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空姐的神医保镖 > 第468章 钥姐结婚了吗?
突然之间身家就超过百亿,确实让凌辰精神振奋,不过,钱再多终究也不能真的帮助恢复精神力,兴奋劲过后,一阵倦意袭来。
两个小时过后,凌辰从床上爬起来,只觉二十一年来,精神状态从未有现在这么好过。
卡上余额一百六十多亿,几辈子都花不完,统领勋章也已到手,只要不去跟顶级大佬硬刚,一般人还没资格招惹他。
比修炼进度,哪怕是天赋再高的,修炼资源再丰厚的,也被他远远甩在身后。
比炼丹术,还有人能炼制精灵神丹吗?还有人炼制得出极品混元金丹吗?除了辰哥,谁能炼制培腑丹?
比医术,凌氏九针就足以让人恭恭敬敬尊他一声凌神医……
最最重要的,以前被陈雨菡嫌弃,现在么,苏静,白玉瑶,沈晶晶,张子心,肖敏……任何一个,都比陈雨菡强了千百倍!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一时之间,凌辰有种人生寂寞如雪的淡淡惆怅……
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被封住的穴道还没冲开,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一次实战经验。
不过,有失有得,如果关元穴中极穴没被封住,气血就不会狂暴逆流,冥眼无法得到淬炼,精神力提升就绝无可能像现在这么夸张,又哪来现在的人生寂寞如雪?
那些早早就破了身的牲口,像屠大侠,像平头哥,像黄松,他们现在谁能跟辰哥比?
只是,这事也得尽快考虑。
穴道被封太久,血液进不去,也不知会不会影响到正常功能……
陪大小姐去燕京退婚回来,辰哥又要差不多闭关了。
全国武道大赛个人赛冠军,哪怕是以辰哥现在的实力去参加,只要西域自治区的阿鲁卓,不像季臣昊那样临时突破,冠军也必须是辰哥的。
就算阿鲁卓突破,也别想抢走辰哥的冠军。
你会突破,辰哥不会突破?
在全国武道大赛之前,辰哥至少要把督脉给淬炼了!
之所以急着闭关,不是为了武道大赛,而是为了早日冲开被封住的穴道。
不知道苏静她们急不急,反正凌辰挺着急的。
……
出了房间,凌辰朝聂铿的病房走去。
聂铿的伤,虽然吃下了培腑丹,也还要养一段时间,养伤凌辰也帮不上什么忙,他是向聂铿和聂钥告辞的。
进了病房,只有聂铿一个人在,凌辰问道:“聂大哥,钥姐呢?”
这段时间下来,凌辰跟聂家兄妹已极为熟络,私下里早就不再我叫你聂战将,你叫我凌神医了。
“小钥已经走了。”聂铿答道。
“走了?”
凌辰一脸意外,早上给自己颁发统领勋章的时候,聂钥还在的,自己睡个觉起来,人就走了?
“这是军部的特别医院,小钥只是来探视,不能在这边久留,有时间规定的。”聂铿解释道。
凌辰点点头,他准备回西川市了,就是过来跟聂铿和聂钥说一声,聂钥走了也没事。
但凌辰还没说话,聂铿又道:“兄弟,过来,小钥走的时候,你正在休息,就没打扰你,托我转告你几句话。”
“钥姐要交代我什么?”凌辰走到病床边问道。
对于聂钥,他的印象不错,虽说有时候说话有点虎,但性格率真直爽,不忸怩不作态,也没有豪门千金的公主病。
“算不上交代。她就说,兄弟你救我一命,虽说是宇文神将找你来的,但我聂家也记你这个情,以后有机会去燕京,要你一定一定给她打电话。”
聂铿说着,递给凌辰一张纸条,“这是小钥的电话号码。”
凌辰接过纸条,眼神有些异样。
聂钥回燕京了,正巧,辰哥很快也要去燕京!
到时候去王家退婚,要不要叫上她一起?
聂家是燕京的老牌家族,拔根腿毛下来都不是王家能比的,有聂钥一起去,辰哥要帮大小姐退婚,王家敢说半个不字?
还要不要在燕京立足了!
不过,凌辰转念一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辰哥要让大小姐知道,就凭辰哥一个人,也能帮她搞定她的婚约!
堂堂军部统领,还压制不了王家?
明明自己一个人就能装下来的哔,又何必叫人来一起掺和。
主要是,钥姐爱对辰哥毛手毛脚,只有辰哥一个人在,没关系,豆腐随便吃,可张大小姐跟着,钥姐再往辰哥身上揩油,那就不合适了。
“聂大哥,钥姐她……结婚了吗?”
凌辰这话一问出来,聂铿的眼神,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过了好几秒,聂铿才道:“兄弟,你对小钥……有意思?”
凌辰瞠目结舌,聂兄你的理解力……何等强大!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对钥姐有意思了?
不对,你现在就只有一只眼睛……可你也不能冤枉我啊!
还我对钥姐有意思……我是怕她对辰哥有意思!
“兄弟,如果小钥年轻个十岁,你当我妹夫,我没意见……”
凌辰:“……”
“可惜,小钥已经结婚了!女儿都上幼儿园了!”
凌辰松了口气,结婚了就好,有女儿了更好!
都有家室的人了,到了燕京,总不能再对辰哥毛手毛脚了吧?
“小钥的丈夫,是燕京大学的教授,要是她丈夫对她不好,兄弟你对小钥有意思,我可以动员小钥离婚……”
凌辰要崩溃了,聂兄你是开国功臣后代,不要乱开车啊!
好在,聂铿话锋一转,道:“但是,杨善忠对小钥很好,小钥对杨善忠的感情也很深。所以……兄弟你懂我的意思……”
“懂,我懂,聂大哥你别再说了。”凌辰苦笑道。
“兄弟,心里是不是很难受?”
聂铿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看着凌辰那就跟刚吃下一斤苦瓜似的脸。
“没有……还好。”凌辰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兄弟你也别急,我有个远房表妹……”
凌辰大惊失色,急道:“聂大哥,我是来跟你告别的,飞机时间快到了,我先走了……”
凌辰说着,快步朝病房外走去。
“走了?兄弟你要去哪里?”聂铿问道。
“先去西川市,然后去燕京……”凌辰话音未落,人已在病房外面。
聂铿陷入沉思,过了好半天,眼中露出一抹忧色,低声道:“去燕京?去找小钥?会不会出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