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七十五章 医院的谜语人
    不由分说,夏悯把这医生按在地上就是一顿锤。

    “当我好骗是吧,这种场景你在爹这装你妈受害者,狗东西,装得还挺像,我看你是没受过社会的毒打,我身为一个社会人今天必须教育教育你这个精神小伙!说!你和罗医生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罗医生啊…我真的不知道…”

    本来就身负重伤的医生被夏悯揍一了顿后更是奄奄一息。

    “哟呵,你怕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吧,演技还挺好。”

    夏悯直接坐到了仰躺着的医生肚子上,扇着医生的耳光。

    “以为是靈了不起?我能把你抽成个脑瘫你信不信?”

    “不是…哥,大哥,我真的不认识罗医生啊,我…我是受害者啊,我后面…”

    “受害者?正常人伤成这样还能跟我这扯皮,你死不死啊?还你后面,你再不说实话我就把你后面…”

    夏悯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知道这医生说的后面是什么了。

    那是一道两米多高的身影,戴着由许多碎片缝补在一块的皮质面罩,赤裸着上身,身体满是伤疤,手中还提着一把巨大的杀猪刀,一步一步地上着楼梯,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夏悯眯起眼,看着那把杀猪刀和医生身上的伤口,心里盘算这大汉究竟是多舍不得使劲才给孩子砍成这样。

    那大汉看到医生的一瞬间,双目放光,就像看到了猎物似的。

    夏悯没有丝毫犹豫,起身转头就跑。

    “溜了溜了。”

    而医生在地上挣扎着起身,跟着夏悯跌跌撞撞地往走廊另一头跑。

    “等等我啊。”

    虽然医生表现得很像个人,但是夏悯还是知道他是靈,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靈表现得有些奇怪。

    怎么说呢,一般的靈在自己的主场都是爹,但是这医生更像个孙子。

    一直从另一边的楼梯爬到五楼,跑到女厕所锁上门,夏悯才回头看着硬跟过来的医生,也不知道他一路挣扎怎么跟上的夏悯的速度。

    “你是死在这里的吗?”夏悯忍不住问道。

    “是啊是啊,我就是死在这医院里的,我也真的是医生。”医生点点头,不着痕迹地把手臂上露出的筋给塞了回去。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在自己的主场还能被其他靈给欺负了?”

    “唉哟大哥懂得还挺多的嘛,这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地头蛇还是怕强龙的啊,人家虽然是外来的,不过是真的猛啊。”

    夏悯有些惊讶,那打扮得十分非主流的大汉,居然还是个入侵物种?

    “不是,你到底是谁啊,你真不认识罗医生?”

    夏悯现在也有些开始怀疑这医生可能就是一个路过的憨憨靈,和秦音涵并没有什么关系。

    “唉哟什么罗医生啊,我真的不认识,我这还在跟人抢地盘呢,怎么可能有心思去认识什么罗医生啊,对了你说的这个罗医生是女生吗?”

    夏悯叹了口气:“一老头。”

    “那没事了。”医生蜷缩在角落,看起来似乎特别害怕外面那不知道在哪里的大汉。

    “那你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被祸害成这样?”

    夏悯一边听着门外的动静,一边靠着门坐下。

    “嗨,这事儿说起来挺惨的,那年我刚刚从大学毕业,怀揣着梦想和对未来的憧憬,独身一人来道…”

    “停,你干脆从开天辟地说起吧。”

    医生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话说那年天地混沌,盘古自混沌中苏醒…”

    “你死不死啊?”

    “哎呀,就是被人给砍死了嘛,结果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鬼这种东西,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里了,偶尔我也可以去外面的现实世界晃晃,反正大家都看不见我的。”

    夏悯有些狐疑:“你一个医生还能给人砍死了?”

    医生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医生也不是神啊,总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有一次做手术抢救一个老人,心肌梗塞加脑血栓,没救过来,被患者的儿子找上来砍了,然后我也没救过来就死了呗。”

    “医闹啊?”夏悯一听就知道,社会新闻的老戏码了。

    “对啊,当时刚做完一台六个小时的手术,正趴在办公桌上打个盹等外卖呢,突然后颈一凉,就啥也不知道了。”

    医生笑了笑:“我还在医院看着他们抢救我,哎呀这些人没了我就是不行,换作我本来还能抢救一下的,无奈我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外科医生,结果我还躺上了你说气人不?”

    “你这心挺大啊。”夏悯意外地觉得医生的心态很好。

    “心不大能怎么办呢,死都死了,能咋办呢?”医生看起来的确已经释然的模样。

    夏悯点点头:“那你就一直在这里待着?”

    “是啊,好多年了,其实就这么待着也挺生气的,好多时候看着那些人动手术,我都恨不得自己上,都不如我。”

    医生看起来对自己的能力十分自傲:

    “好几次我都悄悄附身,挽救了不知道多少生命,本来我就觉得我会这么一直守着医院,一直守着手术室,但是没想到,门外那东西突然出现了,他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消失都没有个定数,出来就追着我砍,实在是太恶心了,我都好久没有看他们动手术了。”

    说到这里,医生显得有些气馁。

    夏悯看着医生,有些无语:“问题是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啊,不是你把我拉进来的?”

    “拉?不是你自己来的吗?”医生听到夏悯的话,反问道。

    “我自己怎么来,我就是来医院找个人,莫名其妙就进来了啊。”

    “卧槽?”医生缩了缩身子:“你不是靈?”

    “我是个锤子靈,我是货真价实的人啊!”夏悯傻了,因为他觉得医生傻了,所以他傻了。

    “你是人怎么会来这里啊?”医生呆呆地问。

    “这是我想问的问题啊…”夏悯满脸黑线。

    “你是人你为什么能打我…”医生显得有些委屈:“我本来以为你能帮我的,那么那个屠夫怎么办啊,我是靈都打不过,你还是个人…”

    “没事的。”

    夏悯冷静分析:

    “他在第一层上来,而看到我们是在第二层,但实际上我们在第五层,你以为他会以为我们就在第二层吗?”

    医生听得一脸懵逼,而夏悯并没有在意,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

    “他会!”

    “因为他不会!”

    “所以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