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香港1968 > 115【五年写文,三本扑街】求月票
    “…一条幽静的小巷中,连阿雨抬头仰望,那是一潭清澈的近乎见底的蓝天,那蔚蓝之中,悠闲的游着片片云朵,不禁抬起手指,仿佛指尖暮然间也被染成了蓝色,在这片蓝色之中,浮云朵朵,似乎映衬出了孟晓云那张总是嘴角带笑的脸……”

    香港大学单人教师宿舍楼里,霍耀文手上拿着钢笔在泛黄的稿纸上写着《云》的最后结尾,作为一本以女性为主的言情小说,这本书的内容不同于之前的《甜蜜蜜》,主要是以女主角连阿雨从国外回到香港后,走过曾经那熟悉而今又陌生的街道,所对往事的追忆,算是以倒叙的手法,借助女主人公回忆往事来展开她跟孟晓云从相识相爱到相别的唯美故事。

    这本《云》的字数不多只有二十万字左右,比之前的《甜蜜蜜》还要少几万字,主要是因为这本书从头到位都没有在现实中出现过男人公孟晓云,全都是以连阿雨的回忆来塑造这个喜欢笑喜欢静静的躺在草地上看天空的孟晓云。

    等写完最后一个字,霍耀文也没有去审读稿子改写错字什么,而是直接把稿纸塞进了公文包里,换了一套西服准备出门。

    前天李瀚祥拜托青木出版社的总编方正德,联系上了文学世界的邓麦基,然后又通过邓麦基联系上了霍耀文,说今天下午他会从坐飞机来香港,二人约好了在港岛的镛记酒家见面。

    下了楼,霍耀文刚准备走出宿舍楼的时候,却是听到管理员室的王伯喊了一句:“霍老师!”

    他回头望去,看王伯站在窗户口挥手道:“霍老师刚刚收到了你一个邮寄,上面全都是英文我看不懂,你自己来看一下吧。”

    英文邮寄?霍耀文皱皱眉,转身回了管理员室,在王伯的指引下,他在桌上看到了一个不大的包裹,外面是用一层油皮纸包起来的,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美国班坦图书公司邮寄来的跨国包裹。

    也没有犹豫,霍耀文直接撕开了外面的一层油皮纸,里面是《1999》这本书,当初从美国离开的时候他的确是把香港的地址给了班坦图书出版公司的人,只是没想到居然过了快三个月才收到样品书,都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也不知道这本书有没有在美国发行。

    “霍老师这是你从国外买的书啊?”一旁的王伯看不懂英文,所以不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只以为是霍老师从国外买的一本书。

    霍耀文轻“嗯”了一声,翻开书页随意的看了几眼,得利于最近一直在印刷厂那边帮忙,倒是看出这本书所用的纸张还是比较好的,算不上一等,但也属于二等,摸起来很光滑,没有草刺的那种感觉,特别是这本书的封面,霍耀文很是喜欢,看似是一片星空,但不禁意的看去宛如一片黑暗幽闭的森林,那星光宛若在黑森林中蓄势待发双目冒着寒光的饿狼。

    王伯注意到这个有些可怕的封面,忍不住说道:“霍老师,这书的封面看着好渗人,是写什么内容的啊?”

    “一本科幻小说,讲的是外星人的故事。”霍耀文随口话了一句。

    “外星人?就跟倪框写的科幻小说一样?”王伯忽然想到什么,话道:“最近我看明报报纸,倪框新写了一篇卫斯理,好像讲的就是外星人的坟墓,许多名家都在报纸上夸他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居然会想到埃及那个什么很大很高的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用来联系自己星球的发射器。”

    “是吗?”霍耀文不由想起几天前跟明仔看到的那张报纸,后续的内容他没有去看,没想到倪框居然还能把金字塔跟外星人的发射器联系在一块,这个构思虽然在后世很普遍也很普通,但现在却也算是新颖。

    倪框的科幻小说巅峰时期是在62年写的蓝血人,当时这篇文在报纸上刊登出去后,迅速的风靡整个港岛,许多人感叹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这回撰写的《外星墓》一经报纸刊印发行,不仅受到了许多名人作家的赞誉,金镛更是在明报上亲笔为他提写了一段赞词:“无穷的宇宙,无尽的时空,无限的可能,与无常的人生之间的永恒矛盾,从这颗脑袋中编织出来。”

    也因此,香港许多的报纸都在鼓吹倪框是香港第一天马星空的科幻作家,几乎把他的科幻作家的身份捧到了很高的位置,但也因此遭到了不少写科幻小说作家的嫉妒,这不就有人在报纸上发了一篇文章:

    “科幻科幻,乃科学幻想,始于科学源于幻想,在牛津词典中对这词语的解释是:即根据有限的科学假设(某些东西的存在,某些事件的发生),在不与人类最大的可知信息量(如现有的科学理论,有据可考的事件记录)冲突的前提下,虚构可能发生的事件。

