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第三十九章 你早没遇到他,早遇到他早就变小弟了(新年大吉!)
    “向惊飞还没联系上吗?”

    “没有,他谢邀后就匿了,是真的匿了。”

    “……”

    “抱歉,大哥还没有选出来,是我们不够团结!”

    “唉!”

    听着月关那头低低的一声叹息,呓语有些歉然。

    让潜入敌后的同志寒心了啊!

    没有一个大哥的缺陷确实暴露无遗,各自为政的他们,一拥而上战斗时,倒是没问题,可一旦转为明枪暗箭的交锋,真正的威胁力其实连战狂团队都不如,现在更是拖起了后腿。

    幸亏她冰雪聪明,随机应变,高瞻远瞩,机智过人,军衔征召了月关。

    如果没有他,现在还不知道无名强成什么样了……

    果不其然,月关的声音又传来,带着温和的安慰:“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赶快去拜剑山庄,一定要先一步阻止向惊飞,事不过三,如果无名再有突破,甚至反过来得了几分天魔之秘,我肯定会暴露,你们接下来也难了!”

    “记住,事不过三!”

    “明白!”

    呓语一惊,第一时间召唤出了一头翡翠幼龙,赤足踩在龙头之处。

    她的梦境修炼到了现在的程度,下一个层次就是化为完整存在的异世界,【魔兽世界】的翡翠梦境就是极好的参考。

    因此呓语弄到了一头幼年的绿龙,研究它们得传于伊瑟拉的自然和梦幻之力,也顺带成为坐骑。

    “我们要赶在无名之前,去拜剑山庄,阻止向惊飞!”

    “走!”

    ……

    “你们飞过来了?”

    在三名半神的合力下,不到半个时辰,就跨越千里,从阳昆府到了拜剑山庄,向惊飞感到了队友的出现,诧异地迎了上来。

    不至于吧?

    神裔自然也有团队集结,之前四人说好,他们各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尝试,一旦哪一位有成功的苗头,立刻就通过团队集结将其他人拉过去。

    可现在向惊飞是不愿意接受帮助,呓语三人也反对,却突然眼巴巴地赶来,这倒让他有几分感动。

    然而孙炎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向惊飞,你不要动了。”

    向惊飞眉头一扬:“什么意思,我们之前不是定好,各自尝试自己的办法吗?”

    呓语道:“现在情况有所变化,我们这样分散力量,不仅成功不了,还会给无名不断探清我们的虚实,不断洞察我们的弱点,事不过三,我们已经犯了两次错误,不能再眼睁睁看着你犯第三次。”

    “不一样的,我的能力与你们不同,你们成功就是成功,失败就是失败,两者清晰分明,我的天魔之力就算被无名阻止了,剑界也会被污染。”

    向惊飞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解释道:“到那个时候,接下来就进入我最擅长的领域,我会不断引出剑界的魔性,甚至引出无名心中的魔意,让他堕落成剑魔!”

    “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事实上无名可能借此领悟出剑血浮生之类的大招,驾驭魔性,实力再增一分!”

    呓语摇头:“何况如此一来,月关就危险了!”

    向惊飞冷笑:“所以最害怕的,是那个月关,他这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却来让你们来阻止我,区区一个征召的工具人罢了,死了就死了呗!”

    在他看来,月关完全是工具人,不,应该说所有军衔征召的轮回者,都是工具人,并且是免费的。

    免费工具坏了,会有人心疼吗?

    会。

    呓语就很明确地道:“不要说气话,我们现在很需要月关,你不顾他的死活,也不顾胜负吗?”

    向惊飞环抱双臂,声音一冷:“我没有说气话,反倒是你们被操控了!我们都是半神,更是神裔,平时无所不能,可一旦落于下风,心态也不免失衡,纠结于各种失败的风险,有意思的是,每当这个时刻,人与其选择相信自己,反倒习惯于下意识求助别人,让别人为他拿主意,这样再度失败时,就能推卸责任!”

    “不是我的错!”

    “是我听了别人的话……”

    “该死的,如果当时不听就好了……”

    他惟妙惟肖地表演起来,最终总结道:“我的天魔之力,就是这样趁虚而入的!月关也做了类似的事情,他塑造出了智者的形象,然后无形中给你们灌输,自己做决定是多么可怕,不如放弃思考,把选择权交给智者,才能获得成功,结果你们就来了!”

