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第48章 买书偶记(求月票)
    (这两天身体不适,更新晚了,见谅)

    面对尹存义的问题,宋明慧陷入了矛盾,不过很快就斩钉截铁道,“如果真的这样,那他们肯定是真爱!”

    听她这么说,尹存义哈哈大笑,尹老六也忍俊不禁,果然不愧是亲妈。

    说出这话,宋明慧也觉得有些羞耻,自己可是人民教师啊!

    不过想到自己是代课老师,没正式编制,也就不算给教师集体抹黑了。

    但她还是陷入了怀疑和猜测中,大鹤不会真的给自己找一堆儿媳妇儿啊!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所以她给老六的零花钱从来不超过十块钱。

    带着这种担心,一行人来到了村边上的尹家大宅。

    这是一栋和乡村建筑气质迥然的气派二层洋房,大院子,大门脸,门口还有两个石狮子,放在特殊时期,那肯定要拉出来批判的。

    这里是尹家老大的儿子在知道老父亲想要回归故里后,孝敬他的。

    尹老大名“存义”,今年八十有六,不过身体硬朗,体型中等偏瘦,听到叫门声和狗叫声,他当即起身,“谁啊?”

    “大伯,你看谁来了!”大强喊道。

    尹老大开门,看到胖嘟嘟的尹存义,不禁一怔,“老二,你咋来了,还有老六,老六媳妇,快进来啊。”

    “大哥,我给你带了这么个惊喜,今晚你肯定高兴的睡不着觉!”尹老六打趣道,同时他故意让出空隙,好让大哥看到身后那辆宝马。

    “如果我睡不着,肯定不是因为高兴,是因为他呼噜太响,”尹老大乐道,“行了,进来说吧,外面多冷啊。”

    尹老六:诶诶诶,哥,车~

    “老六你愣着干嘛,还要让你媳妇搀着你啊。”

    小蔡立即不好意思地松开尹存义的胳膊。

    进去之后,尹老六也没久留,简单回答了几句大哥对大鹤的问询,就带着媳妇儿和大芳撤了。

    当然,他肯定不能说他儿子多有钱,只是说儿子一切都好,事业还行,身体健康,感情问题还有待解决。

    越是有钱越得低调,从此之后他要低调为人。

    另外他们约定,明天中午叫上老三老四老五,在老大这里吃个团圆饭。

    当老六团伙一走,只剩尹老大、尹老二、尹强和小蔡后,大强主任终于忍不住问了。

    “二伯,大鹤这小子到底有多发达啊,连我六叔都能开上两百万的宝马了!”

    老二带着羡慕和感慨道,“两百万的宝马算什么,几个亿的四合院见过没!”

    “啥,几个亿,”大强惊得声音都变了,“比您的四合院还贵?”

    “我那算啥啊,赶上便宜的时候买的,窝窝憋憋的跟人家完全没法比!”

    见高高在上的京城人二伯都如此自惭形秽,大强再次发出灵魂一问,“那大鹤到底有多少钱啊!”

    对于大鹤的发达,尹老大非常淡定,他敲打道,“你别老瞅着人家多有钱,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要多读书,多读书才能有大出息,就像大鹤小鹭那样。”

    尹强臊眉耷眼道,“我当初是学习成绩差,考大学也考不上啊,不过我很重视教育的,我儿子就是大学毕业呀。”

    “那叫肄业,连个毕业证都没有,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学生。”尹老大持续不断地打击大强。

    大强决定退出群聊,“那啥,大伯二伯你们两位早点睡吧,明天再来看你们。”

    大强一走,二老也安排睡了,不过尹老二还要先把今天的日记写了~

    既然都已经回村了,大强主任今晚决定住在家里。

    不过他没进媳妇的房间,在偏房躺下了,但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脑子里还在回荡着那个问题:大鹤到底有多少钱?!

    ~

    同样跟他一样难以入眠的还有宋明慧。

    回到家安顿好大芳后,尹老六就拿出他那些报纸,琢磨着要放在哪里最显眼,裱起来挂在墙上会不会太高调了一些。

    正当他想的入神,媳妇宋明慧突然问,“老六,儿子之前说他在京城交了一个女朋友,是主持人来着,有照片没,让我看看。”

    嘎!尹老六僵在当场。

    “慧慧,那都是很久前的事了,早就分手了。”

    “啊,为什么分手啊,不是说很漂亮吗?”宋明慧担忧道。

    “性格不合吧,”尹老六没敢说实话,“哎呀,这种事你自己知道就行,可千万别传出去,省的别人以为我们儿子眼高于顶,连主持人都看不上。”

    宋明慧却道:“我儿子现在眼高于顶不是很正常吗,他要是随随便便给我找个儿媳妇,我还不答应呢!”

