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从召唤开始争霸天下 > 第64章 震惊
    第64章震惊吃饭的时候,王小花跑了过来。

    “哥!听说今天又打了胜仗?我要礼物。”

    王小花拉着周林的手臂摇着。自从进入独立营后,王小花就将周林当作自己的哥哥了。

    周林掏出一支小手枪,递给了王小花。

    这枪很精致,王小花一看就喜欢上了。自从王三死后,她就有了一个想法,要当兵。由于年龄太小,所以周林不同意。于是,她就拉着王海他们教她打枪,并跟着独立营战士训练。

    直到张光年进来,小花才离开。

    “营长,这威虎山上富的流油。”张光年递过一张清单。

    小米,二十万斤。

    大米,五千斤。

    茶油,一千斤。

    ……

    周林的心开花了。

    小米二十万斤,可以让独立营吃上两年。

    周林最关心地就是这个问题。

    没有吃的,再能打也会饿死的。

    有了这些,独立营可以封山两年了。凭着这山况,再将几个漏洞补掉,別人想攻上山来,还真不容易。

    除了生活物资外,缴获的还有近千支的枪支弹药。也有两门小炮。

    还有一百匹马!

    至于金银珠宝,刚是周林收了。山上的公用仓库的金银,交给了张光年。几个当家的小金库,则是被周林给收了。

    这一次,收了近五千两的金子。还有一百万两的银子。其他的珠宝首饰也值五六十万两银子。

    所以说,周林现在是有银人了。

    ……

    在独立营攻上了威虎山后的第五天,消息传了出去。

    威虎山被人攻陷了!

    这消息一下子让金门山一带的人都震惊了。

    威虎山是什么地方?那是金门山最强的人一支响马。就是其他的几家合起来,都不是威虎山的对手。

    现在,这强的响马,竟然被人给灭了!而且是一个人都没能逃出来!

    随后,他们得知,灭威虎山的人竟然是龙虎山的人,他们都害怕了。当初,他们可都是派了人去龙虎山,围了山的。

    要是知道那帮人有如此的能耐,我为什么要派人去围龙虎山呢?

    于是,其他的七家山寨,纷纷派人给威虎山送贺礼。

    送来的贺礼,周林都收了,但是没见送贺礼的人。

    “这七家送来的也不是很值钱的东西,一共收了大米七百斤,小米七万斤。金每家一百两,银每家一万两。好象他们是商量好的。”张光年汇报说。

    周林笑了:“明白他们的意思吗?”

    “什么意思?”

    “这么统一,说明他们是在一起商量过后决定的。他们就是要传出一个信号:我们七家是一体的,不要来找我们的麻烦。”

    张光年一想,还真的有这层意思。

    “营长怎么想?”

    周林喝了一口茶:“有张有弛,现在,是我们休整的时候了。通知下去,威武山封山半年,我们要训练好,才能去迎接更大的战斗。”

    第二天,威虎山便正式封山了。

    ……

    就在威虎山宣布封山后,在金门城的委人杏机关内,一个委人大佐正在向部下发火。

    “一群笨蛋!找三个人都找了五天多了,还是找不到。”

    “大佐阁下,杜伊君身负秘密工作,暂时失踪几天,都不奇怪,过去,他也失踪过,并且失踪了十天。”

    “过去他失踪,但是他有暗记留下来,我知道他的大概下落。这一次,我没有留下标记,也没有给我消息,这说明什么?”

    几个人不敢说,但心里却有了想法。

    就在这时,外面冲过来了一个人。

    “报告大佐!有杜伊中佐的消息了。”

    “我在哪?”

    “在金门河!昨天,金门河的下游开闸放水,引水入农田。到今天,金门河的水降了十公分。一条经过的船看到河底有东西,便去打捞,结果打捞出了杜伊君的车子。”

    “人呢?”

    “三个人都在车上。”

    杏机关的机关长骂了声:“去金门河。”

    等到他们来到河边,一辆水泡的车子被吊了上来。

    车子没有人去动,依然保持着原样。

    杏机关的机关长上前察看。只见那三个人是被固定在车后排椅子上,所以他们没有被浮上来。

    再一次,死因出来了。

    “在落水前,他们都已经死了!”

    杏机关机关长发布命令:“我要知道,他们死前的行踪,不能泄漏一点。”

    一天不到,报告送到了杏机关机关长的桌上。

    看到报告后,杏机关机关长问:“菊花茶社的主管找到了?”

    “找到了,她离开了金门城。”

    “先审她!”

    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委人,并且是杏机关的线人。

    所以,对于杏机关机关长的审讯,是豆筒倒豆子,什么都交待的干干净净。

    “宪兵队的人说他是东京来的人?”

    “是!他们看了对方的证件。”

    “杜伊与那包间的人有过接触没有?”

    “没有!那些人进包间后,便呆在包间没有出来。他们走时,我不在!”

    审完了女人后,便又审宪兵队的人。

    宪兵队的中佐说:“我看了他的证件封面,没有看内面。你知道,按规定,我是没权看证件内容的。”

    “你确定他是东京来的?”

    “确定!我们宪兵队有东京藉的人,那人说的比我们的人还要标准。”

    审问完了这两批人后,杏机关的机关长也迷糊了。东京秘密机关的人是有权调查,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去茶社,又刚好他们的包间就在杜伊去过的包间的隔壁?

    这时,进来了一个人:“大佐,那与杜伊见面的威虎山的五当家的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

    “我们在警察局得到了情报,威虎山的四个人去怡红院找女人,结果与人发生了冲突,被杀了!”

    杏机关机关长看完档案后问:“你相信他们是争风吃醋吗?”

    “如果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还有可能。但是,威虎山的四个人全死了,说明人家就是灭口的。”

    “不错!杀他们的是什么人?”

    “一个年轻人带的三个人,都是新面孔。”

    “带怡红院的人去画像,画完的像交给宪兵队中佐与茶社的主管看,看这四个人他们认识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