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妖孽狂医 > 第1119章 捉摸不定的叶红拂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蜀中、黔省、滇省、渝州,这西南三省一市,包括江城所在的荆北省为代表的中部六省,十个省市,华国一小半国土的地下世界,都因为宼文白的死动荡了起来。



    这些省市,或多或少都有道上势力在追索叶红拂的下落。



    不仅如此,寇凌虚和殷长空还各自发动在公安方面的力量,甚至寇凌虚为此事去了一趟京城,和公安部一位实权领导进行了沟通,于是全国各地的通关口岸都开始严查了起来。



    当然,他们都知道像叶红拂这种一直被暗中通缉的人,是不可能从正规渠道出入境的。一些非正规渠道的出口,也在寇凌虚和殷长空强大的人脉关系下发动了人手死死盯着……一张天罗地网已经布置好,两个怒火上头的大枭要让叶红拂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寇凌虚是真的怒了,当年和张文荟分开,确实是出于往上爬的需要,才抛弃张文荟选择了现在的妻子。他一直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在大学时期就已经展现出了这种野心,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但是当他得知张文荟给他生了个孩子后,他开始默默关注这个被他抛弃的女人,甚至有了很多的愧疚。张文荟能带着幼子在浙省的小镇上平安长大,离不开他的暗中照顾。之后他还悄悄影响了宼文白的人生轨迹。考上浙省的名牌大学、报送研究生、出国留学。



    宼文白或许真的是滩扶不上墙的烂泥,在北方高等商学院留学期间不知死活的搞大了当地黑道大佬女儿的肚子,被当地黑道追杀,逼得宼文白连学位证都没拿到就匆匆逃回了国,也是寇凌虚给他擦屁股。



    那时候寇凌虚已经对这个儿子有些失望了,但生性刚愎自用的寇凌虚还是没放弃宼文白,龙生龙凤生凤,他寇凌虚的种不可能是废物。



    于是他让宼文白去了殷长空手下做事。



    没想到,这个龙种还没彻底成长起来,就被叶红拂一剑抹了脖子。而根源,居然只是武安国这样一个小人物。



    他恨死了武安国和叶红拂,还有叶红拂后面的刘佛海,这个女人,只有刘佛海才能指使得动。



    他联系东瀛那边有合作的暴力团,要把武安国和刘佛海弄死,弄死武安国很顺利,可刘佛海这头老狐狸却很机警,就在丸山组准备动手之前,他自己主动犯了点小事被千叶当地警方拘留了。



    丸山组再猖狂,也不敢在警方手里玩花样,于是刘佛海照样逍遥自在。



    “刘佛海,你等着!”



    得知消息的寇凌虚当即气得摔了杯子,同时咬牙切齿的吩咐手下:“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被刘佛海摆了一道的寇凌虚只好自己咽下这枚苦果,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叶红拂,报丧子之仇!



    接连几天,关于叶红拂的一些消息慢慢传开。据说她在渝州出现过一次,渝州某个区的大佬派了手下十几个得力人手追杀她,却被她反杀两人再次遁走。



    隔了一天,她又在湘南省出现,这次她差点死在当地道上高手的手里,可最后还是被她绝地反击,反杀那高手后继续消失了踪迹。



    “泸市,渝州,湘南……难道红拂大师准备去寇凌虚的老巢荆北省!”李锋在地图上把叶红拂一路传出过消息的地方做了标记,然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叶红拂竟然是逐渐在朝着荆北省而去,这个猜测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叶红拂去荆北省做什么?难道他要去江城朝寇凌虚下手?



    李锋额头隐隐冒出冷汗,冷静下来细细一想,现在叶红拂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在这种严密的封锁下根本没可能逃出境。她仗着艺高人胆大,一路去江城,拿下寇凌虚,说不定是个自保之道。



    但是寇凌虚作为六省大枭,身边强者如林,要是那么好对付,他早就死了一百遍了。



    就在李锋为叶红拂捏一把冷汗的时候,第二天,又有消息传来,这次叶红拂出现在黔省。



    湘南上接荆北,西南连着黔省,两地都可去得,于是李锋一下子糊涂了。难道叶红拂的最终目标不是寇凌虚,而是殷长空?



    叶红拂一出现在黔省,整个殷长空集团都紧张了起来,几个月前那次“叶红拂式恐怖”他们还记忆犹新,对这个女杀神,包括殷长空自己在内都有种心惊胆寒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薛凝脂找到了李锋。“殷长空为了应付叶红拂,又和佛子教合作了,他请了佛子教的高手做外援。”



    李锋诧异:“原来你们一直都知道叶红拂的存在,那为什么没对她采取行动,侠以武犯禁,她在你们看来肯定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薛凝脂撇撇嘴:“叶红拂刺杀宼文白,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和动荡,上面迟早是要对她采取行动的,但却不是现在。正好拿她做诱饵,将殷长空和佛子教引出来,到时候一网打尽。而且她动手很有分寸,所以上面的意思是再观望观望。”



    “钓鱼执法也能说得这么义正言辞,真佩服那些当领导的。”李锋讽刺了一句,薛凝脂瞪了他一眼:“别说废话,我来是问问你,你是不是和叶红拂有联系?”



    李锋顿时警惕起来:“我联系她看嘛,这场好戏我不下场,一边看戏就行了。”



    薛凝脂盯着他,见他一脸坦然,最后点点头:“如果能联系上她可以告诉我们,我知道她那个徒弟魏强就在你这里做保安队长。”



    “调查组看来是盯上叶红拂,想利用她了。”薛凝脂走后,李锋坐在那沉吟半晌,又捋了一遍现在的局势。



    接下来几天,叶红拂的行踪忽南忽北,一下朝荆北方向去,一下朝黔省方向去,令人捉摸不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手下已经没多少可用之人的殷长空再次作死,请动了佛子教的高手入境,帮着追杀叶红拂,他自己仿佛一点没察觉到一张铺开好几个月的大网,正在慢慢朝他收拢要将他装进去。



    就在这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联系上了李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