    “行,你别催他,让他慢慢寻摸就行,”尹老六搂着老伴儿,“他就怕你逼得紧,然后随便找一个。”

    “该给的压力还是要有的,要不然我怕他不着急,都32了,老是这么浪荡着可不行,”宋明慧问,“现在他身边是不是围着一大堆目的不纯的漂亮女人,挑花了眼啊?”

    “那倒没有,也就是阿芙和小倩吧,都是哥们儿。”说起这个,宋明慧又是一阵遗憾,“这俩姑娘真不错,在米國的时候我就特喜欢。

    你说大鹤要是能跟阿芙生个混血孩子该多好啊,肯定漂亮的没边了!

    小倩也不错,不过她家世太显赫了,而是还是律师,我怕她欺负大鹤。

    不过说啥都是白说,仨人不来电啊!”

    “仨人要是都来电那不乱套了,诶,那是不是就叫交流电啊?”尹老六抖机灵道。

    “亏你闺女还是学物理的呢,啥也不懂!”宋明慧白了他一眼。

    尹老六恍然:原来小鹭是学物理的啊!

    清北大学,学物理的,这次记住了。

    躺在床上,宋明慧又开始忧虑了,“老六,你说大鹤的钱是不是一辈子都花不完啊?到时候如果没个孩子可留给谁啊。”

    “花钱还不快,你儿子花四亿买了个四合院,让我过几天接你去住呢。”

    “啥,四亿!”宋明慧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正当她要躺下,尹老六拦了一下,“先保持住这个姿势,还有呢,儿子又花四亿买了架飞机。”

    宋明慧的嘴巴一直没有合拢,但也没法张再大了,极限了。

    “他还给师大捐了几千万,还打算给小鹭买个房子,另外买车也花了不少,买了好几辆呢,每天换着开,一个星期不带重样的,你算算,这才回来几天,都干掉快十个亿了,所以说啊,花钱这事挺快的。”

    宋明慧老师更焦虑了,“怎么能这么造啊!”

    “哎呀,没事,儿子说他还有股票呢,听说也挺值钱的,而且现在买的都是大件,以后估计也就不会这么大手大脚了。”

    尹老六的安慰没有让媳妇安心,她翻来覆去没法入眠,她最担心的还是儿子迷失在金钱美色中,长此以往,人都要废掉了,他才32岁啊!

    “老六,你别睡,你给我讲讲这几天你们都干啥了,一点都别落下!”宋明慧把丈夫摇了起来。

    尹老六坐了一天的车,早就困了,在媳妇的折腾下,他开始闭着眼睛,嘟着嘴巴讲述自己的京城冒险之旅。

    “让你说儿子呢,你说你自己干嘛!”宋明慧不想听他的独角戏,催促快进,总算听到了儿子的讯息。

    “等等,那个叫罗莉音的小姑娘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还有一个离了婚的大学老师啊……女兽医是怎么回事儿……你不是说他身边没别的女人吗……还有那个叫小舒的,哦,二哥的外孙女啊,那没事……”

    这一夜,宋明慧没睡好,尹老六也别想睡好,媳妇都睡了,他嘴里还在嘟囔着,“全聚德的烤鸭……东来顺……卤煮……吸溜吸溜~”

    ……

    尹鹤睡得倒是不错,身边有个女人能搂着,即便不做什么,也是令人心旷神怡的。

    这让他感觉自己不是孤独的,他不喜欢孤独的感觉,除了敲代码的时候。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在米國的时候身边从不缺女人,即便有些算不上女友,但他仍愿意把自己的床分一半给她,排解彼此的孤独。

    推开房门,刚要欣赏清晨的太阳,就听“哎呦”一声。

    只见孟繁舒正捂着鼻子,痛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怎么了,撞到鼻子了?”尹鹤凑过去看了看,没有外伤,他还捏了捏小舒漂亮的鼻尖,“不是做的吧。”

    孟繁舒没好气地打掉尹鹤的爪子,“如果是做的,我就做成阿芙那样的了,多挺啊。”

