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 第1164章 我的心给你
 项上聿的脾气……还真是……不好惹。

    有时候,她还挺羡慕他这种张狂,笃定,以及唯我独尊。

    至少,活的明白,坦荡,也不憋屈。

    台上的相声项目开始了。

    穆婉听着他们的台词,很搞笑,整个人也沉静在听相声的美好中。

    “要吃爆米花吗?”

项上聿问道。

    “嗯,我想喝可乐。”

穆婉说道,“之前你喝的就是可乐吧,我闻到味道了。”

    “鼻子挺灵,我问下医生,你可不可以喝可乐。”

项上聿起身,去外面打电话。

    不一会,他回来了,坐在了穆婉的旁边。

    穆婉闻到可乐的味道了,扬起了嘴角,“可以喝的,对吧?”

    “你没有闻到牛奶的味道吗?”

项上聿问道。

    穆婉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意思是,她和牛奶,可乐是给项上聿自己喝的。

    她心情沉下来。

    项上聿扬起了嘴角,把可乐塞到她的手里,“喝吧。

医生说可以喝,就是少喝点。”

    “嗯。”

穆婉立马低头,嘴唇碰到了吸管,喊上,吸了一口。

    很舒畅的感觉,刺激着喉咙,从口感直入心扉。

    项上聿轻笑一声。

    穆婉看向他,“你笑什么?”

    他以前看过一个视频,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想要喝可乐,父母一直阻止着。

    但是父亲最终不忍心,偷偷给小男孩喝了一口。

    小男孩好喝的躺在了地上,一脸惬意的模样。

    他觉得现在的穆婉就像那个小男孩。

    “你不觉得相声说的挺搞笑吗?”

项上聿说道。

    穆婉点头,“是挺搞笑的。

你在哪里找来的人啊,之前楚简都没有介绍。”

    “他没有介绍的地方多了去了,再说,都介绍了,就没有惊喜了。”

项上聿说道,不想告诉她,是他今天早上特意找了两个出来排练的。

    剧本有,现成的,再说,还有一群漫画家,他们的点子又新颖,又好玩。

    穆婉听了四十几分钟,问项上聿道“我们是不是去看下,是不是轮到我们比赛了?

要是我们不去,是不是等于自动弃权了。”

    “你傻啊,谁敢说我自动弃权,不要工作了吗?”

项上聿狂妄道。

    穆婉想想也是。

    活成项上聿那样,人生一定很爽快吧。

    “你上辈子肯定拯救了银河系。

所以这辈子携着钻石钥匙出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穆婉感叹道。

    项上聿耷拉着眼眸,看着穆婉,意味深长地说道:“我怎么觉得拯救银河系的是你,男人用尽全力去征服世界,女人只要征服男人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世界。”

    “那只是表面而已,人心是最难征服的东西,人心也会跟随着环境的变化变化,对着时间的流逝,诱惑的增多,变化而变化。”

    “所以你不相信人心?”

项上聿试探着。

    穆婉沉默着,整个人陷入沉思中,“我喜欢过陆博林,我以为他也喜欢我,结果只是我自欺欺人,我也爱过邢不霍,却在没有得到中,觉得连爱都是对自己的伤害,我都如此,何况别人。”

    “旭阳因为你而死,你觉得他不爱?”

项上聿反问道。

    穆婉心里猛的一揪,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她被爱情伤害的体无完肤的时候,曾经想,如果有一个人真心的爱她,不管那个人如何丑陋,如何贫穷,就算是残疾,也没有关系。

她一定会全心全意的爱着。

    可是,这样的人,好像已经绝种了,没有。

    唯一让她觉得真的爱着她的人,就是旭阳哥了。

    好像老天在跟她开玩笑,她错过了,便注定了一辈子孤独。

    “墨渊怎么样了?”

穆婉问道。

    “我说到旭阳,你就想起墨渊了啊?

想跟他再续前缘,墨渊是墨渊,他不是旭阳。”

项上聿冷声道。

    “我没有想和他再续前缘,我也知道墨渊是墨渊,旭阳是旭阳,只是,我亏钱旭阳哥的,就像补偿给墨渊,毕竟,他们是亲兄弟,墨渊还有一颗旭阳哥的心脏。”

穆婉说道。

    “他已经回去Y国了,这辈子都不会再踏上m国,他好像重新找了女朋友,对方还是一个富家千金。”

项上聿说道。

    “他父亲呢,没事吧?”

穆婉问答。

    “当然没事,他的事情闹得那么大,真真假假分不清楚,邢不霍又答应不追究,既然不追究了,墨叔叔那边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华锦荣也知道,墨家是替罪羔羊,肯定也不会针对。”

    “华冠林那边呢,最后墨渊直接指正他们的。”

穆婉担心道。

    “他更不敢动墨叔叔了,那么多眼睛盯着,他动,不就证明他心里有鬼吗?

但是他上位后,就不定了,所以墨叔叔也很清楚,即便我不拿墨叔叔的把柄威胁,他也只能投靠我,对投靠我的人,我肯定会保护起来的,你把心按在肚子里。”

项上聿说道。

    穆婉听着他的分析,想想也是。

    项上聿是个理智,条理清晰,并且足智多谋的人。

    她只是好奇,他留她在身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以前她觉得是要伤害她,报以前她没有选择他的仇。

    他这个人锱铢必较,并且不讲道理。

    但是他最近对她好像挺好,送她锎,给她准备游轮,还带着她玩。

    后来她觉得是他想要对付邢不霍,但是他现在知道了,她在邢不霍眼里什么都不是,在权利和利益的面前,她肯定是被牺牲的那个。

    “你想要得到的,是我的心?”

穆婉问道。

    项上聿顿了顿,脸上很不自在,幸亏穆婉看不见,“你的心,会轻易给我?”

    “我给你了。”

穆婉说道,扬起了嘴角,轻柔地说道:“我喜欢上你了,项上聿。”

    项上聿紧张,握紧了拳头,不自在地眼眸闪烁着,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砰的跳跃着。

    他看向她。

    穆婉却很沉着淡定,嘴角的笑容也很公式化。

    因为她眼睛绑着绷带的关系,他都看不到她的眼睛。

    理智告诉她,这不过是穆婉的试探,她学会了这种不着调的方式。

    但是,内心里,却希望这是真的。

    他低头,吻在了她的嘴唇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