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从召唤开始争霸天下 > 第24章 编制成了
    现在他们就是弃儿,没有上级,没有给养。向谁汇报?

    周林拿过来大布袋:“连长在更好,省得我跑一趟。这些东西,你们俩平分。”

    周末打开布袋一看,惊叫起来。

    “大米!白面!菜油!我已经有两年没吃到这东西了。最近的一次是前年过年,三十夜吃了一个大白馒头。”

    连长:“我是三年没吃过白面了!”

    两个人当着周林的面抢着分完了东西。

    “周林,你说你救了三十多个被俘的土兵?他们在枫叶岛吗?”连长问。

    周林知道连长打什么算盘:“连长,本来我是准备带他们过来,交给你的。可是,他们都不愿意,非要留在我那儿,说是成立一个加强班。”

    连长的脸色变了!

    你这就是不想将人让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什么规矩都是屁话。谁有实力,谁就是大爷。周林救了那些人,那些人要跟着周林,周林就是有理!没人能拆开的。

    反正在七班也是二连的,那就这样呗。

    于是,连长同意了加强班的编制。

    连长不说不行,周末更乐得同意。周林兵强马壮是好事,最起码安全性要高很多。

    中午,留在南瓣岛上吃馒头。

    这是周林穿越过来后,吃的第一餐馒头。

    周末的手艺不错,他亲自做的。

    吃完了馒头,连长从周林身上将那个打火机给搜走了。

    至于柴油,二连有一些,不然的话,那些机船就动不了了。

    周林没有走,他留下来陪周末。

    过去周林傻的时候,整天粘着周末。现在病好了,两叔侄倒是没有时间在一起了。

    “三叔,你可以派一个人过枫叶岛,跟着我们训练。学成了,他们再回来教別人。”

    周末摇摇头:“我一带头,大家都会派人去。去的人,你要帮助训练,又要管他们吃喝。如果一下子去了上十个,你哪来的吃的供他们?”

    这倒是一个事!

    周林说:“那就再等一段时间,等我那边训练上了道,我就将王海借给你。”

    “这主意不错。別人要问,我就说王海是调过来的。”

    到了下午二点后,周林驾船离开了。

    他没有回枫叶岛,而是去了福林岛的方向。

    船到了一个避风的礁岛处,周林停船上岛了。

    他要拿一批粮食出来,不然的话,枫叶岛上的三四十人,吃的就不够。

    所以,周林就在礁岛上混时间。

    乘着混时间的时间,周林进去盘点自己的收入。

    这一次加上上一次抢那和平军的,周林现在有一百两黄金,七百两白银。上面有印记,应该是官银。

    这应该是委人上次抢方大人的钱。

    现在好了周林了。

    其他的珠宝首饰应该能值几百两银子。

    这一下子,周林便成了一个小财主。

    周林数完了金银,便准备去看昨天种的那些菜。

    菜已经出了苗,有三公分高。但是,让周林吃惊的是,东边的那片地上,倒处都是青色的。

    一看,都是红薯藤。

    “珠珠,红薯都长这多了!”

    “宿主,已经十三个小时了,这块地的时速是一百倍。所以,红薯已经收了一茬。这些都是那茬藤插种的。再过两个小时,这一片也可以收了。”

    周林听到了收了一茬那话。

    “收的红薯在哪?”

    “又种了下去!不过,我给你留了三个红薯,你偷了人家的种子,应该还回。”

    周林点头:“回去后,我就将这三个红薯种到原来那地方。”

    “经过了空间的栽培,红薯被原来要优化十几倍了。你种回去,要不了多久,就会出苗了。”

    晚饭周林在礁岛上吃的,一块压缩饼干,一听牛肉罐头,吃的很饱。

    一直挨到了天黑,到了晚上十一点,周林这才驾船回枫叶岛。

    回到枫叶岛时,看到很多人海边。

    “你们在干什么?”周林问。

    “班长,你出去到现在,十七八个小时了,我们担心你的安全。大家商量着,准备出去找你。”

    周林说:“我去大岛去了。昨天在福林岛上抢了委人大队长的钱,我便去大岛买些粮食。不然的话,就没吃的了。”

    张伟说:“班长,以后要出去,一定要带上我们。”

    王海:“对!多个人,可以帮到你。”

    “好了!別站着了,过来搬东西。”

    这一次,周林拿出来一千斤的小米。也就够吃一个月的。

    众人高兴地将小米给搬到了仓库。

    最让张光年与老菜农高兴的是,周林竟带回了一百斤的小青菜。要知道,海岛上什么东西最宝贵?

    就是蔬菜。有的人一年都吃不上几次蔬菜。

    张光年对蔬菜可宝贵着,清点完后,便将人赶了出去,锁上了仓库门。

    那里,就是周林也不能想进就进。

    周林乘黑去了菜地,将那三个红薯给种回到原来的坑中。

    回到住屋,碰到了张光年。

    “班长,同你说一个事。”

    看到张光年严肃的样子,周林重视起来。

    张光年这个样子,让周林知道,肯定是大事。

    周林带着张光年去了屋后,在哪里说话,风向海边吹,没有人能偷听到的。

    周林掏出一支烟,递给了张光年一支。

    “什么事?”

    “昨天晚上,我看到王二牛去了山顶。”

    王二牛是这回被救的人。

    “他去山顶干吗?”

    要说去海边,那是去抓鱼或游水。身上脏了,大家都还在海中洗一洗。但是山顶上,就不是好地方。那地方的风很大,人站在山顶,随时有被风吹下山的感觉。

    山上也没有花草,更没有树木,就是黑石。

    周林也就是当班长后,才去过山顶一次,那是检查。

    “那王二牛有什么不正常的行为吗?”

    张光年摇摇头,马上说:“他这两天好象很容易打破瓶子。”

    “打破瓶子?”

    “是啊!他打破了一个玻璃的水瓶,打破了一个装醋的瓶子,还打破了一个空酒瓶。”

    一个人接二连三地打破瓶子?他要干什么?

    周林感到,这个王二牛有不对劲的地方。

    等张光年离开后,周林便去了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