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从召唤开始争霸天下 > 第68章 夜袭
    第68章夜袭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委人也是人,他们也不想死!

    何鸿叹了一口气:“明知是这样的,我们也没办法!”

    参谋长说:“师长,你不能陷在这,只要你在,就会再有七师,你不在了,七师就没了。”

    “我如果逃了,结果就是我与七师都完了。”

    参谋长说:“不一定!我有一计。”

    两个人商量完不久,师部是传来喊叫声。

    “来人啊!师长的心脏病发了。”

    只到喊声,一大帮人跑了进来。

    “师长,你怎么啦?”

    参谋长说:“我正在与师长商量着明天的战斗,结果师长就这样了。”

    何鸿用手按住胸口:“军医呢?”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冲了进来。马上给何鸿检查起来。

    检查完后,白大褂说:“师长的心脏部急发病。得马上送去医院。迟了的话,命就没了。”

    参谋长马上命令:“快备车,扶着师长上车。”

    警卫员抬着何鸿要走。

    何鸿坚持着说:“我宣布,由副师长全盘负责,按照计划不折不扣地完成任务。”

    副师长立正:“请师长放心,我一定带着部队攻上威虎山,壮我七师的威名。”

    何鸿走了,副师长便召开了会议,过了一回师长的瘾。

    就在开会的时候,一个副官跑了进来。

    “没看到我在开会吗?”副师长骂了几句。

    “报告,是军部来电报。”

    “军部电报?念!”副师长命令道。

    副官拿出电报念了起来:“你部的作战计划,存在大的隐患,特地命你部参谋长回军部完善作战计划。”

    听了电报,众人看向了参谋长。

    参谋长上前,接过了电报,对副师长说:“我得去军部一趟。你们按计划行事。最迟,我明天中午应该能回来。”

    没了参谋长,这个会没有再开下去的必要了。

    “散会!”副师长气冲冲地走了。

    回到了自己住的帐篷,副师长越想越气。什么时候才能当正师长。別看自己是个副师长,权力却比不过参谋长不说,就是下面的团长,看自己都是不正眼的。

    他娘的,你走了,那我就来收买一次人心。

    想到这里,副师长喊了声:“来人!”

    副官跑了过来:“副师长!”

    “通知下去,全师的士兵,每人加一两酒。”副师长说。

    “副师长,我们没带酒来啊?”

    “你傻啊?没看到这村子里的那个小酒窑?给他们五十两银子,将酒拿了。就说征用了!”

    副官只得带着人去了小酒窑。

    “我们副师长说了,战时需要,你们这里的酒被征用了。”

    说完,副官丢下了五十两银子。

    “军爷,这钱不够啊!我这六百斤酒,最少值三百两银子。”

    副官回手就是一巴掌:“老东西!拿你的酒是给你奖励。听到没有?征用!军事征用你还敢要钱?”

    说完,副官抢过了五十两银子,对带来的士兵说:“全部给我搬光,今天让你们喝个够!”

    “好!喝个够!”

    那些士兵将那十几缸酒全部给搬走了。

    当酒被搬走后,那个挨打的老汉对着一个伙计说:“马上发信号出去,就说已经开始了。”

    伙计马上去了隔壁的屋子,写了一封密信,绑在一只鸽子的脚上,放飞了这只鸽子。

    如果独立营的人在,他们就会认出。这个老汉就是老菜农,而那个伙计,就是王刚。

    周林接到了王刚发的信后,便通知下去:“大家吃干粮,随时准备战斗。”

    ……

    副师长感到今天喝的酒特别好喝,又香又醇。

    他也是算有口福的了。

    周林从空间中拿出了十斤白酒,让老菜农掺到酒窑的酒中去。

    这可是经过空间洗练的酒,外界根本就没有。

    本来,周林不同意老菜农来,但是,老菜农一定要来。

    “如果我一个敌人不杀,将来有人问起。我不管说我是独立营的人了。”

    这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老菜农会酿酒。

    那个酒窑的人都被威虎山的人带走了,不但是他们,就是村子里的人也都带走了。

    这也让何鸿怀疑过,这村子里怎么都只有男人没女人?

    老菜农回答:“女人都被抓走了。”

    何鸿不再问了,在金门在福海省,这种事不少见,委人进村,专抓女人。

    你问为什么没小孩?

    没女人哪来的小孩?

    所以,这个村子里剩下来的十个男人,从十七岁到五十多岁,全部都是独立营的人。

    ……

    下午六点吃的饭,六点十五分,整过村子内,安静的很。

    只见村子里,歪七扭八地躺着人。

    这时,周林带着队伍来了。

    “营长,杀不杀?”王海看着那迷晕了的三千和平军。

    周林说:“只要是穿着军官服的,就送他们一程。士兵就集中看管,愿意抗委的,就加入独立营,不愿意的,就放他们走。”

    这些人不是那些土匪,所以,周林不想杀他们。

    独立营的人来了五百多人,原来是准备打一场的,结果,一枪不发,便缴了三千人的枪。

    周林看着那些菜,对大家说:“酒中有迷药,不能喝,但是这菜是干净的,大家就将就着吃吧。”

    “是!我们将就着吃!”

    众人哈哈大笑,抢走了肉来。

    吃完饭后,周林让众人开始动手。

    为了不影响吃饭,那些和平军的军官没有杀。

    吃饱喝足了,独立营的战士们开始行动了。

    一时间,整过村子内,都弥漫着血腥味。

    杀了人后,那些和平军士兵都醒了。

    看到那些死去的军官,士兵们都吓得跪了下来。

    张伟负责这件事,他说:“你们出卖祖宗,出卖祖国,给委人当狗腿子……”

    这话一说出,地下的人都在磕头。

    “长官,我是被逼当和平军的,我没有杀人。”一个人喊道。

    张伟说:“你们可以检举,这个人可有恶绩?检举属实,检举人可以获得优惠。”

    一听有优待,下面的人都急忙开口:“他是有名的王小胆!”

    “好!没有血债!去右边排队。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