    然后她偷偷看了一眼房间内,只见聂倩已经坐了起来,正好让孟繁舒直接看到她的背。

    “看够了没?”尹鹤笑着问。

    “谁看了,我是想问你早上吃什么,我去买。”孟繁舒嘴硬道。

    然后小舒去跑腿买早餐,尹鹤在院子里找了一圈,这才在菜园……花圃找到了二狗子。

    全家也就这里的土地最松软,它好像已经学会在这里方便了。

    看它施肥这么努力,尹鹤觉得不种点什么都对不起它的辛勤灌溉了,看来除了去书店,还得去菜市……花市转转。

    正想着,阿芙过来了,“怎么不去陪陪小倩啊?”

    “说好要演戏的吗,不能半途而废,”阿芙走到尹鹤正面,别有用心地问,“你看我的衣服跟这顶帽子搭不搭?”

    这种事尹鹤向来没什么好建议,只能说些万金油的话。

    “嗯,不错的,就是这顶绿色的帽子是不是太艳丽了一些,不过没关系啦,跟你的整体风格挺搭的。”

    见尹鹤如此一本正经,阿芙“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当吃早饭的时候,她已经换掉了帽子。

    接下来尹鹤又要陪聂倩见家长了,他还问两位女士,“你们要一起去吗?”

    小舒、阿芙:“不去!”

    去干嘛,被你们掐着脖子塞狗粮吗。

    ……

    路上尹鹤还接到了易腊宝的电话,问要不要现在见一面。

    尹鹤表示哪凉快哪呆着去,“等哥有空了再找你。”

    知道他人没事后,尹鹤也就没那么上心了,还让晓圆撤了对易雅慧的调查,当然,钱照付,就当交个朋友了。

    大宝现在的症结就是他小姑的婚姻幸福,可是自己有什么办法,我不过就是一个大龄单身未婚男青年啊!

    我能怎么办!

    ~

    第二次来聂爷爷这边,对尹鹤的检查依然没有松懈,为了不给门岗的储物箱添麻烦,晓圆就在外面等他们了。

    这次家里人多了些,保姆、家庭医生还有司机都在。

    不过他们善于隐藏自己,仿佛都不存在,绝不会影响老爷子和家属聊天。

    聂老爷子不知从哪里听说尹鹤给母校捐了1000万美刀的事,对此行径表示大加赞赏。

    “有钱了不忘慈善和教育,比那些为富不仁,只想着享乐的有钱人强多了!”

    尹鹤尬笑几声,决定绝不让老爷子知道自己有飞机,以及他房产的价格。

    为了让老爷子开心,聂倩帮腔道,“他本来想捐1.5亿呢,后来觉得一下子捐出去太高调,就想着慢慢来。”

    “年少得志还能想到不要太出风头,不错不错。”老爷子愈发欣赏尹鹤了,如果他现在就向孙女求婚,这种欣赏将达到顶点。

    他们聊着,外面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抓鱼了,大的带走,小的留给老爷子,就这么几天功夫,还有一条鱼在泳池里结晶了呢,爱情的结晶。

    临走之前,聂倩还用尹鹤的手机给他们拍了张合影,用聂倩的话说,没准什么时候就能拿出来吓跑一些牛鬼蛇神呢。

    老爷子知名度曝光率都不算高,但聂倩机智地把后面那面墙也拍了上去,上面可是还有很多老爷子跟别人的合影,还有老爷子的军功章、军装照。

    聂老如何能不知道小孙女的心思,不过为了她喜欢的男人,自己被算计多少次都是无所谓的。

    两人刚出别墅门,聂倩突然道,“别回头,吻我!”

    尹鹤照做了,然后低声问,“咋的,你嫂子又来了?”

    “没,是我一个发小路过,他以前追过我,现在都没死心呢。”

    “男的女的啊?”

    “男的。”

    两人保持着拥吻的姿势,好一会儿,尹鹤问,“走了没?”

    “走了,”聂倩松开尹鹤,“咱们也走吧。”

    尹鹤打量着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小倩,你该不会是故意占我便宜吧,哪有人啊?”

