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第39次相亲 > 第170章 你还好吧
    于多多吃过晚饭,见佟鑫还没有加她微信,便对佟鑫不抱希望。

    她给邱爽发了一条微信,“我去办公楼后面了,你随意。”

    邱爽很快回复:“马上吃完饭。”

    于多多拿起滑板,抱着护具走出家门。

    她独自来到办公楼后面的小花坛旁,刚放下滑板,就听身后梅朵的声音传了过来。

    “玩滑板不带我,太不讲义气了!”

    于多多回头,见梅朵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何鹏抱着滑板,走在她身后。

    于多多笑道:“酒吧装修,你们俩忙了一天,晚上还有精神出来玩儿?”

    梅朵不屑:“劳逸结合懂不懂?玩儿也是为了更好的休息。”

    于多多一撇嘴,“我还真不懂。”

    梅朵看到于多多的滑板,她好奇地拿起来仔细查看。

    她嘴里嘀咕着,“你这个质量好,要不咱俩换换。”

    于多多从梅朵手中抢回滑板,“想都不要想,我这个两千多呢。”

    “两千多?!”梅朵惊讶,“大姐,你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啊?两千多买一块板子。”

    于多多解释道:“这不是我买的,是朱天明送我的分手纪念。”

    梅朵眨眨眼睛:“分手了,还要纪念?”

    于多多一本正经地说道:“嗯,正常还要吃散伙饭呢。”

    梅朵转头看向何鹏,“哪天你也跟我分个手,送我点值钱的呗。”

    于多多抬手打在梅朵头上,“你长点脑子好吗?我都被人甩了,你还羡慕。”

    梅朵一副不屑的样子:“就那个朱天明,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儿,他早晚得甩了你,你就早死早托生,找没人的地方偷着乐去吧。”

    何鹏也拍了一下梅朵的头,“别胡说八道!”

    于多多半眯着眼睛打量梅朵,“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

    梅朵嘿嘿地笑道:“我这不是安慰你嘛。”

    “你可拉倒吧,你那明明就是在我伤口上撒盐。”

    何鹏不想让两个人吵起来,忙说道:“玩滑板吧。”

    于多多摆好自己的滑板,右脚踩了上去。

    梅朵在她身边说道:“你先滑一圈,一会儿让我试试这两千的跟二百的有什么区别。”

    何鹏看了一眼梅朵,“材质就不一样,你看多多蹬一下地,走出去多远。”

    梅朵眨眨眼睛,“哎我去,这个好啊。”

    何鹏摸了摸梅朵的头,“看看得了,等我有钱再考虑吧。”

    梅朵用手肘撞了一下何鹏的胸口,“我有钱也不买这玩意。”

    何鹏知道梅朵是不想让他自悲,他笑了笑,“咱们玩二百的。”

    梅朵笑得见牙不见眼,“我玩滑板是为了健身,健身不就得脚上用力蹬地,不蹬地还有啥意思。”

    于多多又滑了回来,她停好后,对梅朵问道:“你在那傻笑什么呢?”

    梅朵答道:“我们在评价你这玩意不实用。”

    于多多一挑眉,“你要是想玩就拿去滑一圈,都是老中医,少跟我来这偏方。”

    梅朵嘿嘿傻笑道:“被你看出来了。”

    何鹏无奈地摇了摇头,“咱们院儿里数你最傻,你的那点小心思谁看不出来。”

    梅朵反驳道:“我才不傻呢。”

    于多多点头,“对!你不傻,你是傻奸傻奸的那种。看上去傻乎乎的,实际上奸着呢。”

    梅朵笑得更加开心,“还是多多姐懂得欣赏我。”

    何鹏瞪了一眼梅朵,“别嘚瑟了,自己傻不傻,心里没数吗?”

    梅朵对何鹏是没脾气的,她嘟囔着:“我心里有数,我什么时候没数过。”

    梅朵走到于多多的滑板前,“我玩会儿这两千的。”

    于多多嘱咐道:“你慢点儿,我这护膝给你戴上吧。”

    “不用。”梅朵说着,向前滑去。

    何鹏迟疑了一下,还是对于多多问道:“你还好吧?”

    于多多嫣然一笑,“你看我哪儿不好?”

    “我能看出来,你挺喜欢朱天明的。”

    “我喜欢的东西多了,我还喜欢你爷爷留下的那个军用水壶呢。可你给我,我也不会要。”

    何鹏当然知道于多多才不会要一个旧水壶。

    他长舒一口气,“只要你没事就好。”

    于多多一挑眉,得意地说道:“我当然没事。”

    爽邱抱着滑板急匆匆地走来,“你们也来啦!”

    梅朵滑回到于多多身边,兴奋地说:“哎,这滑板真好,风驰电掣!”

    邱爽笑了笑,“在你眼里,别人的东西都好。”

    梅朵忙说道:“真挺好的,要不你试试。”

    邱爽放下自己的滑板,“我昨天试过这个滑板了。”

    梅朵说道:“我没骗你吧,这个滑板真的特别顺滑。”

    “嗯。”邱爽应了一声,对于多多问道,“你今天还拍视频吗?”

    于多多笑了笑,“戏法变一回就够了,天天上演就没有意思了。”

    “你牛!”邱爽说着,右脚踩上滑板,向前滑去。

    她也要好好练习滑板,赶上于多多的进度。

    何鹏看着三个玩滑板的女人,默默地叹息一声。

    当年她们也是这样你追我赶的练习滑旱冰,可那时她们是发自内心的快乐,现在却各有各的心事。

    梅朵回到何鹏身边,“来,你也试试这两千块钱的滑板。”

    何鹏摇了摇头,“算了。”

    “别不好意思,多多也不是外人。”

    梅朵说着,推何鹏到滑板边上。

    何鹏迟疑了一下,还是踩上了滑板。

    何鹏蹬了一下地之后,马上体会到广告语上的,“不用蹬地,流畅滑行。”

    何鹏心里五味杂陈,以前他从没觉得自己比任何人差。

    可当他中专毕业,同学们各奔前程的时候,何鹏才意识到,这是个拼爹的时代。

    淡水研究所是事业单位,没有本科证何鹏连报考的机会都没有,老何托人给何鹏找了一个水库鱼场的工作。

    何鹏在鱼场坐了两天,看着身边那几个闲下来就打扑克的中年男人,他决定放弃了。

    他也曾到商场做过导购,开过出租车,可一路混下来,钱没挣着,却跟人打了不少架。

    最后还是于多多拉着他来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准备出兑的酒吧门前,对他说:“别混了,挣点钱,好娶朵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