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秦二世 > 第464章本将要他大月氏,万里花灯化鬼火,盛世王朝做鬼国!
    “嗯!”

    将手中的茶盅放下,嬴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蒙毅的请求。

    作为老子,嬴政对于公子高还算是了解,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嬴高的性格,任何的东西,只要是进了嬴高的手中,想要在吐出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怕他下令也无济于事。

    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便可以将一切的罪责推过去,而且大秦也不是因言获罪的国家,他嬴政也是一个昏聩无能的王者。

    更何况,一直以来嬴政都信奉一件事,那便是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坐镇咸阳,不会轻易插手军中指挥的原因。

    嬴政有自知之明,他心里清楚庙算能力天下无双,但是临阵指挥大军的能力,远远不及王翦以及嬴高等人。

    最重要的是,他贵为秦王,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自然是不能亲自离开咸阳。

    他作为秦王,只需要保证能够驾驭群臣便是了,而不是需要亲自上战争,直面刀剑。

    而地图的作用,更是极为的重要。

    嬴政想要的是知道大秦的每一寸土地,对于它们能够做到了如指掌,不管是为了将来的国计民生以及治理地方,还是将来用兵都是关键。

    所以,他宁愿蒙毅自己找人,也要保证地图的精确。

    .........

    西海郡郡守府。

    嬴高望着天空,有些无聊,棋盘已经准备好,但是棋子都尚未入局,他只能在这里打发无聊的时光。

    “嬴将,咸阳传来消息,蒙毅以及马兴将军前往西海!”司马师的脸上有些凝重,整个人更是显的风尘仆仆。

    “嗯!”

    微微颔首,嬴高示意铁鹰将水袋递给司马师,心中念头闪烁,他了解嬴政,为了夺取铁矿脉以及解除西北的隐患,保证盐湖的利用,嬴政不可能会拒绝这样的要求。

    更何况蒙毅是嬴政的铁杆,更是国尉官署的一员,嬴高的要求并没有错误。

    所以一直以来,对于咸阳的决定,嬴高从来没有担忧过。毕竟嬴政是一个千古一帝,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明君,自然不会在这里卡自己。

    唯一让嬴高心中有些担忧的便是前往大月氏的尉常寺了。

    他有信心一举击溃大月氏以及戎狄联军,但是嬴高更喜欢万无一失,更何况,他还需要南下极南地,绝对不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要不然,将会无限期的拖延自己拿下极南地的时间。

    大秦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准备,若是他在极南地之上拖得时间太久了,将会影响嬴高介入兼并六国的统一大战。

    长这么大,嬴高还一直都没有怎么出过秦国,他也想要借着战争这个空挡,见识一下中原大地之上的山山水水,大好风光。

    所以,嬴高想要介入大秦兼并六国的战争。

    对于嬴高而言,只要是他想要介入,就算是嬴政也不会阻止,但是唯一的点便是嬴高需要提前结束对于西北的征伐以及南下极南地的战争胜利。

    这个时代,留给山东六国的时间不多了,但是同样的留给嬴高的时间也不多了。

    这一点,嬴高心知肚明,所以他才想要一战而兼并戎狄,然后举重兵,征伐大月氏,整合仆从军然后南下极南地。

    沉吟了许久,嬴高朝着一旁的司马师沉声,道:“司马师,有尉常寺的消息么?”

    尉常寺前往大月氏,基本上就是看运气,自从尉常寺前往之后,便没有一点消息,生死不知,到了大月氏没有也没有人知道。

    而且一直以来,也没有消息传来,这让嬴高心中多少有些迟疑。

    尉常寺是一个人才,而且还是奉他的命令前往,更是尉缭的嫡长子,这个人不仅是关系到了这一场战争中,大月氏在前期之中的立场,更是关系到了他与尉缭的关系。

    总不能尉常寺因为自己而死,还要保证尉缭对于自己有好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父亲之情,血脉之情。

    都是最关键的感情,除了王室之中,一般的家庭,很少有杀子弑父的事情发生。

    “禀嬴将,靖夜司早已经渗透大月氏多日,但是一直没有消息传来,尉常寺入大月氏国都,只怕是我们的人没有得到消息!”

    司马师目光闪烁不定,在心中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靖夜司没有消息传来,要么是没有联系上,要么就是尉常寺在半路上出事了,死在了茫茫天地之间,他没有得到消息。

    但是这个话题太过于称重,在没有得到确凿的证据之前,他不敢妄下结论。

    喝了一口茶水,嬴高沉吟了一刻钟左右,朝着司马师,道:“立即加大人手前往,不论生死,都要找到尉常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纠结了一下,司马师朝着嬴高,欲言又止,道:“嬴将,若是尉常寺不幸......”

    手中的茶盅放下,嬴季昌手握在了剑柄之上,语气平淡,但是这一刻却杀机冲天而起:“那本将便提重兵踏破大月氏,为尉常寺报仇,用一国生灵为尉常寺祭奠!”

    “若是尉常寺身死,本将要他大月氏,万里花灯化鬼火,盛世王朝做鬼国!”

    .......

    闻言,铁鹰与司马师对视一眼,两人眼底深处皆是掠过一抹震动,很显然,不管是铁鹰还是司马师都没有想到嬴高杀心如此之大。

    除此之外,他们心下了然,果然不愧是大秦公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嬴将,纵然是尉常寺死了,也要利用一番。

    这样的心机,让人感觉到头皮发麻,但是在这样的人手底下,却让他们感觉到了巨大的依靠,只有算尽天下事,才能保证损失最小。

    一念至此,司马师朝着嬴高肃然一躬,道:“请嬴将放心,属下一定会带来尉常寺的消息!”

    在这一刻,他也是察觉到了尉常寺不是一个普通士卒,他的死,注定要掀起无边风云,不光是在西海,更是在咸阳。

    所以,作为嬴高的属下,他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将这一切的危机消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