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情不知所深 > 第二章: 初见岛主人

“你是谁…别走……”睡梦中的于梦不停的说着梦话,紧紧的拽住被子,表情时而着急时而痛苦。

梦中她到了一个医院,一群人正围着一个病床,每个人都哭丧着脸。她很好奇,躺在病床上的是谁,便走近了去看。只见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躺在那里,呼吸衰弱,生命垂危。于梦吓的身子连忙后退,“我怎么躺在那里,我死了?”

“你还没死,我走了你才会死”

于梦朝着声音方向看去,见她背对着自己,她扯过她的身子,“你是谁?”

那人回头,“我就是你啊!”

“啊——”终于在一声惊吓中弹起身来,她扶着头拼命的回忆着梦境,大脑却依旧一片空白!

我没死?这是哪儿?于梦呆坐在床上,这一次醒来,环境与之前简直天差地别。如果说之前是地狱,那这里便是宫殿,是皇宫、她拍了拍身下的床,软和而又有弹力,心想着这才是床该有的样子嘛!

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于梦吓的连忙拿起床旁柜上的一本硬壳书,随时准备着攻击着进屋子的那个人。

脚步声越来越近,是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叫沈行司,一米九的个子,穿着黑色的风衣里面是一套蓝色的西装,将他原本修长挺拔的身材呈现的更加的有型,他的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面带着痞笑的向于梦走了过来,随手将风衣脱下,搭在了一旁的沙发椅上。

于梦拿着硬壳书指着沈行司,不由的有些害怕道:“你别过来”,手中的书不但没有扔过去,反而捏的更紧了。

沈行司坐到于梦床旁将她手中的书拿了下来,随意的翻看着“你还真是命大!”

“是你救了我?”

“不然还有谁?”沈行司起身扬起嘴角,等待着于梦的跪谢,谁都知道只要给钱她,她就算以身相许都是在所不辞!何况这次救了她的命。

“那谢谢你啊”于梦漫不经心的说着,根本没去在意他说的话,一直在打探着这个房子,同样类型的符号出现在她的眼前,沈!这莫非就是林茜口中的沈副总?这里便是那日看见的那座别墅?她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还座岛上。

于梦自言自语道,“一定是在做梦!”举起手朝自己腿上重重打了一下,“啊~好疼!这不是梦!”

“你在干嘛呢?我和你说话你能不能认真点!一句谢谢说的这样言不由衷,怎么?不想被救?”沈行司没想到于梦竟是这副态度,这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于梦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刚刚被自己打红了的大腿“抓我来这里准备干嘛?”

“什么叫我抓你在这里,是我救了你”

“那你救我然后把我抓来你这里,想干嘛?”于梦看着眼前的沈行司,心中充满疑惑。在这里人命如蝼蚁,他作为这里的副总,凭什么会救一个奴隶,肯定有阴谋!便将被子一掀起身下了床,准备离开!

却不料被沈行司一把拉住“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识好歹!”

于梦朝他翻了个白眼,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脸部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问道:“我想问一下,这里是哪里啊?”

“呵——你千方百计的来到这里,接近这里的主人,盗取能源,你于梦会不知道这里是那里?”沈行司笑了笑,带着些嘲笑的语气看着于梦说道。

“你认识我?”

“大名鼎鼎的于梦,谁不认识啊?我也不跟你废话,我救了你,你就得报答我!”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出名了,还把大名鼎鼎的于梦”于梦低着头自言自语道,一边模仿着沈行司的语气。

“你又在嘀咕什么呢?”沈行司有些拿她没办法,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老老实实的看着自己说话。

“没什么,您说,您想我怎么报答你?”于梦被捏住下巴,皱着眉头看着沈行司,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这般可怜与无助的模样,竟惹的沈行司不由的笑了出来。

“衣柜里有你等会要穿的衣服,好好打扮,我在楼下等你”沈行司说完便松开了于梦。

“去哪?”

“你会知道的”沈行司说完便拿起沙发椅上的风衣搭在了右手臂上,走出了房门。

于梦打开衣柜门,一件黑色的V字低胸裹裙呈现在她面前。于梦看着眼前的衣服,摇了摇头发出啧啧声音,这沈副总竟然喜欢这种调调的!咦~

于梦拿起衣服走进了浴室,脱下身上的衣服,她看见身上的伤口都给涂了药膏,伤疤也渐渐淡了一些。心想着:他真这么好心?还替我涂药了?

她对这个岛以及这座岛上的人疑惑越来越多,浴室喷头的水从她的头顶淋下,流到她的脚趾。她闭着眼睛感受着这股热气给她的身体带来的温暖,这股温暖让她能有短暂的安心。

洗完澡她对着镜子开始收拾起来,身材娇小皮肤白皙水嫩的于梦,随便化点妆,涂上一点口红,便足以惊艳四方。换上沈行司早已经准备好的裙子,带上面具,走了出去。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会去哪儿,她只知道她不能违抗。

走下楼,便看见沈行司站在别墅的门口,他的背影是那样的挺拔,身穿西装站在门口,像是电影里面的王子在等待着自己的公主一样。

“我好了”于梦快步走到沈行司身边说道。

沈行司转过身看向于梦,裙子将于梦的身材呈现的恰到好处。虽然她身上的伤口还是清晰可见,却仍然不影响她的美,掩盖不了她的气质。

“把面具取下”沈行司看着于梦温柔的说道。

“这里的规矩……”于梦话没说完,就被沈行司一把将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我就是规矩”

取下于梦的面具沈行司忍不住呆看了好一会,她竟这么美!

