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 > 第1202章 上法庭
    从前雪莱表面和她装乖,实际上总是抢她风头。

    卡特不是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性格,所以总是选择沉默。

    以至于别人说起段家分支里的那些女儿,可以想起的只有雪莱,从来没有提到过卡特。

    只是这次雪莱真的过于过分。

    雪莱通过卖乖让爸爸将她带到段老太太那边,哄得老太太让她进入段氏营销部。

    爸爸根本就不知道,亲生女儿同样想要进入段氏集团,同样想在段氏集团发光发热。

    而卡特可以做的就是通过自己努力,努力的想出一个充满创意的策划案,当做敲门砖,通过层层面试,进入段氏集团。

    希腊旅游路线这个方案,卡特整整想一个月,总算定出一个雏形。

    却没想到放在家中仅仅只有一晚,居然就让雪莱偷走,转而第二天就送到段氏集团。

    “你们是姐妹,这件事情就难办起来。”

    “毕竟你们肯定有交集,肯定曾经住在一起,很难说的清楚。”

    卡特为谢半雨和潘杏倒上水。

    听到她们这样说,重重的叹气。

    想要维权非常困难,这点卡特自然知道。

    可是要是什么都不去做,那卡特怎么咽下这口气。

    “可以看看那份策划案吗?”

    潘杏询问道。

    “当然可以。”

    反正这份策划案已经让段氏集团所有营销部员工通通看过,早就没有保密性可言。

    谢半雨与潘杏一起看着这份策划案,不知不觉已经看迷过去。

    这份希腊的旅游方案真的非常有卖点,里面有浪漫的爱情故事,有传奇的童话色彩。

    谢半雨与潘杏看完以后,都想直接定张机票,去趟希腊看看那边的风光。

    “这个旅游路线,是三年前爸妈带着雪莱与我,一起去希腊后,想到的灵感。”

    “这样说的话,这份路线雪莱一早就体验过,是吗?”

    谢半雨询问道。

    “那不是的,雪莱走的是精品路线,而精品路线比较贵,她们就没把我带上,最后的我只能选择自由行。”

    “要我说,就你那爸爸真是够傻的,帮着其他男的养女儿,自己的女儿却不管不顾。”

    潘杏不满的说。

    说话间,很快时针指向晚上九点钟。

    谢半雨看天色已经很晚,就从卡特电脑当中拷贝一份策划案,然后和潘杏回去。

    九点半的古堡,依旧灯火通明。

    谢半雨走进客厅的时候,就听到哭泣声音。

    “奶奶,您说表嫂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可以这样做!“表嫂这种做法,分明就是没有相信人家,分明就是把人家当做外人看待!”

    “奶奶,知不知道因为表嫂这样一闹,有些同事都开始在怀疑我啦!”

    谢半雨听到对话,抿抿唇,没有想到雪莱这样卑鄙,居然想找老太太这个救兵。

    要是这件事情老太太掺和进来,要是老太太不想让自己调查,那谢半雨可真没办法不听。

    “慢慢说,慢慢说,正好半雨回来,半雨和我说说,究竟发生什么?”

    老太太看听着着急个不行,毕竟眼前这两个,都是自己喜欢的后辈。

    老太太希望她们可以友好相处,而不是互相残杀。

    “奶奶是这样的,雪莱前段时间给景霁的策划案,涉嫌抄袭。”

    “集团认为应该立刻撇清关系,而我认为应该找出真相,给真正受到冤枉的原创者一个交代。”

    “至于刚刚说我没有相信雪莱,没错,的确没有相信,我们应该相信的是证据。”

    “而且要说外人不外人的,那卡特可是段景霁的亲表妹,更加不算外人。”

    谢半雨理直气壮的说。

    老太太连连点头,原本偏向雪莱的心思,立刻转到谢半雨身上。

    “半雨说的没错,应该尊重原创。”

    “雪莱,这件事情,就让半雨去做,只要我们雪莱是清白的,那就不怕调查。”

    “而且刚刚半雨说到谁,卡特?”

    “那个女孩从前就是沉默寡言的,没有想到这次居然和她有关,必须好好调查。”

    “我们段家不能出现抄袭的败类。”

    老太太直接敲定调查方案,雪莱抿抿唇,眼底满满都是惊慌,还有气愤。

    要不是谢半雨突然出来,说出那番话,老太太指不定早就已经同意不用调查这件事情。

    现在一切开始难办起来,雪莱只能将所有期望都放在奥蒂莉亚身上。

    希望奥蒂莉亚可以成功胜诉,狠狠的打谢半雨的脸。

    事情敲定下来,谢半雨就开始努力,这次自己和潘杏,面对的可是段氏集团法务部全体成员。

    短短几天时间,谢半雨可以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瘦,在憔悴。

    卡特的稿件要比雪莱早三天,可是雪莱抵死不认抄袭,这就根本不能成为决定性的证据。

    谢半雨只能不断的对比卡特和雪莱的两份策划书,从中找出破绽。

    时间很快就到上法庭的这天,奥蒂莉亚与雪莱站在被告处。

    奥蒂莉亚拍拍雪莱的肩膀说道:“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当中。”

    “这个谢半雨不过没有接受中正统教育,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至于潘杏,潘杏虽然和我毕业与同一所学院,可是潘杏刚刚进入社会,很多经验到底不足。”

    “嗯嗯,希望一切顺利。”

    雪莱强装镇定的说。

    实在是雪莱没有办法不紧张,不担心。

    想想自己在谢半雨的手中,似乎已经失败过很多次。

    正想着,谢半雨与卡特一同来到原告位置。

    谢半雨率先整理出的,就是卡特与雪莱的稿件日期。

    奥蒂莉亚冷眼看着这个证据,搞半天原来就这点本事。

    “法官,我方很早前说过,似乎这点并不能作为决定性证据。”

    “我方与原告方的稿件,只有几处相同而已,而且我方与原告方曾经一起去过希腊旅游,有些地方相同,非常正常。”

    “没错,的确一同去过希腊旅游,可是你们去的并非同一条路线,雪莱走的是导游规划的精品路线,而卡特则是通过自己一步一步摸索,找到的这条新的旅游路线。”

    谢半雨连忙反驳道。

    “雪莱与卡特是姐妹,或许曾经卡特主动和雪莱说过这条路线,所有有些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