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丞相今天又不上朝 > 第709章 大结局(2)
    凤云汐和牧奕臣微微颔首,然后就进入御花园。

    两人刚刚进去没多久,白子湘就到了御花园门口。

    “东大陆的贵客呢?”

    白子湘询问太监。

    “回皇女,她们进御花园去了。”

    闻言,白子湘微微皱眉,脑海里回想起之前凤云汐和牧奕臣假扮洛轩洛辰的事,抬步走了进去。

    凤云汐和牧奕臣进去御花园过后,就径直朝着御花园的中心走去。

    “看来白雅岚是把整个御花园都围成铁桶了。”凤云汐一边走,一边说。

    御花园里面的通往外界的小径已经全部被封闭,只留出一条路来。

    “无妨,不碍事。”牧奕臣沉声道,“这些东西阻碍不了阵法。”

    他们进入御花园并不是真的为了闲逛,而是准备以此作为阵眼,查探魔神的踪迹。

    “那倒也是,只要阵法能成,魔神就无处遁形。”凤云汐摸着怀里熊猫的脑袋,微笑着说道。

    在她看不见的角度,熊猫眼里划过一抹狡猾的意味。

    食铁兽:呵,人类,休想……

    两人一路朝着御花园中央走去,怀里的熊猫好像是累了,沉沉的入睡。

    两人刚到中央位置,还不等两人动手,白子湘就赶了过来。

    三人面面相觑,凤云汐和牧奕臣都没有先开口。

    白子湘看了看两人:“你们要做什么?”

    她并没有忘记此前就是在御花园,凤云汐和牧奕臣劫走了昊阳。

    凤云汐略微耸肩:“查出魔神的踪迹呗。”

    白子湘深深皱眉:“魔神怎么可能在皇宫,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你去赌坊也是为了查魔神?”

    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凤云汐和冷雪妍昨天去皇家赌坊,大概就是为了魔神的事。

    凤云汐也不隐瞒,眸子微微下敛,看了眼装睡却竖起大耳朵的熊猫,故意放大声音。

    “那是自然,我们已经可以确定,魔神如今就在皇宫之中。”

    闻言,白子湘眸子逐渐暗下来,心里也开始动摇。她知道,凤云汐根本就没必要骗她。

    难道魔神真的在皇宫里面?

    凤云汐观察着白子湘的神情:“你若是不相信,可以等着我们布完阵法,届时魔神便会无处遁形。”

    “你怎么保证你们的阵法只是对付魔神?”

    “你以为若非对付魔神,凭你一人能阻拦我们?”

    牧奕臣揽着凤云汐的胳膊,深邃的眸子微微眯着,声音沉闷。

    白子湘瞬间哑言,脸上五颜六色,想了想稍微往后退,“你们开始吧。”

    正如牧奕臣所说,她无法阻止,但是至少可以在发现异常之际,阻止一二。

    凤云汐和牧奕臣也没有阻止。

    凤云汐抱着熊猫站在白子湘旁边,牧奕臣则取出琉璃镜,开始布阵。

    因为是要笼罩整个皇宫的阵法,所以耗时也是极长。

    只见牧奕臣一手拿着琉璃镜,一手拿着灵石和阵法盘,开始布阵。

    过了许久,牧奕臣方才停了下来,他略微松了口气,朝着凤云汐走了过来。

    “现在只要将阵法盘放到阵眼上,阵法就可以启动。”

    牧奕臣一边说,一边拿着阵法盘准备启动。

    就在这时,一直乖巧躺在凤云汐怀里的熊猫突然朝着牧奕臣扑了过去。

    牧奕臣目光一凝,侧身躲闪。

    然而熊猫的目的却是他手里的阵法盘。

    尽管圆鼓鼓的一坨,但是动作却极其敏锐,阵法盘被他用爪子抓住,离开牧奕臣的手。

    “哈哈,愚蠢的人类,就你们还想探查我主踪迹?”

    一道成熟沙哑的声音从熊猫身上传来,只见它拿着阵法盘,蹲在地上。

    肥硕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微微裂开的嘴还有眉开眼笑的眸子,彰显了它的喜悦。

    哼,有它在,谁也不能查探出主人的踪迹。

    牧奕臣脸色黑沉:“你究竟是谁?”

    只见熊猫坐在地上,将阵法盘放在小短腿上,两只手放在阵法盘上。

    黑黝黝的眸子带着傲娇:“吾乃魔神坐骑,食铁兽!”

