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从召唤开始争霸天下 > 第83章 知晓
    对于周林杀穆军的人,独立团没有一个人有不同的看法。

    威虎山上的人,都是曾经的十五师的人。

    十六师逃跑,十五师覆灭,这个仇,深深地刻在他们的心中。

    所以,杀原十六师的人,大家感到解气!

    更何况,独立团是什么?那可是灭了一个旅团的委人。你却给周林封一个营长,那张伟他们不就得回去当连长了?

    在独立团人的心中,他们谁都不认,只认周林。跟着周林就有前途,说不定能混个师长旅长的干干。至于说任命?有周林的任命就行了。独立团是怎么来的?没人任命,不也是闻名天下!

    随着那个上尉回去,威虎山不接受穆军的任命,枪杀两名特派员的事传开了去。

    人们不禁对威虎山的人产生了怀疑,难道周林真的只是当土匪?不愿意去参加抗穆了吗?

    而那个督督也发布了命令,号召所有的穆军去清剿威虎山。

    可是,没有人傻到去找死。

    就在那件事后的第五天,又有人上山了。

    这回上山的人,没有找周林,而是直接找到了周末。

    他们谈话了一个小时后,那人离开了。周末来到了周林的屋内。

    周林杀了一只鸡,周末做了辣子鸡,叔侄俩坐在一起吃,吃喝起来。

    “今天有人来找我了!”周末喝了一口酒。

    周林吃着自己的饭,没有去问。他了解周末,他绝对不会做损害独立团的事。

    又喝了一口酒,周末说:“是找你的?”

    周林头也不抬:“找我干什么?”

    “你那父亲,想了解你的情况!他担心你真的占山为山了。”

    周林笑了:“我占山为王与他有何关系?”

    周林穿越过来时,脑中没有之前许多的记忆。只有在周末家生活的记忆片段。

    他记得,每年他过生日的时候,爷爷奶奶就会让周林拜一个画像,说那才是他的亲生爷爷奶奶和父亲母亲。

    他们告诉周林,他是平西侯的世子!要结婚生子,多生儿子,将平西候这一支脉传续下去。

    除此之外,周林什么都不记得。

    “三叔!能不能告诉我过去的事情?”

    周末:“你清醒后,没记起过去的事了?”

    “没有!我只记得在福永岛的事,福永岛之前,一片空白。”

    周末知道原因了:“傻儿,我父亲曾经是你爷爷的副将。有着一点血脉关系。在你爷爷死去后,我父亲便退伍了,回到了福永岛。”

    周林:“我爷爷是谁?”

    “他就是先王!当今穆王的父亲。”

    周林吃惊道:“那我父亲?”

    “你父亲是先王的第五个儿子。被封为平西侯。”

    周林想不到,自己穿越过来的身子,却有着这样的底蕴。

    “你父亲有两个儿子,除了你,还有一个,就是现在的侯府夫人所生的,他比你小两岁,叫周锋。”

    周林:“那我母亲?”

    “你母亲原本是平西侯的原配夫人,但是,齐皇国的一个大家族的女儿看中了你的父亲,他们向穆王与平西侯施压,要你父亲抛弃你的母亲,娶韩家的女儿。但是被你父亲拒绝了。”

    周林松了口气,这个父亲还不错。

    “拒绝后不到三个月,庆王国便发动了对穆王国的战争,同时,黄王国也进攻穆王国。穆王国遭到了双面夹击。便向齐皇国申诉。”

    这个世界,分成三等国,最大的是帝国,帝国下面是皇国。皇国下面是王国。往往一个皇国要管着七八个王国。穆王国就是齐皇国的属国。

    周林递给周末一支烟,并帮他点上。

    “后来怎么样?”

    “齐皇国提出,希望你父亲娶韩家的女儿为正房。明显的,他们就是要挾。”

    周林猜测,那场战争也可能是韩家人指使的。

    “本来你父亲不同意!但是,你母亲留下一封书信离开了。在信中,她提出与你父亲解除夫妻关系。希望后来的人好好地照顾儿子。”

    周林的心紧了:“那我母亲呢?”

    周末摇摇头:“你母亲是为国家而失小我的!人们都赞美她,可是,却再也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周林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虽说灵魂不是,但这身上的血肉却是她赐予的!

    周末叹息一声:“在那个女人进入侯府的第二年,奶她生了一个儿子,而你就傻了!从一个聪明的王室后代,变成了一个傻儿。”

    “是那个女人干的?”

    “肯定是!你父亲担心他们会害你的性命,便让贴身的卫士将你送了出来,送到了福永岛。因为这是一个最南方的一个小岛,很少人知道这个岛。”

    “啪!”

    周林手上的筷子断了。

    害母之仇!致傻之仇!

    周末伸出手,拂了拂周林的手说:“孩子,没事。虽说他们派了三批人上岛,但是不都是被我们给杀了吗?你是有大气运的人,穆国的将来,说不定要靠你撑起天。”

    扑嗵!

    周林跪了下来,对着周末磕了三个响头。

    “谢谢爷爷奶奶!谢谢三叔。如果不是你舍身相护。我早就死了。”

    周林说的是一年前的那一次,一群人袭上岛来。被周家的人挡住,那一次,周末的身上连中三枪。但是周林一点伤都没有。

    “谢什么?我们是一家人。”

    周林心中发誓,今生今世,爷爷奶奶与三叔,是他最亲的亲人。

    周林想起一件事:“那么说,上次福林岛的那个叛徒副连长是韩家派的人联系的?”

    “应该是!这次的督督估计也是韩家人的手段。他们想让你带着独立团去打银溪城,就是想让我们死。”

    周林冷笑道:“我都记着呢?总有一天,我要屠了韩家满门。还有那帮凶的庆王国与黄王国。”

    周末说:“不要计恨你的父亲,没有他,你早就死了!他也是没办法,別人卡着穆国的脖子,他一反抗,穆王就亡。”

    “忍气吞声又有什么用?委人入侵,穆国不还是要亡。”

    “是啊!谁能来救穆国啊,我们不想当亡国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