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秦二世 > 第465章 一个月内筹集三十万大军的粮草!
    尉常寺身份特殊。

    司马师清楚一个人能够成为大秦国尉,到底具有什么样的能力,如今的尉缭还很年轻,他将会在大秦国尉的位置上,持续数十年。

    而嬴高是大秦公子,不论是夺嫡还是未来继位,国尉府官署都是极为重要的一环,这一刻,司马师自然是清楚,一旦尉常寺出事,将会成为嬴高与尉缭之间,不可拔出的一根刺。

    若是尉常寺身死,会让嬴高本来很顺畅的路,一下子变得无比艰难。

    作为属下,自当为主分忧。

    在这一瞬间,司马师就决定他要派遣最精锐的人前往大月氏。

    哪怕是冒着快要暴露的风险,司马师也在所不惜,在他的心中,整个靖夜司也没有嬴高重要。

    只要嬴高安然无恙,一个靖夜司随时都可以建立。

    .........

    这一刻,铁鹰脸上满是懊恼,早知道尉常寺一个人会牵扯这么多,他就一定会劝阻嬴高,应该在当时就选择一个简单的人前往大月氏。

    此时此刻,只有嬴高神情淡然,他比司马师等人看的更加的清楚,尉常寺前往大月氏还有活着回来的可能,其他人前往必死无疑。

    真正的大才,往往在危险的情况下爆发出超越平常的求存能力,这样的人,为数不多,而尉常寺便是其中之一。

    而且尉常寺不是单纯的武将,他的口才也不错,有勇有谋,是最适合前往大月氏的人选之一。

    虽然尉常寺的身份特殊,但是终究是没有他特殊,若是尉常寺出现意外,对于他的未来是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对于嬴高而言,这些影响不足以改变大势。

    因为不管是嬴政还是嬴高都是一个对于自己极端信任的霸主,臣子的话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决断。

    心中念头闪烁,嬴高收回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司马师:“尽快将尉常寺的消息带回来,同样的咸阳来人快要到了,让靖夜司的人小心一点,别让人杀了他们。”

    “诺。”

    现在的西海郡很复杂,甚至于整个咸阳都复杂,不管是么蒙毅还是马兴都是嬴政的使者,他此刻属于借调。

    一旦两个人在西海郡之中出事,不管是是不是嬴高所为,他都要为此负责,最重要的是,他的部署将会彻底被打乱。

    .........

    三天后。

    蒙毅与马兴两人赶到了西海郡之中。

    “臣蒙毅,马兴见过嬴将!”

    看着许久未见的马兴以及蒙毅,嬴高轻笑一声,从长案之后长身而起,将两人扶起,道:“一路跋涉而来,两位辛苦了!”

    “为了大秦,臣等不辛苦!”

    在嬴高面前,两个人都很低调。

    因为他们都清楚眼前这个少年的恐怖之处,更加的清楚,这个人在大秦之中的地位,到底有多么的特殊。

    光是战功,就足以让他们正视。

    “马兴,由你接手西海郡郡守,一个月时间,一个月之内,本将要西海郡能够为三十万大军承担三个月的粮草。”

    嬴高直视着马兴,语气凝重:“告诉本将,你有没有信心?”

    闻言,马兴脸色一正,连忙站起身来,对着嬴高肃然一躬:“请嬴将放心,属下一定会完成此事,保证大军粮道不绝!”

    “嗯!”

    微微颔首,嬴高将目光看向了蒙毅,沉吟了许久,道:“蒙毅,将父王交给你的任务交给其他人,由你担任后军大将,保证三军器械的更换充足。”

    “告诉本将,你做的到么?”

    这一刻,书房之中气氛为之一变,不管是马兴还是蒙毅都神色肃然,他们都清楚,这是军令。

    此刻尚未接下令,还有转圜的余地,一旦接令,在后来发生了意外,必然会军法从事,大秦之中,军法之严厉天下皆知。

    心中念头闪烁,蒙毅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他心里清楚,他若是不接下这一事,以后的军中,只怕是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而且这也是一个机缘。

    蒙恬封侯,对于他还是有很大的刺激。

    他虽然认为蒙恬很强,但是蒙毅也不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废物,正因为如此,蒙毅远比马兴等人更渴望成功。

    就像是此刻的王离一样,由于王翦以及王贲的出类拔萃,这让王离对于封侯拜相之心,彻底的成为了的执念。

    一想到这里,蒙毅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对着嬴高,道:“属下奉命,若是属下做不到,当军法从事。”

    “嗯!”

    点了点头,嬴高对着蒙毅一笑,:“同样的你也有一个月的时间做准备,两位都是国尉府官署的官吏,对于这件事比本将更为的熟悉。“

    “大军后顾之忧,本将就拜托二位了!”

    这一刻,蒙毅与马兴神色肃然,直视着嬴高断然大喝,道:“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看到这一幕的嬴高,嘴角浮现一抹璀璨的笑容,斩钉截铁的声音传来:“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这是大秦朝野上下最大的誓言。

    这一句话一出,就意味着彼此会全力以赴,更何况不管是马兴还是蒙毅在离开咸阳之前,都被明确的告诫过,在西海之中一切以嬴高的命令为准。

    他们虽然是朝廷的人,但是这里嬴高才是主人,他们只是胁从。

    秦法昭昭,大秦军法更为严峻,若是嬴高杀了他们,咸阳之上都没有多说什么。

    服从!

    大秦军中服从才是唯一的要求。

    马兴目光幽深,在心中思考了许久之后,朝着嬴高,道:“嬴将,三十万大军三个月的粮草是否太少了?”

    “要不要属下联系孔雀商会以及剑南商会以及巴氏商会等先行筹集一批粮草,唯有如此才能让大军无后顾之忧。”

    “不需要!”

    嬴高拒绝了马兴的建议,然后他对着马兴,道:“战争,有一种方式叫做以战养战,大军需要粮草只是在前期。”

    “满地都是牛羊,我大秦三军可以就地采食,你的任务很重,不光是筹集粮草,还有接收大军打下来的土地,不断地推行大秦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