    说完,那双眼珠子还眨了眨,极为傲慢:“就你们几个还想对付我主,奉劝你们一句,好自为之!”

    然而,牧奕臣和凤云汐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凤云汐甩了甩手臂,不禁抱怨道:“这货都是吃的什么,这么沉,我的胳膊都酸了。”

    好看的眸子看向白子湘:“这回你相信了?”

    白子湘微抿嘴唇,眸光微变,不再说话。

    凤云汐也不在意,白子湘的出现并不在她们的预设当中,她看向牧奕臣,对着他点点头:

    “启动阵法吧。”

    “呵,阵法盘已经在我手里,还启动阵法?”

    食铁兽露出一嘴獠牙,显示出威猛的一面。

    然而。

    牧奕臣嘴角噙起一抹笑,深邃的眸子睨着食铁兽,带着浓浓的戏谑:“恐怕是你想得太简单。”

    只见他驱动琉璃镜,一道光束从琉璃镜中照射出来,直接打在食铁兽身上。

    食铁兽本来还洋洋得意,却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食铁兽的语气有些慌张。

    “果然熊猫不管在哪个时空都是憨憨的。”凤云汐勾起唇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

    能够自己把自己作到快灭绝的生物,果然聪明不到哪里去。

    试问若真的是要摆阵法查探魔神的踪迹,又怎么可能这样堂而皇之地到御花园。

    她们的目的目的从始至终都只是食铁兽。

    食铁兽虽然智商不高,但是极为衷心,而且皮糙肉厚,乃是魔神座下最为剽悍的魔兽。

    尽管如今尚未恢复,还处于幼年期。

    但是她们也不敢冒险,所以才决定用阵法将他暂时禁锢起来。

    “人类!狡猾的人类!”

    随着阵法的启动,食铁兽全身越发僵硬,只有脑袋能动,就算是凤云汐和牧奕臣近在眼前,也没有办法反击。

    这可急坏了食铁兽,一双漆黑的眸子逐渐晕染出黑雾,浑身的毛发竖起。

    凤云汐看着,摇了摇头,从玄羽珠里面取出一些竹子:“你就暂时在这待着吧,这些竹子给你当零食。”

    食铁兽呸了一声,语气嫌弃:“我乃魔神坐骑,只吸食魔气和人类精血,你这样都是什么垃圾!”

    “你别急嘛,先尝尝看!”

    凤云汐眯笑着眼睛,拿着一块鲜嫩的竹笋丢进食铁兽的嘴里。

    “打死我我也不吃这样东西……”

    食铁兽的话还没说完,一块竹笋就丢进嘴里,他还不小心的嚼了一下。

    眼里的黑雾瞬间消散,黑黝黝的小眼睛迸射出一抹亮光,好像味道还不错!

    食铁兽又嚼了几下,更加确定竹笋好吃。

    见状,凤云汐满意地勾起唇角,看来熊猫喜欢吃竹子这件事也是需要发掘的。

    见状,她有从玄羽珠里面搬出来不少竹笋,丢进阵法里面。

    “你就在这里慢慢吃,我们先走了,拜拜了你!”

    食铁兽并没有理她,他的眼里只剩下这新发现的美食。

    见状,牧奕臣又做了一个隐匿的阵法,将食铁兽和竹笋隐匿起来,然后拉着凤云汐的手离开。

    白子湘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见两人离开,也心情复杂地跟在后面。

    回到宴会上的时候,宴会已经到了尾声。

    白雅岚注意到凤云汐手里并没有抱着食铁兽,笑着开口:“公主的宠物呢?怎么不见你抱着了?”

    凤云汐笑笑:“先前在御花园闲逛,不知道他看见什么,突然发狂攻击我,之后就跑了,无妨。”

    凤云汐一边说,一边揉了揉还有些酸软的胳膊,坐了回去。

    这一幕落在白雅岚手里,却以为是食铁兽伤了凤云汐的手臂,心里不禁有些窃喜。

    “既然跑了那便算了,日后朕若发现好的宠物,再给公主送去!”

