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视先锋 > 131:东叔的野心
    “华叔!”

    林耀拎着大箱小箱的补品,一脸热情的来到了林耀华的病房。

    华叔住的是单间,里面非常豪华,电视,冰箱,沙发,书桌,衣柜一应俱全,看上去跟豪华酒店差不多。

    他进去的时候,华叔正穿着病号服,一条腿被吊在医疗架上,躺在床上看报纸。

    出事当晚,辉叔用谈判为借口,约华叔到辉煌酒楼喝茶。

    华叔的汽车被动了手脚,半路就出了车祸,所幸当时开的不快,撞断了几根肋骨和一条大腿,保住了一条小命。

    说实话,林耀对辉叔的下手方式挺想不通的。

    既然要下手了,玩那么多花样干嘛,往车上装个G4,或者准备个RPG,既简单又实用,保证一发入魂。

    好吧,辉叔的儿子林三宝,是被林灿用车祸的方式干掉的,辉叔想一报还一报他理解,只是苦了辉叔留下的孤儿寡母。

    “阿耀来了!”华叔听到招呼抬眼看来,看到林耀手上拎着的东西,回答道:“来就来吧,还带这么多东西,下次不许跟华叔见外了。”

    “华叔,下次我一定不不敢。”

    说着,将东西放在地上,又从果篮内拿出苹果洗了起来。

    洗好苹果,林耀坐在华叔身边,拿出水果刀削着果皮,开口道:“华叔,灿哥怎么没在?”

    “这小兔崽子,哪是在医院伺候我的性格,八成跑到哪个病房里跟人打牌去了。”

    华叔骂骂咧咧的说了两句,随后又对着林耀问道:“听说你当上三房房头了,工作上没遇到困难吧?”

    林耀手上不停,一边削苹果,一边叹息着:“三房的问题是有不少,需要费心的地方很多,估计一时半会也整理不清。”

    “哦,都是什么问题?”华叔不经意的问道。

    林耀答道:“主要是人事安排,辉叔走得太急,我又根基不稳,房内的族老们想法很多。”

    “偏偏,我手上又无人可用,不得不倚重这帮人,有什么事都得商量着来,说好听点我是房头,说不好听了谁听我的?”

    “没那么严重吧?”

    华叔有些不信,质疑道:“我可听说几位族老的后辈们,现在都是跟着你干呢,尤其是林永泉,他不仅是三房族老,同样还是塔寨村的村委,他的儿子林振宇被你许以重任啊?”

    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别看华叔躺在床上,连床都下不了,塔寨的风吹草动别想瞒过他,自然不会听信林耀的一家之言。

    林耀将削好的苹果切开,放在华叔的床头的果盘里,笑道:“华叔,振宇是振宇,永泉叔是永泉叔...就像辉叔是辉叔,我是我,三房是三房一样,有时候得拎清了说。”

    华叔拿起一块苹果,吃了两口,反问道:“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林永泉是辉叔的人,不是我的,我用起来不放心,他也不会像对辉叔那样对我。”林耀语气微顿:“您说是吧,华叔?”

    华叔沉默不语,他从林耀口中听到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意思。

    后林宗辉时代的三房,终究不是林宗辉时代的三房了,林宗辉留下的顾命大臣,在林耀这个新天子眼中,有几分价值很难说。

    一时间,林耀华觉得很没意思,他跟林宗辉斗了半辈子,胜利之后,对手没了,他不但失去了喜悦,反而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想一想,时间过得真快。

    一晃他们就老了,下面的年轻人也该上位了。

    当年,如果自己没有对...

    哎,还想这些做什么,林三宝的死时也命也,不死带来的麻烦会更大。

    林宗辉三子一女,林三宝是最像林宗辉的。

    这种像,不是长得像,而是眼界,手腕,心机,与年轻时的林宗辉简直一般无二。

    让他成长起来,对二房的威胁太大,保不准今天死的就是他。

    .....

    华叔在胡思乱想,林耀还在继续往下说:“华叔,我琢么着,先稳定个一年半载,然后该提拔的提拔,该下放的下放,三房的族老们,最好还是由我指定的人担当。”

    “现在的这些族老,都是跟着辉叔东征西讨的老前辈了,该享福了,让老前辈们如此劳累,我心里过意不去。”

    呵呵!!

    华叔突然笑了,什么过意不去,还不是为了培养班底,清理林宗辉留下的人。

    这个阿耀,跟宗辉真是两种性格。

    林宗辉心里有算计,嘴上却什么也不会说,是个很闷的人。

    林耀不一样,他能将自己的小算盘讲的正义凛然,让人无话可说。

    咦?

    华叔心中一动,暗想道:“他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夸夸而谈的林耀,华叔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林耀一直在强调如何淡化林宗辉的影响,将三房变成他的三房,一副今朝不与旧日同的模样。

    华叔是何等聪明的人,稍一寻思便有了答案:“林耀在求和...”

    是了,一朝天子一朝臣,林宗辉已经死了,属于他的时代过去了,塔寨三巨头的时代也结束了。

    林耀的三房,和林灿的二房没有直接矛盾,起码没有他和宗辉那种不死不休的矛盾。

    二房和三房的斗争,看来是时候告一段落了了。

    未来,该有的利益之争不会少,可你杀我,我杀你的情况很难再上演。

    “阿耀,论智谋,你真的比阿灿强,辉叔没把三房所托非人。”

    华叔想明白之后,由衷的赞叹着。

    林灿是他的儿子,他非常了解,勇则勇矣,却没有这种太极功夫。

    太极功夫有什么好处,说话不用太直白,猜到了就是猜到了,猜不到就是猜不到,不至于留下话柄。

    从林耀的话语中来看,他有跟华叔服软的意思吗?

    没有,但是他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白,不想再斗下去了,希望二房与三房重归于好。

    很高明的太极推手,不从政真是可惜了。

    华叔脸上带笑,忽然道:“拿下亚洲市场,是东叔很早就考虑的一步棋,现在这步棋下完了,下好了,目的达也到了,你想知道第二步棋怎么走吗?”

    额??

    林耀楞了一下,不知道华叔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疑问道:“适合我听吗?”

    华叔脸上的笑意更浓,回答道:“怎么不适合,你都是三房房头了,村里的事难不成还能背着你,背着塔寨八百户村民?”

    听到这话,林耀正襟危坐,等待着华叔的下言。

    华叔也没让他久等,直言道:“其实这件事,过几天东叔也会跟你说,我早说一些,也早让你有个准备。”

    “以前,咱们塔寨做的是欧洲生意,这个你是清楚的,一个月要出2一3吨的货到欧洲。”

    “现在,再加上亚洲的份额,生意比以前翻了一倍不止,一个月起码要做5一8吨的货,才能供应的上两个大州的销量。”

    “份额多了,赚的钱多了,这是好事。”

    “好事,也能变成坏事,比如说咱们塔寨,常态下每天只有六七百公斤的产量,加班加点的生产,最多也是像这次一样,一星期生产五吨,决不会再多了。”

    “你可以想象一样,以后要是每月生产八吨,各方面的压力会有多大。”

    “算上备料,运输,八吨货最少要12一15天,相当于一个月内,村子要开工最少半个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耀想了想,回答道:“不安全!”

    “对,太不安全了,目标也太大。”

    华叔接上之前的话,轻声道:“所以东叔的第二步棋,就是再创办一个塔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