    “跑的太快了,这一幕肯定让他伤心欲绝,并激发了他短跑上的潜能,唉,我的心肠真是太硬了!”聂倩感慨不已。

    尹鹤仍旧狐疑:总感觉阿芙那顶帽子更鲜艳了呢。

    ~

    鱼儿们回到了老巢,发现空间小了一半,而且中间还有五面看不到的墙,稍不留神就会撞上去。

    好在大家都不是剑鱼梭鱼金枪鱼,游的都慢,嘴也不尖,撞一下也无所谓,习惯后就都知道,世道变了。

    安顿好这些家伙后,也就中午了,鱼和人都用过饭,聂倩就急匆匆去上班了。

    总觉得阿芙今早酸酸的,得安抚一下。

    尹鹤决定去书店逛逛,把家里和公司的两排书架充实起来。

    如果下午还有时间,就去探望一下腊宝修士。

    至于二狗子,尹鹤选择寄放在三口宠物诊所岳品大夫那里,让二狗子跟边牧学着点,说不定还能占领智商高地呢。

    ~

    这次尹鹤去的是中关村附近的一家新华书店,规模大,足足六层楼,为了匹配这家书店的规模,这次晓圆把那辆一直没用过的斯宾特房车开了过来,图的就是里面空间大,能多放些书。

    书店入口处有买书专用的购物车,和商场里的那些小推车差不多。

    不过很少有人用,毕竟买书的人基本都只选一两本,多了三四本就了不得了,一双手足矣。

    尹鹤却觉得他和晓圆两辆车都不一定够。

    第一层基本可以忽略了,这里是销售额最火爆的学生专区,从小学到初高中,大学生需要的学习资料和试卷试题册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还有各种见都没见过的文具。

    这里人流络绎不绝,有学生有家长,还有代购的老师,一买就是“给我来50套!”“我要60套!”“我要1000套!”

    尹鹤没有购买需求,不过他对着整整一面墙的理综辅导书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穆蓉仙。

    “你什么时候过生日啊,想给你买点生日礼物呢。”

    “明天,元旦,我可以邀请你参加我的生日晚宴吗?”穆蓉仙秒回,真怀疑这孩子上课的时候在玩手机。

    “啊呀,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天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了呢!”退休后的日子过得真是没规划,“不过你确定没骗我,这么巧的吗,我一问,你就明天过生日?”

    “你来我家,我可以给你看户口本的啊。”

    看户口本?

    越来越觉得居心不良了,可恨自己话都说出口了,这时候改口岂不成了骗小孩子。

    “那行吧,明天晚上是吧,你到时候把地址发给我。”

    “还有,”穆蓉仙道,“不要礼物,心意到了就行!”

    总觉得她是咬着后槽牙打出这句话的,看着一墙面的参考书和试题册,算了,你的生日你最大,听你的。

    上了二楼,是销售同样非常火爆的童书区域,还有一个角落是卖玩具的。

    在华夏,盗版书横行,就连学生用的教科书、参考书、试题册都有盗版,但唯独童书的盗版非常少,家长们对于这个时期的孩子是非常舍得投资的,绝不会用印刷粗糙甚至有毒有害的东西糊弄孩子。

    所以在作家富豪榜上,儿童作家如郑渊洁、杨红樱往往名列前茅,搞得后来这个榜单又分裂出一个专门的童书作家富豪榜,和非童书分开,而且两边作者的版税收入还能势均力敌。

    尹鹤自己肯定不看这些,他已经过了看儿童文学的年纪,强行装嫩没必要。

    不过在老家他还有不少子孙辈的晚辈,正是小学前后的年纪,多多阅读肯定比他们抱着手机玩游戏刷小视频有意义。

    而且老妈开了家庭式幼儿园,孩子们也需要更广的阅读面。

    于是尹鹤叫来一个导购人员,“请问最近卖的火的童书有哪些?”

    “哦,这是我们的热销区,都是时下最畅销的童书,《米小圈上学记》、《乌丢丢的奇遇》《胡小闹日记》……”

    介绍了一大堆后,导购员问,“先生,请问您想要那部,我建议要买就买一套,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故事,您的孩子几岁了……”

    “我还没孩子,不过我有侄子和孙女,他们还没上一年级呢……”

    侄子还能理解,孙女?跟我俩这闹呢。

    “那我建议您买……”不过导购员还是微笑着提出建议。

    但尹鹤打断了她,“这几套都装上吧,卖得好总有道理的。”

    晓圆干活,很快就把自己那辆车装满了,尹鹤又道,“这些都是国内的儿童作品,有没有国外的啊,比如《小王子》。”