    孙炎和异脑脸色变了,有些难堪,呓语却颔首道:“你说的不错,月关能在低星级具备偌大的成就,拥有心机技巧,再正常不过,但这些是他的自保手段,无所谓的,我们本来也是互相利用,关键是我们确实败在了无名手中,你又比我们强吗?”

    向惊飞明白了,双眼微微凸出,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之色,舔了舔嘴唇:“所以根源不在月关,而是你们不信我,或者说,怕被我超过?”

    气氛一变。

    矛盾放在台面上了。

    向惊飞看向呓语,表情扭曲,颜艺夸张。

    呓语背于身后的手掌,五指上则萦绕起翠绿色的光泽。

    而孙炎看看,走到呓语一边,异脑则退后几步,示意两不相帮。

    “来了!”

    不过下一刻,双方没有打起来,因为向惊飞看向拜剑山庄的上空。

    那里看似天朗气清,空无一物,正下方却摆设了一座奇异的祭坛。

    这座祭坛乍一看上去,有些像是铁王座,十几米高,由上千把利剑堆积熔铸而成,威猛霸气,在拜剑山庄内,倒也不是十分出奇。

    拜剑山庄虽然习惯跟神剑说拜拜,但基础设施还是做得很好的,再加上历年来,不知道出产了多少剑器,剑离在这里建造一个剑坛,比起其他地方要轻松许多。

    “老祖宗,归来吧!”

    而剑离手舞足蹈,在剑坛上跳了一阵,然后双手高举,浑身血脉沸腾起来。

    哪怕没有发生徐福那种隔壁老王的情况,他与剑岳已经隔了十几代,血脉早已稀薄,必须加固后,才能作为准确的指引。

    这些向惊飞早已布置完成,他俨然是精通空间的阵法大师。

    于是乎,在呓语、孙炎和异脑看来,剑离很快变成了一道火柱,于脚下剑坛的支持下,成为了相当清晰的定位。

    虚空波动起来,一个个晶莹剔透的方块浮现,隐隐构成一条通道。

    元天剑诀!

    剑岳要从剑界回归了!

    “这样吧,我们打个赌!”

    向惊飞昂起脖子,看着自己的杰作,开口道:“月关说无名会先下手为强,我觉得无名只会被动迎敌,一旦我对了,你们就来全力帮我,并且物尽其用,把月关点了,给无名制造一次最大的麻烦,如何?”

    呓语没有经过迟疑,点头道:“好,不过我要加一个条件,如果你失算了,就要同意选出一个大哥,并且不故意捣乱!”

    “行啊!”

    向惊飞大展双臂,发出邪异的笑容,一团蠕动的阴影在身后浮起,最终变为另一个自己。

    这不是分身,也非替身,而是一种能量体,双目充斥着凄厉狰狞的血色,满脸透出饥渴、残暴、乖戾、渴求……

    这些是与生俱来的欲望,即便改变生命形态,成仙成神,也难以彻底根除的魔性!

    “天魔之身!这家伙认真了!”

    呓语三人目光一凝。

    神裔四人组内,最为深不可测的,就是向惊飞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他能使出什么样的手段。

    或者说,经过漫长的积累,他使出什么样的能力,都不奇怪。

    这样的敌人,自然可怕。

    面对掌控剑界,如今浑天宝鉴又晋升到玄宇宙的无名,向惊飞依旧自信满满。

    实力可以改变,性格却不会,他自忖不是什么聪明绝顶,多智近妖的智者,但天魔之力能够模拟目标人格,这点太过可怕了,就算是那些真正智者,也要暴露无遗,所以区区月关的小手段,岂能动摇……

    “不对!”

    但是下一刻,向惊飞的脸色变了。

    因为通道开启后,出现的不是剑岳,而是一张酷似无名的面庞,并且挥洒剑气,一瞬间布置下天罗地网。

    结果什么都没击中。

    “慕应雄?”

    可向惊飞四人已经判断出,来者正是无名的义兄慕应雄,剑道修为顶尖的剑中皇者。

    而慕应雄手持始皇剑,施展的赫然也是元天剑诀,越界来到了拜剑山庄之上,显然是冲着向惊飞来的,结果打了个空。

    “不孝后人剑离,拜见老祖!”

    下方剑离恭恭敬敬地拜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后,抬起来一看,不禁愣住了:“慕长老?”

    慕应雄冷冷地看着他,剑离面色剧变,冷汗涔涔,看了看左右:“慕长老,如果我说自己是在祈雨,你信吗?”

    慕应雄都懒得废话,剑指一出,直接封住了剑离的穴道,然后目光如电,看向周遭。

    毕竟实力有差距,神裔四人组的位置,他没能发现,但呓语的语气中,已经有着庆幸和一丝若有若无的得意:“怎样?月关是不是料事如神?”

