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情不知所深 > 第六十八章:赤根水再现
这是她从矿岛逃出来后,第一次如此大胆的抛头露面。
“来一碗牛肉粉”,阿颜拿起桌子上的筷子,朝桌子面上比了比,对着老板说道。
“好勒”
店家老板十分热情,很快就煮好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粉端了过来。
“您慢用”
虽说南浔并未给过她什么钱财,但是平日里倒是给她买过一些贵重的礼物。想着反正出不了门,这些个首饰戴着有什么意义,于是转手卖给了别墅的那些女仆,倒是攒了不少私房钱。
秋季的夜晚十分清凉,阿颜吃完牛肉粉,身上顿时觉得暖和了不少。
她常年待在别墅,哪儿还知道外面什么气温,穿了个短裙便跑出来了。
一个人在路上游荡,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只是她突然觉着身后有个人跟着她,她不敢回头,脚步逐渐急促起来。
侧过头看去,身后那人的影子离她越来越近。四周又无人群,到处都是关门闭户的。
她不由的感觉毛骨悚然,朝前快速的奔跑,嘴里大声的叫着“救命!”
“救命啊——”
那人一直穷追不舍,仍由阿颜如何呼救,这三更半夜的愣是没一人出现。
她跑进了一个死胡同,前面是三四米高的围墙。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身影,她惊慌失色,就地跪了下去。
“你是谁?你要钱是不是?我给你!别杀我!”
阿颜将身上带的一些钱,全部丢在了地上。
明明没下雨,可他却身穿一件灰色雨衣,脚上穿的是雨靴。捡起地上的钱,放进了雨衣里面的衣服袋里。
从他捡钱时的手可以看出,他十分邋遢,指甲指缝里全是泥垢。
捡完钱他并没有离开,而是走近阿颜,一只手摸在她的腿上,另一只手拿着利刀,疯疯癫癫的看着她笑。
阿颜立刻会意道:“只要你不杀我,我干什么都可以”
就这样两人在这个死胡同里,做起了不堪入目之事。
半小时后,那男人便离开了。她穿好被扯掉的裙子,嘴里念叨着,“运气还真不好,出门竟让个疯子上了”
丝袜已经被扯的稀烂,她干脆直接没穿,丢在了一旁,继续踩着高跟鞋走出了胡同。
她以前就经常接客,什么样的人没遇见过,早就习惯了。只是现在她要赶快回去,若是被别墅的仆人发现她私自跑出来了,又没好果子吃了。
走出胡同便打了个车,直接到了离别墅还有几百米的地方下了车。
为了不发出声音,她脱掉高跟鞋提在手上,偷偷摸摸的走进别墅。
只是她刚走进院子,突然几盏大灯齐齐照在了她的身上。
她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心中一阵恐慌,莫不是被发现了?!
屋子的大门突然打开,她朝里看去,南浔正坐在里面,直直的怒视着她。
她知道此时逃是逃不掉了,只能乖乖走进去认错!
她将高跟鞋丢在了地上,打着赤脚便走进了屋子。
“南少爷”
只见南浔伸出手,身旁的仆人便递给了她一根棍子,朝着阿颜背部就是重重一击。
“不打你,你不长记性”,说完朝着她身上又甩了一棍子。
“老子真应该开枪崩了你!”
“南少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出去了,我都听您的!”阿颜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一边哭着一边苦苦哀求道。
南浔一脚踢开他,将手上的棍子递给了身旁的男仆。
“打,打到天亮!”
“是”
走回房间,顿了顿又走回来。阿颜以为他心软了,不忍打她了。
却只见他冷冷的甩下一句,“别打到脸了,打伤了,慕寒可就不会要了!”拍了拍她的脸,“你唯一的价值就是和于梦长着一模一样的脸!”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南浔走后,阿颜狠狠的盯着他的背影,男仆毫不留情的一棍子一棍子打在她的背部。
每一棍子都令她痛不欲生,心里暗自发誓:终有一日,你南浔,会跪在地上求我的!
已是清晨,男仆终于住手,阿颜已经痛晕过去,倒在了地上。
南浔从房间走出来,瞥了她一眼,对仆人说道:“她还不能死,提一桶水将她泼醒,好生看着!”说完便走出了别墅,开着车离开了。
庄园内。
慕寒一晚上都未入睡,坐在轮椅上,看着阳台外。
阿正送来一些清粥,“于小姐今日便会回来,主人吃点东西吧”
阿正知道他一晚上就这样坐着的,可又不知如何劝慰,便一晚上站在门外守着。
“现在几点了?”慕寒问道。
“六点”
“嗯”
他拿过粥,用勺子吃了几口,便放在了一旁。
这一晚他好似憔悴了许多,他不仅仅是在等于梦,更是在等一个确定的答案。
她会回来吗?还是会留在他的身边!
