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妖孽狂医 > 第1421章 鬼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和李锋谈好,付龙生第一时间就带着夫人离开了九龙山庄,这里是李锋的地盘,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



    上车后,付龙生特意将自己的贴身保镖何军叫来坐在他身边,冷声对他交代道:“军子,李锋刚才很痛快就跟我达成了交易,看来先锋被绑架跟他铁定有关系了。接下来你给我盯死他和他的那些手下,找到他和那些绑匪联系的证据,等把先锋救出来后,我们致他于死地!”



    付龙生眼中杀气腾腾,他故意服软,便是以退为进的一招。一旦李锋露出马脚,他会毫不犹豫把李锋拍死。



    何军是付龙生安保团队的队长,是个很有能耐的人,没跟着付龙生做事前,此人在道上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很多时候付龙生跟道上人有某些合作,也都是何军负责去沟通。



    听了付龙生的话,何军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这就是付龙生信任他的原因,管得住嘴,做起事来也毫不含糊,套用最近比较流行的一句话,那就是人狠话不多。



    何军直接在半路下了车,没有跟着付龙生他们回黔阳宾馆。之后,他随手招了辆出租车。



    “老哥去哪?”出租车师傅问道。



    “人民医院。”



    何军随口道。



    到了位于另一个市辖区的人民医院,何军再次招了辆出租车,这次又去的是一个比较出名的酒店。



    就这样,何军连着打了几辆车,一直在黔阳市去兜兜转转,期间他还换了一身衣服。



    最后,他才来到位于南明区的一家私人诊所。



    “身体有什么问题?”



    穿着白大褂,看年纪应该在三十岁左右的男医生冷漠问道,何军点上一支烟,在医生皱起眉,有些厌恶的目光中说道:“我想见齐胜强,你帮我找到他,我给你应有的报酬。”



    医生脸色彻底冷下来:“你是来捣乱的吧,我还有别的病人,没事就请便,不送!”



    何军自顾自抽了口烟,缓缓道:“我知道你是个鬼医,你也别怀疑我的身份,我不是条子。”



    鬼医,在国外又叫暗医。



    很多与黑帮有关的影视作品里都有这样一段剧情,帮派分子在火拼中受伤后并不去正规的大医院治疗,而是到一些环境恶劣的小诊所黑诊所治疗,并且付出比正规医院还高昂的治疗费用,这些剧情里面的医生,便被称为鬼医。



    医生沉默了片刻,站起来:“你跟我来。”



    何军注意到这个医生的腿脚有些不便,一瘸一拐的,又看向对方的脖子后面,皱起眉:“你当过兵?”



    对方瞥了他一眼,扯了扯背后的衣服,挡住脖子和背部过渡处的弹痕,冷冷道:“跟你无关。”



    当过兵,懂艺术,何军有点好奇这医生是个什么来历了,不过,这种好奇也只是维持了片刻便消失了,现在可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



    医生带着何军走进阴暗的手术室,问道:“你跟齐胜强认识?”



    “不认识,也没见过,只听过名字。”何军摇头道。



    “那就把你的名字和来历告诉我,他见不见你我是他的事,但我的报酬不能少。”



    医生坐下来,从抽屉里的十几部古董棒棒机中挑出一个,又选了张新的号卡装上。



    “黑兵,岭南,你这么跟他说就行了。”何军抽着烟在医生对面坐下来,随意打量这间简陋手术室的陈设。



    医生并没有任何的诧异,拨通电话,对着那边报了何军说的名字和来历,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医生放下电话:“对方答应见你,今天晚上,凤山九里坪。”



    “谢了。”



    何军将烟头掐灭,起身掏出钱包,从里面数出一百张崭新的老人头:“这些够了吧?”



    “多了。”



    医生默默数出来一半,将剩下的一半推回给何军。



    何军诧异的挑了挑眉,医生面无表情道:“我只拿我该拿的钱,不送。”



    “合作愉快。”



    何军收起钱,走人。



    傍晚的时候下起了大雨,何军开着一辆从二手车租赁市场弄来的一辆长安逸动,来到了黔阳市郊的凤山九里坪。



    到了约定的地点,一辆黑色的雪佛兰探界者早已等在那里,双方确认身份后,车上突然下来两个人,二话不说就把何军摁在车前盖上,双手反剪捆住,戴上头罩。



    以何军的实力,其实很容易就能在这种情况下反杀这两个人,但他还是任由他们将自己赛进了后备箱。



    随后探界者启动,应该是在下山,小半个小时后,何军终于被摘下了头套,此刻他已经置身在一个农家院里。



    堂屋里灯光大亮,一个裤腿卷起,皮鞋上全是稀泥的中年汉子坐在矮凳上,正在抽烟。中年汉子满脸横肉,形容狼狈,眼里却散发着浓浓的狠厉,盯着何军。



    “就是你想见我?”



    “齐总就是这么待客的?”何军笑道。



    齐胜强使了个眼色,一个手下用刀子将捆住何军的黑胶带划开,何军抖了抖酸麻的手,对那个齐胜强的手下说:“麻烦把我烟还我。”



    刚才他被搜过身,衣服裤子全给扒了,此刻只剩下一条裤衩穿在身上,所有东西都被搜走了。



    从对方手里接过烟盒,已经被雨水弄潮了,何军也不在乎,直接抖出两支烟一起点燃叼在手里,狠狠吸了两口,才笑着走到堂屋的廊檐下,看着齐胜强。



    “齐总现在真是狼狈啊,当年你十几岁可就成了香滩14K出了名的双花红棍,97之后香滩黑帮没落,你潜伏了一些年,回到家乡黔省发展,很快便被周元龙倚重,成了他跟前红人,怎么现在只能沦落到躲在农家小院的下场?”



    齐胜强面无表情的抽着烟,冷然道:“也是,自然没有你混得好。你当年在和胜和也已经能到自己当老大的地步了,后来跟了个岭南的大老板,这些年更是如鱼得水成功洗白。”



    齐升强突然抬头,咧嘴一笑:“对了我想问问,给那种大老板当狗,做脏活儿的滋味怎么样?要是好的话,我也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