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二百八十七章:置身地狱
    姚付江做梦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没有料到危险来临时吴伟不单只顾一个人逃走,临走时甚至还落井下石踹了他一脚,这一脚不仅让他失去了逃跑可能,同样也正是这一脚让他姚付江彻底陷入必死绝境。

    不管那黑影螝是通过何种方式悄无声息出现也不管黑影螝会怎么杀他,对于如今的姚付江而言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逃命机会了,失去一切生存可能,等待他的结局只有死,毕竟上一秒他曾亲眼看到自己身体和黑影螝重叠在了一起,印象中,当初那名中年保安就是被黑影螝进入身体后才死的。

    痛苦,绝望,最后自残而死!

    他能预感到自己有何结局……

    所以,待确认自己现已无幸免可能后,姚付江脑海里几乎什么都没想,唯一想到的就只有当初他同两名新人离开时赵平曾说过的一句话,一句一开始他没有理解也不曾细想过的话,一句现如今却感悟颇多的话:

    “人性这个东西,往往没有表面上那样简单。”

    (是啊,人的确是这个世上最复杂的生物,俗话说得好,恐怖莫过于螝,狠毒莫过于人心……知人知面不知心,人性这个东西还真没有表面上那样简单啊……)

    (可惜啊,现在明白这个道理有些迟了,我还是太有些想当然了,吴伟,我曹你祖宗十八代啊!!!)

    噗通!

    啪嗒!

    携带着这股不甘,夹杂着那股遗憾,混合着对出卖自己的吴伟那一滔天愤怒,后仰过程中就已经和人形黑影重叠一起的姚付江就这样摔倒在地,过程中,猫眼手电脱手掉落,且掉落在地的同时光柱还恰好不好正巧照射着姚付江身体。

    接下来……

    是地狱,姚付江置身在了地狱之中。

    剧痛!

    刚一倒地,一股难以想象的剧痛就这样瞬间席卷了青年全身,席卷了他全身每一片肌肤,并且和剧痛一起的还有无法抑制的奇痒,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如非要用语言描述,或许用置身于蚂蚁海洋最为恰当,数以万计的蚂蚁在身上攀爬,数不清的蚂蚁在他身上撕咬!众所周知,人类与蚂蚁之间体型相差巨大,蚂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杀死人类,哪怕被蚂蚁咬一口人类也依旧不痛不痒乃至毫无感觉,不过……

    要是一千只,一万只,十几万只呢?

    是的,此时此刻姚付江就如同被蚂蚁海洋所淹没那样,全身每一寸肌肤皆不断被攀爬撕咬着,最终导致结果只剩下两种感觉,即,剧痛和奇痒难忍。

    世间任何生物都无法忍受这种感觉!

    “呜哇啊啊啊!!!”

    和预料中完全相同,痛痒感刚一出现,平头青年就当场发出一连串凄厉无比的惨嚎,他的双手也第一时间疯狂朝自己身体抓去,这一刻,姚付江失去一切思维能力,失去了一切自我意识,脑海仅剩一个念头,抓,抓扯身体,只有这样才能略微减缓这种堪比十八层地狱的痛感,一时间,在这条灯光全灭的走廊中,在地面那把猫眼手电照射下,平头青年做出了和最初视频里中年保安一模一样的动作,做出了和中年保安一模一样的挣扎。

    呲拉!

    “啊啊啊啊啊!!!”

    呲拉!

    呲拉!

    咕噜噜……

    此刻,伴随着惨叫接连持续以及衣服不断被双手扯破,没过多久,地面疯狂打滚的姚付江愈发凄惨,身上衣服被扯的破洞连连,露出了皮X,接下来未曾停止双手更是肆无忌惮的在皮X上抓挠起来,由于用力过猛,仅仅几番抓扯,原本完好的皮X就已经显露出一片片红色抓痕,皮X不可避免在这股疯狂抓挠下XXX绽,红色液体亦不可避免从伤口部位喷涌而出。

    仅仅不足一分钟,在这番接连不停的自残抓扯下,身体赫然变得XX淋淋,以至于有些身体部位在经过数次抓扯后更是裸露出了内部XX组织乃至……隐约可见的森森XX。

    “额啊啊啊,呜哇啊啊啊!”

