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妖孽狂医 > 第920章 丧家犬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佛海被殷长空派人截下的事,不仅惊动了李锋,亦惊动了其他的大佬们。



    谁也没想到,今天一天之内会发生那么多的事。上午刘佛海才在刘公馆金盆洗手要退出圈子呢,大家也都乐见其成,毕竟在地下圈子混到这个程度的能全身而退是真的不容易。



    哪知道大家才离开刘公馆各回各家,刘佛海转眼就从天堂跌到了地狱。黔省大佬殷长空趁势出手,要对蜀中下手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武安保镖公司的老板武安国却是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在省城的能量亦不容人小觑,能撑起省内最大的保镖公司,各方各面的关系人脉都不是盖的。只是刘佛海强势,所以他一直活在刘佛海光芒之下,再加上本人对道上这条路也没多大野心,之所以还一直活跃在这个圈子,没有像其他一些人那样事业做大后就洗白,还是因为保镖这个行当比较偏门,必须要在这个圈子里有足够的话语权影响力。



    作为和刘佛海走得比较近的人,刘公馆的常客,他比别人更清楚一些内幕。他知道刘佛海背后是有位背景通天的大人物的,所以连省里何副书记那么强势的一个人,即便看不惯刘佛海也拿对方没办法,任刘佛海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荡。



    同样的,方寸金也是那个大人物的人。当今天在刘公馆,刘佛海指使宋青玉杀了方寸金后他就知道,刘佛海反水了,彻底背叛了背后那个大人物,甚至把刘公馆这么大一个产业、省里地下圈子的标杆拱手送给了李锋。



    当时他一颗心就变得冰凉,总感觉要出事,刘佛海那么急匆匆的想要出国,一定是怕那大人物的报复打击。



    所以当他得知刘佛海刚离开省城不到两个小时,就被殷长空堵了个正着,他就明白是刘佛海背后那个大人物出手了。这样的能量让他感到恐惧,听说刘佛海身边人都死光了,是靠着叶红拂这个大杀器才杀出重围逃出升天。



    如果换成是他,除了死,还有别的结果吗?



    武安国想想就觉得心寒,生怕牵扯到这起事件里去,赶紧把办公室的电话线拔了,手机关机,打算隔岸观火,今天之内谁都别想联系上他……其实他害怕刘佛海背后那个背景通天的大人物找到他,让他做什么事,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法拒绝对方。



    与武安国一同想法的人还有很多,都不想参合进这件事。至于殷长空想来蜀中,让他来吧,跟着谁不是混。



    这边,李锋等人一路到了叙州,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在约定的地点,李锋见到了乔装打扮过的魏强。



    此刻的他早就脱去了那身油腻肮脏的厨师服,换上了皮夹克牛仔裤,嘴上粘了胡子,确认没有问题后,走过来拉开副驾驶门坐在了温铁军身边。



    “李锋老弟,我魏胖子没看错人。”魏强惨白着一张胖脸,接过李锋递过去的烟贪婪的吸了一口,才吸进去一半,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用手捂着嘴,停止咳嗽放开手时李锋看到他掌心有些血色。



    “魏大哥受了内伤?”李锋递了瓶水给他,皱眉问道。



    魏强苦笑:“殷长空手下有高手,要不是我师傅救了我,我这条小命就交代了。”



    李锋点点头:“行,那我们回秦城……军子,开车。”



    “哎……李锋老弟你不能这样啊,佛爷和我师傅还在叙州呢,你不能光救我啊。”魏强急了,搞不懂李锋为什么突然就要打道回府。



    李锋冷笑:“我是来救魏大哥你的,原本就想着顺道帮刘佛海一把。我大老远的跑来,他反倒怀疑我别有用心躲着不出来……我李锋还没这么贱,热脸贴人冷屁股。”



    魏强赶紧求情:“老弟,看在我面子上行不行,我其实也看不爽刘佛海那老王八,可我师傅还跟着她呢,他要是活不成,我师傅也得死,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你就当给我面子……我承认,刘佛海是怀疑你的用心,还指点我在人流多的场合跟你见面,怕被包了饺子,你知道的,他疑心要是不那么重,在道上也混不到今天了。”



    “算了,那就再给你个面子,带我去见刘佛海吧。”李锋摆了摆手,魏强喜笑颜开,拍拍温铁军的肩膀:“兄弟,我给你指路!”



    刘佛海是个老狐狸,逃命的经验也很丰富,他没选择躲在偏僻不易寻找的地方,反而是闹事的一个家庭旅馆里,这里大都是矮小的房屋,小街小巷到处都是,加上人流多,殷长空就是在嚣张也不敢让他手下的人在这种地方动手。



    地下圈子本就是个见不得光的圈子,一般的平民百姓或许见到街上几个混混就以为那是黑社会了,其实哪有那么简单。真正地下圈子里的争斗是不会让一般人知道的,真要被知道了,也就离被严打不远了。



    刘佛海选择在这暂避风头,只要白天人多,他们就是暂时安全的,除非殷长空能指使得动警方来抓他们。



    李锋再见到刘佛海,便被他的狼狈闪了下眼睛,完全想不到,现在这个愁眉苦脸一脸焦虑的半百老者,会是之前那个气度俨然,一举一动都极有气派的佛爷。



    “半天不见佛爷,如隔三秋啊,怎么搞成这样。”



    刘佛海听出李锋话里话外的嘲讽,苦笑一声拱了拱手:“让李锋老弟见笑了,就别叫我佛爷了,现在我就是条丧家犬。请李锋老弟见谅,刚才让魏强去南广场那边等你,实在情非得已,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算了,我理解。”



    李锋摆摆手,从南广场跑这边来开车都用了快半小时,可见刘佛海这厮的警惕,不过这也是李锋佩服他的地方,什么时候都心思缜密,这样的人难怪能活这么久。



    他看向盘膝打坐的叶红拂:“红拂大师没受伤吧?”



    叶红拂站了起来,看了眼他旁边的洛天衣,对李锋说道:“没受伤,就是体力消耗巨大,人老了,赶不上年轻的时候。”



    “红拂大师剑法高绝,能从殷长空派来的高手中杀出重围,就没有老……现在直接回省城?”



    刘佛海说道:“现在我身家性命就交在李锋老弟手里了,全凭你做主。”



    “那就走吧。”



    李锋哼了一声,暗骂这老杂种无耻,看穿了他是非要救魏强和叶红拂不可,当然放心他了,因为要是不救他,就救不了另外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