    吾自幼喜爱科幻小说,早年拜读赵滋藩老先生撰写的《太空冒险记》,以及扬子江先生的《天狼A-001号之谜》,其中对无限宇宙和时空的畅想,简直是惊为天人,下定决心要当一名科幻作家。

    但无可奈何,鄙人才疏学浅,写了几本并不是很卖座的科幻小说,却依旧保持初心不忘科幻信念。

    近日听闻有报纸夸赞某人为香港第一科幻作家,吾不由嗤笑两声,谁人都知这某人所写的科幻书大多是披着科幻外衣,写着一些悬疑侦探的故事,但偏偏又没有阿瑟柯南道尔的谋划和智慧,写到最后编不下去就用外星人来强行扭转剧情,令人贻笑大方。

    最近这某人所写的一篇讲述外星人墓穴的故事,内中古墓探险所用之手法,其又多借鉴浮生先生所写的《鬼吹灯》,但借鉴的七零八碎,一篇好好的科幻文,硬是到最后写成了墓中鬼话解释不通,还是如老方法,又交给外星人来收这个烂摊子,却有人夸赞其天马行空之幻想,真是可笑可笑……”

    这篇文一经报道,迅速的被多家报纸转载,倪框本人自是看到了这篇算是指名道姓骂他的文章,具体心里想什么没人知道,不过也是在报纸上回应了一句,也的确只有一句:“五年写文,三本扑街,想写科幻,早点拜拜。”

    这些霍耀文自是不知,毕竟近段时间以来他都没有时间看报纸,一直忙着出版社的事情。这马上教育署的对外招标就要开始了,霍耀文也是想联系校长乐品淳,看看能不能从他那略微得到一点帮助。

    但乐品淳上次回了一趟香港后,近期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回校,霍耀文有同黄主任提及这事,可对方给出的回答是校长最近忙着院系开办的事情,没太多的时间管出版社这边的情况。

    也是,之前出版社经营状况一直不好,虽说交给了霍耀文重办,但学校方面其实还是不太重视,校长乐品淳更是如此,因为之前关闭“前”香港大学出版社的人就是他。

    ......

    中环威灵顿街,镛记酒家。

    霍耀文开着蓝皮小车慢悠悠的行驶在这条路上,最近这车也不知是不是开多了,引擎出了毛病,点火发动以后,老是发出嗡嗡的响声,动静还特别的大,搞的他都不是很想开这辆车了。

    但有了车的确是方便很多,现在没钱买新车,霍耀文也只能开着这辆破旧的老爷车到处跑。

    很快,当霍耀文开车到了镛记酒家门外,准备找个地方停车的时候,忽然一声“轰鸣”的发动机声响起,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正从远处快速的开了过来。

    这下子不仅吸引了霍耀文的目光,就连周围路过的行人和开车的司机,都是纷纷露出了羡慕之色。

    虽说这个年代的敞篷跑车款式不是那么的亮眼,但在霍耀文看来,这种款式也算是比较好看的了,车头的凯迪拉克标志倒是很显眼,不过在香港这叫“佳得利”。

    等霍耀文把车停好,打开车门想要下车的时候,却是注意到那辆佳得利跑车中走出一个竖着油头,戴着一副墨镜,气势很足的三十多岁男人,他只是简单的打量了一眼,也没再过多的关注,便朝着镛记酒家走去。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霍耀文找到了李瀚祥订好的包间,屋内除了李瀚祥外,还有一个年轻的女性,只不过一直戴着墨镜,有些眼熟,仔细一看这不是上次在台湾碰到的甄珍吗?

    李瀚祥看人来了,连忙起身笑着迎上去道:“霍先生来了,这边请坐。”

    霍耀文面带微笑的顺着李瀚祥所引导的位置坐下。

    “霍先生好久不见了。”甄珍摘下墨镜,那张精致的娃娃脸上浮现一抹笑容:“最近我有一部电影在香港上映,出门容易碰到影迷,所以要戴着墨镜。”

    霍耀文看着此时满面笑容的甄珍,笑了笑:“甄珍小姐这么漂亮,被影迷关注是很正常的事情。”

    甄珍不是第一次被人夸长的漂亮,早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只是礼貌的笑了笑点点头道了一句“谢谢。”

    旁边的李瀚祥朝着服务生说了几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歉意的看着二人道:“霍先生甄珍不好意思,我这还有一个朋友没来,在稍微等下。”

    霍耀文打开带来的公文包,把里面一叠稿纸拿了出来,递给李瀚祥:“没关系,刚好李导你先看看我写好的书吧,上次毕竟只是口述很多内容都没有同你讲出来。”

    “好。”

    李瀚祥刚接过稿纸,却听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服务生领着一人走了进来,那人一进门便摘下墨镜,张开手臂朝着李瀚祥拥抱过去:“祥哥好久不见了!”

    “是啊小四,好久不见了。”

    李瀚祥跟他热情的拥抱了一下,这才同霍耀文和甄珍道:“霍先生、甄珍这位是我的好兄弟谢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