    这倒不是幸灾乐祸,主要向惊飞之前的话太不好听,说得她好像提线木偶一样,难堪之后,不免要找回场子。

    呓语也不是察觉不到她所受的影响,只是神魔之下,没有谁能十全十美。

    人家智者就是吃这碗饭的,能够料敌动向,洞察先机,再正常不过。

    向惊飞一顿分析猛如虎,结果呢,不也失败了?

    “难道说,那时我吸纳剑气时,无名就做出了调整,不让自己的真实性情暴露出来,创造出了假象?”

    向惊飞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以无名在浑天宝鉴上的造诣,血苍穹之力确实可以办到这点,但这种手段实在惊人,完全不像那个老实人天剑啊!

    下意识,向惊飞也有了庆幸之感。

    如今看来,剑界之内,真的会有一场鸿门宴在等待!

    不过下一刻,他的目光重新坚定下来:“不对!我还没有输,这也许只是无名的虚张声势!他还没有炼化剑界,我的天魔之力进入,绝对是弊大于利,不能迟疑!”

    心念一动,向惊飞挥手,身后的天魔之身化作无形之光,直冲天宇。

    他真正的目标,本来就不是剑岳,而是剑岳回归人世所开启的通道。

    现在来的是慕应雄,但通道依旧,天魔之力还是能渗透。

    可就在这时,一道绿芒闪过,后发先至,截住了天魔之力。

    向惊飞转头怒视:“你干什么?”

    呓语冷声道:“愿赌服输!”

    向惊飞道:“我愿意选出大哥,选你都行,但你为什么阻止我?”

    孙炎火了:“向惊飞,我们是一个队的,你跟自己人玩文字游戏,有意思吗,你既然看错了,就该放下不必要的骄傲,信任月关的推测,省得造成更大的损失。”

    向惊飞看着异脑也站到了呓语一边,知道事不可为,恨声道:“你们坏事了。”

    “不,我们救了你!”

    呓语努了努嘴,众人看向西南方,就见一艘剑形飞机以最快速度接近,战机尚未到达天穹,一道身影已经飞出。

    无名。

    之前慕应雄扫视,神裔四人组毫无压力,但此刻无名到来,他们立刻警惕起来。

    “玄宇宙!”

    感受着那股蕴含着星河宇宙生灭的无穷意境,向惊飞都沉默下来。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短短三日不见,无名确实比起那时四人围攻时,要强了一大截,怪不对呓语三人这么紧张。

    只是他总觉得,自己的天魔之力没有渗入剑界,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当然,时机稍纵即逝,经过这个阻拦,那慕应雄到来的通道也已经封闭,向惊飞再也没有机会了。

    机舱之内,黄尚本体暗舒一口气。

    他最为忌惮的,就是向惊飞的天魔之力。

    因为这股力量损人不利己。

    天魔之力是一滴墨汁,滴入水中,哪怕散开,也污浊了,滴入剑界,后果可想而知。

    剑界不仅是现阶段的力量供应源,更能作为日后的驻地雏形,打下无与伦比的根基,自然不能出现这种污染。

    而用呓语三人阻止向惊飞,他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毕竟四人虽然不合,但矛盾具体到什么程度,向惊飞的智慧又能否看出蹊跷,甚至能不能赶上都不清楚。

    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好在这回,利用事不过三的惯性思路,向惊飞被阻止了。

    神裔四人组的第一波反扑,成功消弭一空。

    剑界危机解除,黄尚看向狂徒:“考虑得怎么样了?”

    狂徒知道他说的是之前提出的,将这个世界的其他轮回者分为两大阵营,要么依附神裔,要么对神裔下手,然后先下手为强。

    这种铁血手段,听起来很爽,可真正实施起来,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那是一场轮回者内部的厮杀与血洗,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因此就连狂徒这种灭绝人性的生化博士,与战神商议后,都觉得不能轻举妄动,此时也敷衍道:“我们还在考虑。”

    黄尚点点头:“哦!”

    如果接着劝说,狂徒已经想好了说辞,但就这么没下文了,却令他有些惊疑不定起来,眼珠转了转问道:“龙行那边有消息吗?”

    黄尚摊摊手,一言不发,看向下面的拜剑山庄。

    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这个重要的剧情势力内,至少有十名轮回者存在。

    狂徒顿时难受起来。

    难道龙行要下手了?