嘴里却言不由衷的说道:“还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于梦听着沈行司的话白了他一眼,心想着要不是老娘自己长得好看,你这衣服能穿的出来吗?

沈行司拉着于梦快步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在车上沈行司时不时看向于梦。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却感觉到她好像与大家口中形容的不一样,可是当初她为了钱背叛了主人,这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

于梦坐在车里看着窗外,天已黑,整座岛屿也像是被黑暗吞噬。过了一小会儿,车子缓慢停了下来,沈行司替于梦打开了车门,随后拉着于梦的手下了车。

在这栋房子外面,便已经能够感受到里面的热闹,音乐声,嘈杂声充斥着耳朵。

“沈副总好”门口的守卫见了沈行司连忙齐声道好,门上有个大招牌,用着特殊符号写着“不夜岛”。

于梦心想着:他果然是这座岛屿的副总!

“愣着干嘛,还不快跟我进来”

于梦回过神来连忙小跑的跟上了沈行司,走了进去,里面的声音更加震耳欲聋。

“这是哪里?来这里干嘛啊?”于梦捂着耳朵看向沈行司道。

沈行司看着于梦的样子,甚是好笑,对着她的耳朵大声说道:“酒吧啊,问那么多,跟我走就是了”

穿过一个个人群,只见不夜岛里每个人都在摇摆着身体,展示着自己的魅力,好像谁也不想输给谁,五颜六色的灯光肆意的闪烁着,映照在那群笑的花枝乱颤的女人身上,以及那群不怀好意的男人脸上。

于梦紧紧的跟在沈行司身后,与那群陌生男女身体的碰撞让她有些不舒服。连忙拽住了沈行司的衣角,沈行司看了看一旁的于梦,她低着头,衣角被她紧紧拽着,好像害怕走丢的孩子一样。便笑了笑,搂着她的肩膀,两人走进了一间包厢。

打开包厢门,一股浓浓的烟酒味扑鼻而来,于梦站在沈行司身边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包厢里面的人物,突然眼神与坐在沙发正中间的男人眼神交汇,吓的于梦赶紧收回了目光,低下头。

“慕总,您看这不是于小姐吗?”包厢内一男子,他叫东子,看见于梦便阴阳怪气的说道。

坐在沙发中间的男人便是东子口中的主人慕寒慕总,他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面部的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但他眼神却透着一股寒意与怒火,一般人根本不敢与他对视。

于梦随着沈行司坐在了沙发上,低着头,不敢再东张西望。

“你很怕他”沈行司瞧了一眼慕寒转头看向于梦说道。

“谁怕他了?我只是不知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那你就是怕我咯”

慕寒阴沉着脸看着沈行司和于梦,两人竟在他的眼皮底下有说有笑,心里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便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不苟言笑。

“主人”保镖阿正端正的站在门口叫道,慕寒这才收回目光,转头看向阿正示意他进来,阿正弯下腰来在他耳边说道:“今天白天沈副总回来时,抱了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正是于小姐”说完便出去了。

于梦听见阿正叫他主人,立马抬头看向慕寒,原来他就是这里的主人,掌握着所有供电的能源矿石,以及山下无数人的性命!想到这里于梦的手早已捏成拳头,恨不得将他捶成猪头,丢进海里!

“肯定是他抓我到这个岛上的!”

“什么?”

“没什么~”

一个温暖的手掌放在了她的拳头上,于梦这次冷静下来。

“过去,让他好好看你这招人喜欢的脸蛋”沈行司笑着说道。

于梦不可思议的看着沈行司,愣了几秒,随后冷笑着对沈行司说道:“你和他果然是蛇鼠一窝”

“你不是一直问我带你来这里干嘛吗,带你见他还不好?难道不是你梦寐以求的!”

于梦不屑于再听他说什么,站起身来直径走到慕寒身边。随手在桌子上拿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了慕寒道:“主人,是否愿意赏脸”于梦轻蔑的笑着说道。

慕寒的眼神愈发冷漠,并没接过于梦手中的酒杯。

于梦笑了笑随后将酒杯高高举起,朝慕寒的头顶泼了下去。包厢内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沈行司更是对于梦的举动大吃一惊,她怎么敢?平时可是连说话声音在他面前都不敢大一点的人。

“红酒洗头感觉怎么样?”于梦继续笑着看着慕寒说道。

慕寒偏着头盯着于梦,随意的抹掉了流在脸上的红酒。一把抓住于梦拿着酒杯的胳膊往后用力一推,按在了放满酒的桌子上,掐住了她的脖子。手中的酒杯掉落在地,桌上酒瓶和杯子也被撞倒在地,摔了个稀碎。

包厢内的那群女人见状,吓得尖叫地跑了出去。她们都太清楚慕寒的脾气,生怕待会儿殃及了自己。

“找死吗?”慕寒靠近于梦的脸,淡然的说道。

不管于梦如何挣扎,慕寒都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手上的力气越来越重。

“你有本事你就掐死我”于梦在挣扎中声音越来越脆弱,手拼命的在桌子上胡乱抓着。终于抓到了一个酒杯,想也没想便拍碎在了慕寒脑袋上。

慕寒皱了下眉头,更加愤怒道:“这才几天不见,胆子竟这么大了”说完便捏住她的肩膀一把将她甩在地上。

于梦倒在地上,忍不住的拼命咳嗽。地上的玻璃渣直接刺破了她的肌肤,血液顿时间染红了地面。

“自不量力”慕寒背对着地上的于梦不屑说道,说完便走出了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