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妖孽狂医 > 第1059章 哪里热闹,哪里就有吴公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朝阳,你们进来!”考虑一阵雒冰还是服从了季如兰的命令,把别墅里另外几个保镖叫了进来。



    砰砰砰……!



    等季如兰简单冲了个凉水澡,换上一套干净衣服出来,战斗已经结束了。李锋倒是没被打得半死,几个男保镖却鼻青脸肿了,雒冰是个女人,李锋留了手,不过也没让她好过,肚子上挨了一拳,捂着肚子忍痛在那听李锋训话。



    “你们啊,出手别太死板,要灵活点。现在你们没在部队了,给人当保镖,遇到的情况各种各样,所以不能再用部队里那老一套。哎,还是不专业……”



    李锋一番话把几人说得很惭愧,季如兰听得心烦,烦躁的对他们摆手:“都是放屁!出去,都出去,被人打了还老老实实当学生,我都替你们丢脸!”



    “多谢指教。”几人冲着抱了抱拳,面红耳赤的出去了。



    “季小姐,我可是再给你这帮保镖喂招,是为了你以后的安全着想。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骂我。”



    “只要你离我远点,我就很安全!”季如兰恨恨的坐下来,准备喝水,一看刚才那杯茶已经到了李锋座位面前,只剩下了三分之一。顿时又大为火光:“你拿我的茶喝!”



    “谁让季小姐不好好招待客人,我只能自食其力了。”李锋拿起茶杯把最后的茶喝光:“放心,喝之前我看了,季小姐没动过这杯茶,要不然被子上会有一股香味。”



    说着还吸了吸鼻子。



    “够了!”季如兰恼火不已,这个李锋初见还没什么,怎么越接触越觉得这家伙就是个无赖。她让人再送来两杯水,然后冷着脸说道:“继续刚才的话题,让你去打黑拳,不是为了我打,是为岭东系打,广家和水头帮也要派人参战。”



    “什么意思?”李锋并不知道三系已经约定好要以地下黑拳的输赢解决争端,诧异道:“三系解决问题靠打黑拳,太儿戏了吧。”



    “呵,你觉得儿戏?”季如兰鄙视的看他一眼:“随便派几个人打场拳,热闹热闹,又能解决问题,你觉得儿戏?那你说,黑道火拼、商业竞争、官场倾轧这三个,比起打场拳,哪个方式更好?”



    “当然是黑拳比赛。”李锋点点头,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那你为什么让我去,我既不是岭东人,也不是岭东女婿,跟你们岭东有半毛钱关系?”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季如兰一听这话就狠狠瞪了他一眼:“别废话!答应还是不答应,不答应那你还欠着我一个条件,呵呵,下次的条件就没这么轻松……”



    “别说了,我答应!”



    李锋倒是干脆,能早点还完这女人的人情也好。他问道:“广天岚和水头帮都要派人上场,那我岂不是可以正大光明的教训他们,报之前绑我妹子的仇?那我到时候再带一个人好不好。”



    “你说你那个叫温铁军的手下?我听说连广天岚都对他看重得不得了。”季如兰点点头:“行啊,你能把他们全部打败更好,也能显显我们岭东系的威风,季家和岭东系这些年都太低调了。”



    谈完正事,到了饭点,季如兰没留李锋吃饭,李锋见这女人对自己避之不及的样子,有意试试她:“季小姐,我来的时候不让我喝水也就算了,现在都答应你了,连顿饭都不让吃。季小姐就这么怕我?”



    “谁怕你!我是怕我家……”季如兰口快,说到一半醒悟过来,直接转身进了屋:“我还有事,没功夫和你吃饭,自己找地儿吃去!”



    “关季家人什么事?”



    李锋摇头嘀咕了一句,离开了翠湖别墅。



    拳赛很快就开始了,定在当天晚上。就在羊城某家娱乐城的拳场里,这娱乐城是岭东人开的,广家和水头帮的人对这里都挺放心。



    由于牵涉到几个派系争端的解决,所以今晚的拳赛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不乏各派的高官或者有影响力的大商人,都默默到来。



    岭南人有个特点很有意思,土豪很多,而且讲究财不露白。有些穿着花衬衣大裤衩,踩着人字拖坐在路边小摊上西里呼噜喝粥啃包子的小老头,看起来跟普通小市民没什么区别,说不定就是个资产亿万的大富豪。



    所以今天晚上,娱乐城来了不少人,许多人都是能低调就低调,毕竟是有影响力的人物,被人知道来这种地方看打地下黑拳的,好说不好听。



    “马总,哈哈,你也来看比赛啊了,今天可是热闹啊!”



    “郑部长,您也来了……”



    这样打招呼的一幕随处可见,大人物们或尴尬或热情,然后找到个地方坐下来,默默等着比赛的开始。



    人群里,有几个人挺活跃。



    “吴公子,听说这次广府和水头的事是你搞出来的,你行啊,这样都没被你老子抽死,我佩服!”一个三十岁的青年略带嘲讽的说道,跟着他来的几个人就笑。这吴公子没脑子是众所周知的,这次更是酿成大祸。不过都这样了,居然还明目张胆的带着女人往这里凑,这几人也不免有些惊讶,吴晓阳溺爱这个儿子真是溺爱过头了,迟早要出事。



    吴公子也带了一群人,一听这话就冷哼一声:“关我什么事,是他们自己要闹,没我他们也要闹起来!”



    “这话倒是说在点子上了,行了,你玩你的吧,高兴就好。”那青年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带着同伴走了。



    吴公子身边一个年轻人好心劝道:“公子,我看我们还是走吧,你现在来这里确实不太合适。”



    这人的老子是吴晓阳一个部下,老子给人当狗,儿子也给小主人当狗,当时市郊那套别墅就是他名下的,一帮狐朋狗友经常在那里胡作非为,什么无遮大会、贴面舞会、人体盛宴那是常有的事。



    “有什么不合适的,老子就要留在这里,看他们能把老子怎么样。再说了,我今晚可是下了注的,要是赢了,又是好大一笔钱进账!”



    吴公子有些心虚,为了面子却梗着脖子说道。他没听老子吴晓阳的话跑去狮城避风头,一直偷偷留在羊城。今天听说这里有热闹,就带着狐朋狗友赶了过来。



    他吴公子就是这样一个人,羊城地界上,他真不怕谁找他麻烦,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吴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