底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倘若没有人将这些心底都知道的事情说出来,那么这些事情便就只是谁心底都知道的事情。

    但是倘若有人肯撕破脸面,将这些谁心底都知道的事情说出来,那么这些谁心底都知道的事情,便不止是谁心底都知道的事情了。

    就像现在,就算是一个傻子也能够看的出来,冥猿一族第一天骄孙鸣所召唤出的那条黑冥邪蜈定然是冥猿族长孙轩遣人从黑蜈道人那里借出来的,用来对付吴德厚。

    但这件事情若是没有人说出来,便不会有人特意针对此事,来质问冥猿族长孙轩。

    但这件事情若是说出来,那么冥猿族长孙轩的名声便会一落千丈。

    所以就在黑蜈道人正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用以胁迫冥猿族长孙轩的时候,冥猿一族二长老孙浩才会在这时急忙说话,将黑蜈道人所说的话打断,不让他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如果黑蜈道人此时真要将这件见不得人和阳光的事情说出来的话,那么事情便会变的很难办了。

    黑蜈道人身为金丹后期境界的修者,自然也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物,方才若非是因为自己视若生命的黑冥邪蜈被吴德厚一刀斩杀,那么他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因此当黑蜈道人听到冥猿一族二长老孙浩所说的话,便疾速冷静了下来。

    黑蜈道人心底深知,自己方才若是真的一时冲动,将冥猿一族族长孙轩借自己黑冥邪蜈给冥猿一族第一天骄孙鸣使用,对付吴德厚的这件事情说出来,那么只怕到时就连冥猿一族族长孙轩都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了。

    “呼!”黑蜈道人当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使自己变的冷静了下来。

    “哼,小子,先留你这条命片刻时间,下去后,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黑蜈道人心底暗道。

    “让诸位方才见笑了,刚才的确是我一时冲动。”黑蜈道人原本凶戾至极的脸色,瞬间便换为了一幅笑容。

    黑蜈道人方才的脸色变幻当真是比翻书还快上几分,已是到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

    一时冲动!

    吴德厚不是傻子,自是不会相信黑蜈道人方才所说的心口不一的连篇鬼话。

    吴德厚心底深知日后黑蜈道人定然会伙同冥猿一族族战孙轩对付自己。

    “唉!”想到这里,吴德厚心底不由叹了一口气。

    倘若方才没有冥猿一族二长老孙浩的拦截,任由黑蜈道人将那些话说出来,那么今天的这件事情就变的有趣了,吴德厚心底有些惋惜的想道。

    “哈哈哈!......”黑蜈道人将话落后,一阵大笑声突然从冥猿一族族长孙轩口中传了出来。

    “今日赤猿峰一战,吴道友连胜我冥猿一族三大天骄,当真是厉害至极,既然这样那么吴道友便是我冥猿一族的外族供奉了,三日后,猿峔山,仙元殿为吴道友举行担任外族供奉的庆宴。”冥猿一族族长孙轩继续说道。

    “呵呵呵,恭喜吴道友担任我们冥猿一族的外族供奉之职。”冥猿一族大长老孙猛脸上露出笑容,双眼射出两道莫名目光,向着吴德厚看了过去。

    “呵呵呵,是啊,恭喜吴道友担任我们冥猿一族的外族供奉之职。”冥猿一族二长老脸上也露出几分笑容,双眼射出两道莫名目光,向着吴德厚看了过去。

    “嘿嘿嘿,是啊,恭喜吴道友与我一样担任冥猿一族外族供奉一职,这当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情啊。”黑蜈道人这时脸上也露出一副笑容,双眼射出两道莫名目光,向着吴德厚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