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妖孽狂医 > 第467章 送一套房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去洗澡!”



    看到李锋走进来就在餐桌坐下,沐沧澜拿筷子敲了下碗沿,旁边的于倩就在那偷笑看热闹,见李锋看过去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沐沧澜虽然态度不怎么样,至少不像以前那样直接板着冷脸吩咐他,敲筷子这事沐沧澜以前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我在名媛会所洗了。”李锋站起来,却不是洗澡,只是洗了个手。



    “名媛会所。”



    沐沧澜皱了下眉,不由扭头看了眼李锋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锋哥,你跟名媛会所的老板洛天衣到底什么关系。”吃完饭,于倩偷偷拽着李锋问。



    “不是说了吗,以前就认识的朋友。你又想打听什么。”李锋敲了她一下,小丫头喜欢八卦的性子他真没办法。



    “哼,我好心提醒你你还打我!”于倩揉着额头不满的瞪他一眼,还是忍不住说道:“你以后最好别在嫂子面前提名媛会所和洛天衣了,你一回秦城就去了名媛会所,我看嫂子好像有点不满了。”



    “不至于吧,你嫂子又不跟你一样。”李锋一句话激怒了于倩,狠狠在他脚上踩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我小肚鸡肠咯?算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别怪我没提醒你!”



    看小丫头蹬蹬的跑上楼,李锋倒是有点疑惑起来,难道沐沧澜真对他一回来就去名媛会所有了不满?



    李锋在这种事上反应很迟钝,一点没想通,直接上楼进了沐沧澜的卧室,却没看到她,原来是在隔壁健身房里踩平衡车。



    “刚吃完饭,别急着锻炼。”李锋走过去把平衡车的阻力调小了些,让她保持一个散步的体力消耗,接着他也和沐沧澜一起运动了一个小时,沐沧澜那点小小的不高兴也彻底不见了。



    “你怎么又进来了?”看到李锋厚着脸皮跟着进了自己的房间,沐沧澜无语的问。



    “额,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别管我,我就随便坐坐。”李锋不管她怎么用眼神逼视自己,就是不出去,搞得沐沧澜很无语,只能去洗澡。



    看到穿着睡衣走出浴室,脸颊被水汽蒸得绯红的沐沧澜,李锋吞了下口水。以前他觉得看到美女就流口水的男人很LOW,现在才知道,那只是没碰到能让他流口水的女人而已。



    现在的沐沧澜,就让他垂涎欲滴……



    第二天上午,神清气爽的李锋准备去人民医院看温铁军。对方受伤的第二天他就去了省城,这些天一直没过问,他有点过意不去,毕竟是帮自己做事。



    正巧,陈秀媚也要过去,听说后直接让玉蝶开车送了她过来。



    “锋哥,谢谢你。”



    李锋一坐进车里玉蝶就说道,她虽然被开除出队伍,但一直和水神她们有着联系,这次的事也是她告诉水神的。血燕的人被杀了个一干二净,燕无道被抓的事她也已经知道,现在对李锋充满了感激。



    “过去的就不说了,好好跟着你三姐就行。”李锋挺为她可惜,作为当初朱蝶里最小的成员,刚加入不久就被开除了,这几年一直跟在陈秀媚身边当司机,自然没有在军队里的前途好,好在陈秀媚对她跟亲姐姐一样,而且这里也比在朱蝶这种经常执行任务的队伍安全多了。



    “锋子,回省城去看过姗姗没有?”陈秀媚问道,把董珊珊送回来,她在省城陪了一天才回秦城,实在是秦城有事,必须要她做主。



    “没有。”李锋摇摇头,他一直想着对付陆千机的事,把董珊珊给忘了:“我明后天应该要去省城,见下董副省长请他帮个小忙,三姐你倒是跟我去吧。你跟董副省长关系亲一些,我怕他不答应我。”



    陈秀媚好奇的问:“什么忙?”



    “主要是想找关副局长帮下忙,我跟他又不熟,只好让董副省长帮忙说句话。”要抓陆千机,自然要在省城,李锋这次不准备让洛天衣出手,毕竟对方是陆家,洛天衣虽然能在省城呼风唤雨,但比起陆家还是差了不少,没必要给洛天衣招惹一个可怕的敌人,虽然以魔女的性格,就算陆家也不会太在乎。



    “你想错了,你把姗姗救了回来,老领导现在对你感激得不得了。而且他要是不帮你,姗姗怕都要跟她爷爷闹。现在就算没我做中间人,你在省里也有了老领导这个大靠山。”陈秀媚开了句玩笑后答应了明后天和他去省城一趟,她也想去看看董珊珊,小妮子这次是真的被吓坏了,回家的时候见到她爷爷就哇哇大哭,晚上睡觉也做了好几次噩梦。



    到了医院,温铁军躺在病床上,正被陆小雅照顾着吃早饭。



    看到这里李锋又有些过意不去,陆小雅母亲刚出院,未婚夫又重伤住了院,没日没夜的照顾,难为了这个坚强的女孩子。



    “锋哥,三姐,你们来了!”看到两人,温铁军撑着要坐起来。



    “坐下,你伤还没好玩吧,别扯动伤口。”李锋按住他肩膀。



    “已经好多了,再住十天就能出院。锋哥三姐,谢谢你们来看军子。”陆小雅跟两人打招呼。



    温铁军小腹上缠着绷带,有点不好意思的拉过被子盖住,问道:“锋哥,听说你去了巴塘,血燕怎么样了?那个燕王抓到了吗。”



    “燕无道直接被我废掉,血燕老巢也被我跟军队的人一起捣毁了。”李锋看了眼陆小雅,没说血燕的人被杀光的事。



    “那就好。”



    温铁军咧嘴笑了起来,他两次受伤都跟血燕有关系,此刻听说血燕被灭也很解气。



    “军子,好好养伤。”



    在温铁军病房里呆了一会儿,李锋和陈秀媚就站起来告辞。陈秀媚这时掏出一串钥匙递给陆小雅:“小雅,这串钥匙收好。我在高铁站那边选了套房子,就当你们小两口的婚房,等军子好了让他来乐天找我,我让人带他去把房子过户了。”



    陆小雅一下就跟拿了块烫手山芋一样,赶紧摇头把钥匙递回来:“三姐,一套房子那么贵,还是高铁站附近的房子,我们不能要!”



    陈秀媚接过钥匙直接扔给温铁军:“军子你收下,你帮我和锋子做事,受了这么重的伤,一套房子我都嫌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