    然而……

    就算是这样,目前已近乎化为一个赤红之人的姚付江却仍未停止动作,仍未停止挣扎,他依旧在疯狂抓挠着,依旧在凄厉哀嚎着,巨痛奇痒的感觉他无法忍受,只能用这种自残方式来尽可能减轻身体痛苦,但这样做是徒劳的,不仅徒劳,他的生命也在这种自残行为下快速流失,渐渐的,姚付江身体越发触目惊心,他的双手指甲里布满了XX,他的脸上、脖颈、胸口、腰部、双腿皆伤口遍布,他全身赤红一片,身下地面以及两侧走廊墙壁也早已被飞舞而出的红色液体溅的到处都是,他……

    他快要死了。

    所以他的动作也不可避免随着生命迅速流失而慢了一些,不过……

    或许是剧痛到极点导致痛痒的身体渐渐麻木,又或是激烈的撕扯让体能流逝过大,恍惚间,虽依旧在抓扯身体,可姚付江却因疲惫来袭导致大脑短暂恢复些许自主意识,是的,这丝自主意识虽然微弱可依旧让姚付江意识到了现实,意识到现实中自己目前在做着什么,他发现自己在自残,他意识到自己如今正在自杀,更意识到他活不了多久了……

    可惜这没什么用。

    哪怕略微恢复些许意识,但身体那难以抑制的剧痛奇痒却依然不是他能忍受的,他的双手也依旧在不断抓扯着身体,这种抓扯不可控制,非大脑控制,而是受本能驱使,也就是说除非立即死亡,否则无论如何他姚付江都不可能停止这种自残,所以严格来说,痛苦中稍稍恢复些许自我意识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的看完自己自杀的残酷过程。

    然而这种痛苦,姚付江却不想继续下去了,因为这种痛苦实在是太可怕太难以忍受了!

    (不行,不能在继续这样了,结束这一切,必须立即结束这一切!)

    没有错,虽然略微清醒的意识无法阻止自残,但至少让不愿意继续遭受折磨的姚付江冒出了一种想法,一种念头,一个尽快结束乃至尽快摆脱痛苦的念头!

    “呜,呜哇!”

    说时迟那时快,念头刚一冒出,姚付江身体也随之有了动作,为了尽快结束这种痛苦,为了尽快结束这种堪比十八层地狱的非人折磨,依靠那短暂出现的自我意识,下一刻,平头青年动了,他竟在猛然发出一声大吼的同时径直从地面爬起,接着,全身是伤的他就这样一边伸着脑袋一边不顾一切冲向前方,朝身前那面走廊墙壁撞去!

    哒哒哒哒!

    “呜啊!!!”

    姚付江知道他那短暂恢复的意识很快就会消散,知道再过不久他的体力也会在这种接连自残下彻底消失,所以,为了避免继续遭受折磨,加之还勉有些体力,平头青年做出了决定,即,趁着自我意识还在,趁着目前他仍有些许体力,更是趁着自残而死前自己主动结束这一切,毫无疑问,抢在自残而死前自杀无疑是最好选择,也是唯一选择,更是解脱痛苦的唯一手段。

    而伴随着这声大吼,挣扎爬起之际,姚付江就这样用尽全身力气朝对面墙壁一头撞了过去。

    不料,就在一心求死的姚付江用尽全身力气且还差半米脑袋就要径直撞至前方墙壁的那一刻,他那迈出的右脚不小心踩到了地面那把猫眼手电,手电猛然滚动,导致姚付江失去了重心,原本狂冲而来的身体则也不可避免的因身体晃动偏离些许方向……

    下一秒,姚付江依旧撞在了墙上,但却因刚刚那下身体摇晃导致额头没有直接撞到墙壁,反倒是面门最先接触墙体。

    碰咚!

    咯啦,噗呲!

    接下来,随着鼻骨断裂,随着鼻血飞溅,随着数颗牙齿漫天飞舞,平头青年自杀失败且彻底失去力气,这一刻,他的大脑空白一片,他的视野模糊无比,在这种类似于生死交界的模糊状态下,待在墙壁前晃了两晃身体后,姚付江就这样朝后方仰摔倒地……

    噗通。

    残破的身体轰然倒地,不过……后仰倒地的同时,由于那枚在黑暗中一直散发光亮的猫眼手电恰巧位于身后,所以姚付江倒地之际他的后背则也不可避免径直压在了手电上……

    手电被身体完整覆盖,所以很自然的,原本因手电存在还能维持些许光亮的走廊就这样瞬间漆黑一片。

    “咳!咳咳!”

    与此同时,地面,姚付江虽未有死亡,可他心里反倒更加绝望,是的,他很清楚那股剧痛奇痒的感觉不会放过他,清楚除非他死亡否则他的双手依旧会不受控制继续抓扯身体,然,奇怪的是……

    倒地之际,亦或是说在走廊彻底陷入黑暗的那一刻,姚付江竟突然发现那股原本席卷全身的剧痛奇痒感消失了!?

    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抓痕伤口所自然产生的身体痛觉。

    (这……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