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从召唤开始争霸天下 > 第26章 调查
    第三天的上午,枫叶岛上的人都在进行训练。

    突然,天上传来了一阵轰鸣声。

    周林一看,便即刻下令:“所有的人全部伏在地上,不要动。”

    那些停下训练看天空的人,马上就地爬在地上。

    这是一个躲避的方法。飞机在空中,由于要离海面高,免得出意外,所以,飞行员很难看到地上的物品。只要是静态的,都会认定不是动物。

    人一伏在地上,就会变成与土石一体了。

    这一原理,穆军的军事教材就有。

    所以,周林一喊,众人都爬下了。

    周林仰着身子,看着那飞机。

    只见那飞机在莲花岛的四周转了三圈。

    可能其他的几个岛上的人也都爬下了,所以,飞机没有看到有价值的东西,便飞走了。

    “继续训练!”

    周林命令道,来到了张伟的小组。

    这回带回岛的人都是老兵,最少的兵龄有三年。他们有很结实的基础,一般大概的方面都相同,只是在单兵实战中,周林带去了许多地球上的知识。

    但是,这都是一教就会的。所以,训练的效果很好。

    飞机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张光年来到了周林的房间。

    “班长,王二牛又打碎了两个酒瓶。”

    周林:“那酒瓶渣呢?”

    张光年笑着说:“刚好我在场,所以我便用扫把将玻璃渣给扫了,并用袋子收了起来。”

    “没人怀疑?”

    “我说是防备玻璃片渣割了战士们的脚,集中收起,找机会连垃圾一起埋了。”

    周林点点头,这个说法过的去。

    “东西放在哪?”周林问。

    “在仓库内,当着众人的面放进去的。我是这样认为的……”

    等张光年将想法说出来,周林拿出一包香烟,丢给张光年:“赏你的!”

    张光年连忙将香烟装进了口袋中。

    岛上的人,没有烟丝,他们就找到一些大叶的树叶,晒干后,弄成末来抽。

    张光年脸皮厚,每次在周林这讨的香烟,都舍不得抽,拆开来,混在树叶中,抽起来才有烟的味道。

    想不到,班长一下子赏了一包烟!

    ……

    吃过了晚饭,周林便按例回到了自己的石屋。

    训练了一天,战士们都累了,去海边洗了澡,便回到了宿舍,早早地睡觉了。

    到了十点半钟,一个黑影出现在了仓库的外面。

    这个黑影,就是王二牛。

    王二牛在仓库的四周转了一下,便弄开了锁,进入了仓库中。

    守在外面的张光年,正准备去抓一个现行。

    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肩上被一只手给按住了。

    “让他拿走,你装作不知道这件事,回去睡你的觉。”

    是周林的声音。

    张光年点点头,便不起身了。

    周林则是爬向了左边,从左边那窜了出去。

    出去后,周林便吊在了王二牛的身后。

    跟了一段路,周林发现出事了!

    王二牛的手上没有装玻璃渣的袋子!

    什么回事?明明看到他拿了袋子出来的?

    周林来不及想,便继续跟在王二牛的身后。

    王二牛没了袋子后,直接回宿舍睡觉了。

    很快,周林听到了王二牛的呼噜声。

    难道王二牛将东西藏了起来?

    可是,他不应该乘天黑,将东西送到山顶吗?

    直接倒在山上,就是查也查不出来。

    为什么要藏起来?

    第二天,周林与张光年“双贱合壁”,盯着王二牛。就连他去上厕所,都不掉线。

    这一天,王二牛是什么都没做,老实的训练。

    吃了晚饭,周林想不通,王二牛怎么稳的住?

    到了晚上,周林又上了山。

    可到了山上,让他大吃一惊。

    在原来的那堆玻璃的不远处,又出现了一堆玻璃。

    不用说,这堆玻璃应该就是王二牛偷出来的玻璃。

    玻璃被放到了山顶,说明有人行动了。

    这就不对了!

    因为王二牛,今天都被严密的监视着,没有脱离视线。

    王二牛不可能有时间有机会上山来放置玻璃渣!

    如果周林没有参与监视王二牛,那他有可能怀疑。

    现在,他肯定的说:安放玻璃渣的人,不是王二牛!

    那就是说,王二牛有同伙!

    这么说来,昨天晚上,王二牛的手上没有袋子,便说的过去了。別另外的一个人拿走了。

    现在是,王二牛与那个人,谁主谁次?

    周林一下子感到头大了。

    如果只是王二牛一个人,那还好办,盯死他就行。现在又出现了一个人,而且还不知道是谁,这就很难了。

    昨天晚上,张光年准备去堵王二牛时,周林只是想放长线,所以制止了张光年。

    如果昨晚上不按住张光年,那么内奸就会知道,他们暴露了。他们就会采取措施,切断尾巴。再想抓人就很难了。

    回到了石屋,周林发现张光年在。

    “班长,你又去山顶了?”

    周林点头:“是!你仓库的那些玻璃渣子已经被人放到了山顶上去了。”

    张光年张大嘴:“不可能!王二牛没有机会放东西到山顶。”

    周林:“不是王二牛,应该是另外的一个人放的。”

    “你是说……还有一个人?”

    周林递给张光年一支烟:“老张,你熟悉那些人,你说,你会怀疑哪几个人。”

    张光年收起烟,拿出自己的烟斗抽起来。

    “班长!我们这三十二个人,可以分成四帮人。一帮人是童虎,他那个团的人,有十五个人。因为他们都熟悉,所以,他们的可能性基本上没有。”

    周林也同意这个观点。

    “除了童虎,还有汪峰的那个排。他一起有七个人,都是一个连的人,也没有问题。”

    十五个加上七个,就是二十二个。除开张光年,还有老菜农(老菜农都在厨房,有帮厨的人作证)。那就是说,有怀疑的就有八个人。

    “还有三个人不可能。他们是一个村子的人,一起当兵,一起被俘。”

    又减去了三个人,就剩下五个人了。再除去王二牛,就剩下三个人。

    这一下,目标缩小了许多。相对于三十人的大海捞钉,这三个人就好办了,他们在一个小组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