    凤云汐微微颔首,以示礼貌。

    宴会结束,白雅岚让人送凤云汐一行人回驿馆,并且吩咐白子湘,一定要代她好好招待几人。

    并且还不忘提醒凤泽好好考虑她的提议。

    就在众人回到驿馆过后没多久。

    原本空荡荡的御花园中心,突然浮起一团黑雾。

    黑雾萦绕之间,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凤少黎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御花园,手臂一挥。

    一道黑雾随着他的动作挥就在眼前的空地,阵法中正在吃着竹笋的食铁兽显露出来。

    食铁兽只有脑袋能动,好在凤云汐拿出来的竹笋都是一捆一捆的。

    他便挪着脑袋,一根一根地抽出来吃。

    凤少黎出现在他旁边,他都没有发现。

    凤少黎脸色铁青,咳嗽两声。

    食铁兽这才注意到凤少黎。

    嘴里塞满竹笋,说话都说不清:“猪人!泥重于来鸟!”

    听着食铁兽的话,凤少黎的脸色越发难看。

    “将嘴里的东西全都吐出来!”

    堂堂魔神坐骑,竟然吃这些东西!

    食铁兽听到凤少黎的话,明显一愣,随即流露出可惜的眼神。

    只见他紧闭着嘴,猛地往下咽,把嘴里的竹笋全都咽了下去。

    喉咙被喇得生疼:“主人,嘴里没有了。”

    凤少黎:……

    “主人,你快把我救出去吧,”

    食铁兽扭动脖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凤少黎。

    今天被凤云汐坑了的他,此时只觉得自己无比可怜。

    无意间,蠢萌的一面再也藏不住。

    凤少黎脑门飘过几根黑线,尝试破解阵法。

    过了一会儿。

    “你暂且在里面待着吧,本座过几日再来救你。”

    凤少黎脸色有些不自然,牧奕臣布的阵法他竟然打不开。

    看来他还是有些低估了牧奕臣的实力。

    食铁兽以为凤少黎是生他气,才不给他破阵,在他心目中,凤少黎乃是无所不能的。

    于是乎……

    “主人,你把我放出去吧……”

    “主人,好吃的竹笋分你一半嘛……”

    “主人,我可是你最最亲爱滴坐骑啊……”

    谁能想象,一个看似圆乎乎可可爱爱的圆球,竟然操着一个成年男人的声音,发着嗲撒着娇。

    愣是与食铁兽主仆不知多少年的凤少黎都忍受不了。

    直接化作一团黑雾离去。

    不过顾念主仆情谊,在离开之前,又将阵法重新隐匿起来。

    若是让旁人看见这样一只不要脸的食铁兽,他这个魔神,怕是不要当了。

    “嘤嘤嘤……主人不要我了吗?”

    食铁兽看见凤少黎离开,一把鼻涕一把泪,往嘴里塞着竹笋,嘴里念念有词。

    ——

    驿馆

    牧奕臣将琉璃镜关闭,收回储物戒里面。

    他身边的人已经笑得人仰马翻。

    也就几个长辈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强撑着不笑。

    但是每一个的脸都憋得涨红。

    御花园里面发生的一幕幕,已经通过琉璃镜,被她们尽数看完。

    “这食铁兽也太憨了吧,魔神是怎么忍他这么多年的!”

    洛靖寒已经笑得肚子疼,但是还是一边捧着肚子,一边哈哈大笑。

    长得丑还贪吃,最后还撒娇发嗲。

    这样的坐骑,魔神是真的忍得下去!

    凤云汐虽然早就见识过熊猫的蠢萌,但是没想到身为魔神坐骑会说话的食铁兽。

    比起他当熊猫的时候,还要蠢萌这么多倍!

    不过最后她还是尽可能的憋住笑,回归正常:“现在食铁兽被阵法困住,短期内无法给魔神提供帮助,这个期间,就是我们封印魔神的绝佳时机。”

    她和牧奕臣没有凰璃和墨池,凤少黎也没有食铁兽。

    从某个角度来说,她们这样是公平的。

    也增大了一定的胜算。

    闻言,大家都逐渐恢复正形。

    “白雅岚以三日为期,恐怕这三日内,或者三日后,魔神将会有大动作。”

    凤泽沉声道。

    白雅岚提出的条件极不合理,但是她都提了出来。

    除了魔神授意,不会再有别的可能。

    “那我们就在这几天,把魔神给引出来。”

    凤云汐微微眯着眼睛。

    “不错,三日以内。”

    在她的旁边,牧奕臣勾起菲薄的嘴唇,俊逸的脸上,那双眸子带着不容忽视的自信。

    在回驿站的路上,他同凤云汐便商量出引出凤少黎的办法。

    而且是凤少黎就算知道其中有诈,也定会出来的办法。

    越早将凤少黎引出来,对他们来说,就越有利。

    “我可以帮你们。”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来的白子湘听见众人的话,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