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朱雀翎羽 · “妘烟离你藏了什么秘密?”
    白发苍苍的老人乌青的嘴唇离开一个笑来:“小娘们,以你为老头子是那个傻大个啊?”

    [笔趣阁520 www.biquge520.xyz]白珞头脑一阵一阵的发晕,弯腰捡了三次才将刀从地上捡了起来。

    老人似乎十分享受似的,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白珞颤抖着将刀地拎在手上。老人看着白珞愉悦地说道:“你知道怎么样的肉最好吃吗?”

    白珞咬住牙,屏住呼吸再次向老人冲了过去。

    那老人满头白发,但形如鬼魅,动作极快,轻轻巧巧便躲了开去。白珞一击不中,赶紧退了出来,防止老人再次用毒。

    白珞用刀支着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屏息进攻,不仅动作缓慢,更让人侧腹的伤口和断掉的肋骨越来越痛。方才与那大个子硬碰硬,自己身上好几处都伤了,现在动作缓慢又遇上了一个灵活的对手。当真是令人头疼!

    老人袖中毒蛇探着头“嘶嘶”地吐着蛇信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老人嗓音嘶哑,低头看着毒蛇说道:“你想去?现在还太早了,肉还不够好吃。”老人说罢,如枯枝一样的手向白珞伸了过来。

    白珞急急向侧后退去。老人转了个弯又紧追白珞而来。

    两人一前一后在笼中追逐。那老人并没有再次放出的毒雾来,而是像一只猫追逐老鼠一样,乐此不疲的追着白珞跑。

    白珞侧腹被洞穿的伤口一次又一次地被撕裂,断掉的肋骨几欲要从胁下的皮肉里扎出来。

    白珞喘着气,以这老人速度只要再跑快些随时就能追上自己。何况他还可以放出防不胜防的毒雾。这老人分明就是在追着自己玩而已!

    白珞停下脚步,回头冷冷地看着那老人。

    果然白珞一停下,那老人也停止了追逐,他看着白珞笑嘻嘻地说道:“你知道怎么样的肉最好吃吗?一定要是充分运动后在血液最沸腾的时候杀掉才最好吃!血可以充盈道肌肉里面。让肌肉咬起来更加有弹性!”

    再这么跑下去,自己只会变成老人口中极具弹性的盘中肉而已。

    白珞看着老人袖中的毒蛇,紧紧地握住了刀柄。

    只有一次,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白珞转身又跑。那老人一边追一边笑道:“好好好,你这个乖乖。跑快一点!这样才好吃!”

    蓦地,白珞忽然转身手中的大刀已经高高地扬起。

    老人哪曾想到白珞会忽然转身出手。左右两边袖子一振,一股白雾从袖中猛地扬了起来。青色的三角蛇在白雾之中直扑向白珞的面门。

    白珞握着大刀,刀柄轻轻一拧,刀刃顿时转了个方向,横劈的一刀变成了斜向上挑去。一道血箭从空中滑落。三角蛇的蛇信子刚刚沾到白珞的睫毛,就变成两段朝地上摔在了地上。

    老人见自己的蛇被白珞斩成两段心如刀绞。他赤红着一双眼“吱哇”乱叫一声就像白珞扑了过来。

    此时白珞刀刃向上再要想收回大刀挡下老人一击已然不可能。

    自方才白珞动手的时候,白珞就屏住呼吸,到现在已是极限。白珞干脆将大刀掷在地上,憋着最后一口气,微微俯身向前一冲,用自己肩膀接下老人一掌,推着老人往后冲去。

    “噗嗤”一声,玄铁倒刺扎入老人的腹腔。那老人还欲再动,白珞伸出手拧住老人的脖颈想彻底将老人的脖颈拧断。

    可白珞手还未用劲,喉头一股腥甜传来。白珞“噗”地突出一口黑血来。黑血洒了老头一头一脸,黑色的血落在他花白的头发上、苍白的皮肤上分外刺眼。

    那老头看着白珞狞笑道:“想不到吧,我指甲上也是有毒的。”

    黑色的血迹自白珞的嘴角滴落,她绀碧色的眼眸似结了霜,冷冽的眼神之中带了一股狠意:“那又如何?”说罢,白珞双手一用力,生生拧断了老人的脖颈。

    老人脑袋拉耸下来,长满肉瘤的皮肤从脸颊上沉沉的坠下,将他的五官拉得歪斜,整个人挂在玄铁倒刺上就像要融化了一般。

    两名狱卒从铁门后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将老人从玄铁倒刺上取下。“这样的人,谁愿意吃啊?就算扔到荒狱里,也没人敢吃吧?”

    两名狱卒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将那人拖走。经过白珞的时候,两名狱卒顿了顿。其中一名狱卒说道:“你再撑一撑,还有一个,再赢一次就能走了。”

    白珞呻吟沙哑看着那个老人问道:“那他呢?他不是从荒狱里来的吧?”

    两名狱卒有些嫌恶地看了那老人一眼:“青蛇老儿以前也是荒狱里的人,跟你一样来了修罗场。打赢了三场就出去了。后来不知得罪了谁,又要被扔进荒狱,他就留在了修罗场打擂台,已经很多年了。”

    白珞看着主看台上的妘彤。妘彤的神情已经不像刚才那般紧张了。紧握在扶手上双手也放松了下来。

    白珞问那狱卒道:“那个穿红衣的女子是谁?”

    狱卒赶紧低下了头:“那可不是你该问的。那是主子。你好好打擂,打赢了出了修罗场去日子就好过了。出去了要谨慎些。别像青蛇老儿一样又被罚了回来。”

    另一个狱卒瞥了这个狱卒一眼:“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当心被罚!”

    那个狱卒赶紧闭上了嘴,合力抬着青蛇老儿走了出去。

    白珞站在玄铁笼中抬头望着妘彤。

    堂堂陵光神君,在这幻境里竟然是魔族的主子?还带着镣铐?

    记忆中妘彤与魔族并没有多少纠葛。即便是天元之战,她不过跟在自己后面渡去那些阴兵的魂魄后又与白珞合力封了魔界而已。

    如果要说与魔族结下仇恨导致魔族来寻仇。魔族的寻仇对象除了自己,不作第二人想。

    在天元一战结束之后,魔族被彻底封在魔界。可是今日幻境中的妘彤,元龙骨幻境中的两道魔煞阵,元秦艽与陆玉珥记忆中看见的那个魔族男子,都在证实这五千年来魔族并没有被彻底封闭。

    妘烟离,你究竟藏了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