    龙女那个女人,平日里温柔贤淑的样子,一脸官人每次都把我插得很好看的白素贞笑容,实质上真正发起飙来,有多么残暴,他们可是领教过不止一回了,骨子里面可从来不是个善良的人,她还真的可能杀伐果决……

    有鉴于此,狂徒眼珠一转,和战神密语了几句后,对着黄尚道:“我们愿意和龙行在这个世界放下恩怨,总要表示出诚意,就以此事为契机,如何?”

    黄尚继续点头:“哦!”

    转身,则将狂徒的这句话外带解释,转给呓语。

    呓语接到后,面色微变:“战狂和龙行联手,要拉拢其他轮回者,组成对付我们的同盟,一旦有不愿意加入的,就直接清洗,真是好魄力!”

    向惊飞并不奇怪,也不着急:“没关系,我们分头拉拢,很快就能聚拢一群势力!”

    分头对付无名不成,分头拉拢轮回者还不行吗?

    排除神裔的身份,他们都是半神,又富有又强大,这种强者想要招收盟友,最是容易不过了。

    “不,有一件事情必须提上议程了,选举一位临时指挥者!”

    呓语琢磨了一下,觉得事不宜迟,看着三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既然我们谁都不服谁,我提议这个大哥,干脆让月关来当!”

    “什么?”

    “你开什么玩笑,让一个四星级的,对我们发号施令?”

    孙炎和异脑立刻就炸了,向惊飞也露出错愕之色:“你没昏头吧?”

    呓语道:“当然没有!异脑,你不要觉得我是在藏私,实际上选择月关,是最好的办法,因为他没有内部的利益关系!”

    此言一出,三人安静下来。

    他们心知肚明,谁当队长,谁就理所当然地拥有最大收益。

    四人谁都希望自己能第一个成为神魔,又岂会让别人占大头?

    从这点来看,月关确实适合。

    呓语又道:“而月关已经证明了他的布局能力,我们接下来本就要采纳他的建议,他不也就相当于指挥?这个指挥,只会在这个世界,甚至只会在解决无名之前生效,你们所要舍弃的,就是一点骄傲罢了!”

    向惊飞完全明白了呓语的意思,笑道:“挑选首领,要么最强,有本事让所有人服气,我们四人实力相当,显然不行;要么就最弱,让其他人不必担心真正的威胁,又有决策力和行动力,月关就是这样的选择,你这是要选个宋江出来啊!”

    宋江武功低微,人长得丑,社会地位不高,威望也并非江湖好汉中的第一,偏偏成了梁山一百零八好汉之首,这其中是有道理的。

    呓语干脆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异脑冷笑道:“那你去问问他,我觉得他不敢!”

    呓语立刻联系,并设定为公放:“月关,你之前不是提出,为了对付无名,必须劲往一处使,有一人来发号施令吗?”

    就听那边回道:“是的。”

    呓语深吸一口气:“我们决定选你当指挥者,成为我们的临时老大!”

    那边一静,声调拔升:“别开玩笑……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实在是太荒谬了……我难以胜任!”

    听着这断然拒绝,四人脸色微微放松。

    别说其他三位,如果一口应下来,指不定呓语都要反悔。

    你什么意思啊?

    是不是等着当我们的大哥?

    现在月关要明哲保身,这反倒符合了神裔的利益。

    你都成老大了,还不可了劲地怼无名?

    否则无名第一个灭掉你!

    呓语道:“你不用推辞,也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们给你最大的权限,一切都是为了打倒无名!”

    那边的语气愈发紧张,第二次推让:“真不行!真不行!”

    呓语又说了,见月关真的不肯,终于道:“我以上校的身份命令你,必须当老大!”

    三让不受的流程走完了,那边沉默良久,才深深叹了口气:“好吧,不过我真要有命令,你们的执行度……”

    呓语直接保证:“这你放心,只要你的命令有理有据,不是荒谬至极,我们绝对百分百执行,不会阳奉阴违,否则选出指挥权,又有什么意义!”

    那边依旧沉默,呓语知道一位四星级的小同志,还是有思想顾虑的,便对着另外三人使了个眼神。

    孙炎、异脑和向惊飞表情古怪,各自酝酿了一下感情,最后异口同声道:“大哥好!”

    月关顿了顿,终于应道:“你们好啊!”

    指挥权定下。

    喊完之后,孙炎嘟囔了一句:“特么的,真没想到,老子还有给人当小弟的一天……”

    向惊飞在后面幽幽地道:“你没早遇到他,早遇到你早就变小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