    “有有有,在这这边,您请!”导购员的热情一下子达到了顶点。

    接下来尹鹤又用《夏洛的网》、《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匹诺曹》、《皮特猫》、《视觉大发现》、《梦幻圆月夜》等外国优秀儿童读物填满了他的购物车。

    因为之前在米國他交往过一个单亲妈妈,尹鹤跟差点成为自己继女的小姑娘关系很铁,所以对国外流行什么儿童作品非常熟悉,都不用工作人员介绍,很快就装了满满一车。

    而且他还能提出建议,建议他们引进哪部外国童书,肯定好卖。

    除了故事类童书,还有科普类的如《十万个为什么》也买了一些,两辆车都冒尖儿了。

    出师未捷啊,还没买到自己想要的,就已经装满了两车,正当导购员充满期待地看着尹鹤,想让他结账的时候。

    尹鹤道,“能不能把这辆车先放在你这,我们还要上去买一些,到时候一起结账。”

    “啊,还买!”这些书起码就要好几千了啊!

    “先生,冒昧问一句,您是不是哪家图书馆派来采购的啊?”

    “这个真不是,自己看的,可以吗?”

    “那,那行吧。”

    虽然有点担心两人跑路,还要自己辛苦把书复原,但工作态度还是要端正的,也不能强求让人家立即结账啊。

    接着晓圆又取了两个小车,上了三楼。

    三楼四楼都是小说文学类,外国作品在四楼占据一半的区域,其余一楼半都是中文作品。

    小说也算热销书类型,但这种书籍被网店冲击的要更厉害,所以远不如一二楼热闹。

    尹鹤首先看到了门庭冷落的武侠区,随手就把一箱子《金庸全集》放了进去。

    想了想,又放了一箱子金庸全集,前者是经典的三联版,后者是金庸先生去世前刚完成的新修版。

    新修版褒贬不一,口碑不如经典版,而且1300多一套,也更贵,不过自己在公司和家里都有书架,各放一套,还能辩证的看,不算浪费。

    这么一想,好像其他书也该买两套啊,于是古龙全集,分别买了读客版和古龙诞辰80周年纪念版两个版本。

    但其实古龙的书糟粕太多,恐怕有近半的书他都不会翻的。

    以上两位武侠大宗师,尹鹤更多的是处于童年的情怀来买的。

    还有就是四大名著,看不看的,反正书架上没有它们,总觉得分量不够似的。

    接下来,尹鹤又买了两套他最爱的大刘的全集作品,不过这些书他基本都看过。

    在国外想看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他都是让国内的朋友邮过去的,看翻译版本太慢了,奥八马都等不起。

    后面就是慢慢挑选的过程了,出门之前没有列一个书单是个失误,只能看到啥选啥,有的还要翻翻看。

    他一边自己挑,还告诉晓圆,“有自己喜欢的尽管选,老板买单。”

    晓圆:“这个,《过得刚好》、《郭论》,还有这个《玩儿》。”

    尹鹤:“还以为你会选什么军人特种兵类的小说呢。”

    “那是大芳喜欢的,要不我也帮她选几本吧,《弹痕》应该不错……”

    “还是别了,大芳有病,看到书就头晕的病。”尹鹤拦了一下,让晓圆顾自己就行。

    在三四楼,两人待得时间最长,又装满了八个购物车,晓圆都担心了,“再买,怕是车子都装不下了。”

    尹鹤:“我去五六楼转转,你先把这些都弄下去吧,应该不会再买太多了。”

    五六楼主要是一些社科、专业类的,或者是工具书一类的图书,基本都是不太好卖的,《新华字典》除外。

    但有时候要用到,却非买不可,根本没有替代品。

    这里人更少了,尹鹤走走停停,挑了一些养鱼的、苗圃培育的、烹饪的。

    摄影也有必要学习学习。

    健身塑身类的,也买几本,到时候送给大宝。

    历史类书籍也是尹鹤的心头好,之前在楼下已经买了一些畅销历史读物,现在又买了一些专业历史书籍,相对枯燥,但专业更硬。

    另外尹鹤还买了马老板、小马哥、任先生等商界大佬的传记书籍,也算是取长补短了。

    或许这些书会对自己的自传《尹鹤传》有所启发。

    见一个购物车还没满,尹鹤又上一层楼,开始寻觅自己感兴趣的书籍。

    虽然时间有些晚了,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宝是宅男,自己是闲人,大家都不是对时间斤斤计较的人。

    到了六楼,书已经不多了,还有部分区域是工作人员办公的。

    这里的书格外体现专业性,都非常硬核,说白了就是对于普通人,比较难看懂。

    扫了一遍,发现没有自己现阶段感兴趣的书,正当尹鹤打算下楼。

    这时一个女孩走到工作人员面前,“请问,有没有《新能源汽车技术全解析》这本书啊?”