楼下慕蔓蔓正在整理一些好吃的,准备去看望于梦。
对着仆人催促道:“东西都放好了吗?”
“已经放车上了”
“好”
慕蔓蔓正要上车,准备离开,被一仆人叫道:“小姐,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带你?”慕蔓蔓有些不解,从来没有庄园的仆人提出这种要求过。
“于小姐待我一向很好,这次她受伤了,我特意煲了一些汤,想给她带过去”
“噢,原来是这样啊,你也有心了,那上车和我一同去吧”
“谢谢慕小姐”
两人上了车,离开了庄园。
沈家别墅内,于梦同样一夜未眠。
天刚亮,她便走出房间。沈行司正好从房间内出来,她朝他走过去。
“今天可以带我去见严海安了吗?”
沈行司无视了她的问题,对她说道:“先吃早餐”
两人走进餐厅,于梦快速的吃完了桌前放的面包和牛奶,继续问道:“今天可以带我去见严海安了吗?”
“你很着急?”
“对,我今天必须回去”
“下午我带你去”
“好,谢谢你”
“你不恨我?还会谢我?”
“我知道你不会骗我的,也不会伤害我的”
沈行司冷笑一声,没再说话。
吃完早餐,于梦便回了房间,沈行司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杂志。
于梦躺在床上,却听见一声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从底下传出来的。
于梦下了床,朝床底看去,并未察觉什么异常。
可是刚刚明明有人哭喊了一声,难道是听错了?
回到床上,也没再细想这件事。那个声音也只出现了一声,可能真的只是听错了。
休息了一会儿,便听见外面有了动静,好似是慕蔓蔓说话的声音。
走了出来,见着慕蔓蔓正和沈行司说着话呢。
“蔓蔓”,于梦叫道。
“于梦姐”,慕蔓蔓朝她走过去,抱住她,“你终于醒了,好些了吗?”
“嗯,好很多了”
“我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还有汤”,慕蔓蔓拉着她的手,朝桌子前走去。
“于小姐,这是我特意给您煲的汤”
“是你”
“行司,一起过来喝点吧”,慕蔓蔓朝沈行司叫道,只见他摇了摇头道:“你们喝吧,我去书房了”
“哦”
于梦看着这个仆人,她便是当日要她把花瓶放在餐桌中央的阿锦。她今日来,肯定不仅仅是送汤这么简单。
于梦若有所思了喝着碗里的汤,随后跟慕蔓蔓说道:“来都来了,怎么光喝起汤来了,还不快去陪陪他”
慕蔓蔓被于梦说的羞红脸,“我是特意来陪你的好不好”
“是吗?我可看见你喝汤还心不在焉,时不时眼神漂向书房呢”
“啊?我、这么明显吗?”
于梦点了点头,弄的慕蔓蔓脸色更加绯红了。
“快去吧,这汤是煲给我的,等会儿全让你喝光了”
“那我去咯”
“嗯”
慕蔓蔓离开餐厅,走回了书房。
于梦看着阿锦道:“蔓蔓现在不在这里了,你可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阿锦看了一眼四周,见仆人都在院子里,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东西,递给了于梦。
是一个透明管子装着的,里面是乳白色的水状物。
于梦一眼便认出是什么,“赤根水”
“是的”
“你怎么会有?”想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之前那针管是你放花瓶的对不对?那针管里面本是还有药的,被我找到时,里面居然空了。所以你现在给我的,正是以前那针管里的?”
“是的,于小姐果然聪慧”
于梦觉着这里说这些不安全,便让她跟着自己走进了卧室。
将房门紧闭,“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于梦有些好奇的问道。
“您来庄园第一天,严管家便陷害了您,后又害死了您的贴身仆人,想必你应该很想初掉她吧?”
“可是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我和你并不相识”
“在你来之前,我的妹妹被严海安玷污,自杀了”,她伸手左手,“我的手指就因为不小心碰了白晴她一朵玫瑰花,就被砍掉了”,她话语中带着伤痛,但更多是恨!
接着又说道:“我本想找机会自己报仇,奈何我身份低微,至今也没做到”
“所以你这才特意送来赤根水,你想我替你报仇?”
“不是替我!是替我们!你对他们的恨不比我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