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情不知所深 > 第十九章:出岛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谁都无法掌控全局,即便是权势滔天的岛主人也一样。

慕寒躺在床上想着两年之约,翻来覆去便有些睡不着。坐起身来看着与于梦相隔的那面墙,想着她睡觉的样子,不由的笑了笑。

突然电话响起,他的笑容也随之停止,表情有些凝重,“我马上过来”,挂完电话便穿好衣服下了楼,阿正见他严肃又急忙的样子,便知道定是岛外出了事。

“主人要不要告诉于小姐”

“不用,回来再说”

“是”

江小羽从厨房收拾完走出来,便看见他们两人急急忙忙出去的背影,有些疑惑,但也没太在意,毕竟自己只是个仆人,那管的了主人的事。

直至第二天清晨,于梦从梦中惊醒,猛地睁开眼睛,汗水早已经湿透全身,眼角还挂着一滴泪水。

原来只是个梦!

于梦用手指抹掉眼角的泪珠,“我梦见他死了,可是我为什么哭了!”

下了床走到了阳台,天气还是和昨日一样雾蒙蒙,海面微荡着涟漪。

楼下江小羽在厨房正准备着早餐,过了好一会儿见于梦还没有下楼,于是端着早餐上了楼,门是半掩着,从门缝看去,床上空无一人,随后敲了几下房门,没人回应,便着急的走了进来。

见于梦原来站在阳台上,松了一口气道:“于梦姐原来在这里啊,吓死我了”

“怎么啦?”

“昨晚我看见主人和阿正急冲冲的出去了,刚刚又没看见你,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江小羽一边说着一边将早餐放在了阳台的小圆桌上。

“他们出去了?”

“是啊,你不知道吗?”

“他们有说去哪里吗?”

什么事要那么晚了还要去处理,而且现在还没有回来。于梦有些好奇,加上做的噩梦,心里竟有些紧张起来。

“我不知道,要不先吃早餐吧,应该等会儿就回来了”

于梦看着江小羽端上来的清粥和面包,低下头笑了笑,我这么着急干嘛!关我什么事!

“一起吃吧”

江小羽见于梦好像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便问道:“于梦姐怎么啦,是不是不合胃口”

于梦微微一笑,“很好吃,我只是想家了”

“于梦姐的家在哪里啊?”江小羽瞪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于梦一愣,有些伤感道:“我也不知道家在哪儿,我可能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江小羽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怎么会找不到回去的路呢?主人这么厉害,你可以让他帮你找啊”

对哦!虽说是两年之约,没但有约定我不能出岛啊,而且既然来都来了,何不出门游玩一番,大不了就是被他形影不离的尾随着,总比呆在岛上这般无聊要好啊!

“你说的很有道理!”于梦笑道。

这时楼下突然听见阿正的说话声,江小羽站起身来道:“应该是他们回来了”

随后两人便收拾了一下桌子准备下楼。

“主人,还需要准备一些什么?”

“把这些年来的所有能量矿交易合同都带上”

“好的”

于梦走下楼,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她跑到慕寒跟前直言道:“我要出岛”

慕寒见着于梦原本冷酷的表情,瞬间放松下来,温柔的问道:“你要出岛做什么,岛外不安全”

“可是我在这里很无聊,而且我向你保证我不会逃走的”

“你一定要出去?”

“是的”

“那行!那和一起出岛吧”

于梦瞧着自己的计划成功,便朝着身后的江小羽高兴的吐了一下舌头,随后回过头来继续说道:“我要江小羽一起出岛”

慕寒朝她身后的江小羽看了一眼,笑了笑,“你想带谁都可以”

他现在只想对她好,她想干什么都可以,只要不离开他!

“那我现在去收拾行李”

“不用了,出了岛需要什么再买就是”

“嗯,那好吧!”

随后便听见别墅的庭院内直升机下降的声音,只见阿正拿了一堆文件对着慕寒道:“东西准备好了”

“嗯!走吧”,他看着于梦还站在那里发呆便叫道:“小梦走啊,怎么?舍不得别墅啦?”

“才没有呢!”,于梦连忙回应着。

只是心想着,我就这样出了岛,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知道!

那个他便是沈行司,只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若这个时候提及沈行司,怕是醋王又要发脾气了。

飞机上于梦坐在慕寒身边,试探的问道:“你有没有在调查于梦啊”

“调查你干嘛?”

“不是我,我说的是之前那位于梦”

慕寒侧过头去看着她顿了顿,笑着说道:“查了”

“真的啊?那你还和我两年之约,可是我根本就不是……”,于梦有些激动道,但立马就被慕寒打断了话,“我查了,世上只有你一个于梦,并未查到有第二个于梦”

没有第二个?于梦有些吃惊,原本就大的双眼睁的更大了看着慕寒。

怎么可能没有第二个!!难道是我搞错了?我难不成是魂穿?这设定也太折腾人了吧,我还想着找到真正那个于梦了,就可以证明我的身份,洗脱我曾经伤害他的嫌疑啊!

慕寒看着她吃惊的样子,便知她定是相信了自己的话。

世上只有你一个于梦,我一个人的于梦!

“其实不夜岛的女人与我没什么关系”

于梦听着他突然蹦出的这句话,有些疑惑。这是干嘛?向我解释?

见于梦没有做声,便继续说道:“她们都是自愿来岛上做妓女的,因为在那里她们可以得到她们想要的任何东西,满足她们的欲望。这座岛上就像另一个世界,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为的都是自己的目的。我和沈行司自小一起长大,虽说都有各自的家族,但平日除了父母外,和其他人来往联系并不多。所以我和沈行司便成了彼此最亲近的人,只是有些误会……”,慕寒突然停住了话语,脸色变得有些沉重。

“什么误会啊?”,于梦好奇的追问道。

“没什么……”,他本想让于梦多了解一点自己,可是当想起那些悲痛的往事时却还是没能说出来。

“话说一半!”,于梦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便也没再多问。

“东子和阿安一直对我以及对这个岛忠心耿耿。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也不曾有半点背离之心,虽是手下,但在我心里都是兄弟”

于梦认真的听着,只是有点好奇,他今天好似与平日不同,不仅话多了些,人也好像温柔了许多。

“难怪他们两个看见你了,却还是很随便的样子,原来是你纵容的他们”

慕寒笑了笑看着于梦,随后将她搂入怀中道:“只要忠心,纵容一点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