    “哦,我帮你查一下。”

    尹鹤叫住那女孩,“你后面那排书架,第三层,左数第一本就是。”

    身为一个计算机天才,尹鹤的瞬时记忆力是非常惊人,即便他没有特意去记忆,但那些书籍的名字就像一张张照片一样存在他脑子里。

    虽然很快就会被清空,但幸好现在还没到期。

    女孩转过头,哇,好漂亮!有点异域风情的,看着还有点眼熟~

    但关于她的记忆在自己脑中显然已经过期了。

    女孩将信将疑地走过去,竟然真的找到了那本书,而且只剩一本了!

    “谢谢,谢谢你!”女孩问,“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

    “哦,不,我是买书的,刚才恰好看到了。”

    “所以你也对这本书感兴趣吗?”

    “没,一点都不。”那是埃隆马斯克感兴趣的领域,他或许对马斯克的前女友还有点兴趣,真的很浪。

    女孩露出失望的表情,可惜不是同道中人。

    尹鹤倒是对这个女孩产生了好奇,这么漂亮,竟然是个工科女吗?

    不过想到小鹭也很漂亮,也是工科女,似乎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

    突然,尹鹤联想到了什么,他问,“你是清北大学的吧?”

    “你怎么知道!?”女孩惊讶不已,她看了看自己胸口,没带校徽啊?

    “机械工程学院的?”

    “你怎么又知道!”小姑娘见了鬼似的。

    “学的是能源和动力工程,对不对?”

    女孩由惊讶变成了惊恐,自己不会是被盯上了吧!

    就在这时,女孩的手机响了,“喂,鹭姐,我马上就回去,你们等等我~”

    尹鹤听到了,是小鹭没错。

    女孩抱着书,“大哥,我还有事,先走了。”

    尹鹤点点头,其实他还知道,这姑娘烤的一手好肉串。

    在楼下结账的时候,女孩很不巧,排在了晓圆后面,而晓圆的购物车可是相当壮观的,不少人都在围观她,有的还在录视频发抖音。

    尹鹤把最后一车推过来,“齐活儿!”

    他看到了女孩,让道,“你先吧,我们这些书要比较麻烦。”

    女孩本想谦让,可是看到将近十车的书,还是不好意思地递过了自己的书,“我用微信支付……诶,我手机打不开了,怎么没电了!”

    女孩急的都流汗了,她可没带现金。

    “请问这里可以手机充电吗?”

    对方摇摇头。

    不等尹鹤站出来,马上有几个侠骨柔肠的的男青年争相道,“我帮你出吧,回头你再还我”“用我的微信,咱们加一下微信吧”“给钱不用找了”。

    不过女孩都拒绝了,萍水相逢的,凭什么用别人的钱。

    这时还是尹鹤出手了,他拿过了那本书,“既然现在你没钱,那这本书我要了,你有钱了可以再找我买啊。”

    这样就完全能接受了啊。

    “那我怎么找到你啊?”女孩问。

    “我可以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你,到时候你联系我。”

    在场的年轻人齐呼:高手,这是高手!

    名叫茹仙古丽的西姜女孩犹豫了一下,道,“那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的学校和专业,如果你不说,那书我就不要了。”

    这点一直让她很忧虑。

    尹鹤笑笑,没有刻意隐瞒他和小鹭的关系,“我在我妹的朋友圈见过你的照片,我叫尹鹤。”

    “尹鹤,尹鹭?原来,原来你就是鹭姐那个传说中的大哥啊!”茹仙古丽激动地笑了起来,随即眼珠一转,“那……”

    ……………………

    那什么?

    1、那你把联系方式给我吧。

    2、那我就不用给你钱了。

    3、那你再给我点钱吧。

    ps:这一选我状态不好,见谅。另,推荐维斯特帕列大神的《诸天万界神龙系统》,逆袭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