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才心理学家 > 第十七章 【黑还是白?】
    舒适的度假区。

    阳光沙滩,海边的日光浴椅子上。

    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正在享受地躺在那,他拿着一个偌大的手机贴在耳边,笑着声:“方叔,瞧你这说的。”

    “应该的,应该的。”

    “有空喝茶!”

    “好!”

    哔的一声,范衡便挂断了电话。

    他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不见,并且眉梢微微皱起,露出沉重严肃的表情。

    老方居然不亲自动手,要委托自己去曼谷接人。

    还真的憋得住气。

    旁边的管家小声地提醒道:“老板,这会不会有问题,目前似乎除了那两家人,还没有人在曼谷露面。”

    范衡端起一杯橙汁,吸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这才喃喃道:“所以说,这些老家伙太谨慎了。”

    “一个个的都当缩头乌龟,生怕被怀疑是内奸,是叛徒。”

    管家咬着牙道:“似乎只有老黎的在行动。”

    范衡也是眯了眯眼,躺在那感慨道:“黎叔也是苦命人,被人怀疑也就算了,大儿子还搭进去了。”

    他嘴角挂着一抹笑意:“搭进去也就算了,还要继续被人怀疑。”

    实际上现在的局势很是微妙。

    大家都同意了。

    要开始把后代接回来,也确实都动手了。

    但偏偏那几个关键人物没人敢去动,谁去动谁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毕竟那几个年轻人太过敏感。

    叫陈冬的小子是目前能够分辨出叛徒身份的关键人物。

    叛徒必定是想要置其于死地。

    这个时候谁去接近对方,都容易惹祸上身,倒不如先把自己的人保护好。

    但他搞不懂的是,为什么老梁的人不出手,而且苏家的人也不出手。

    甚至于董家人也无动于衷?

    要知道苏峰向来跟陈家走得很近,按照这两家的关系,即便是对方派人去接人,也不至于有人怀疑什么。

    范衡揉了揉太阳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大家都在等。

    在等什么?

    等着叛徒自己跳出来?

    眼看着方家和卢家的后代都露面了,而且可能会跟那群麻烦的家伙纠缠在一起。

    到时候可就不好办了。

    所以方叔叔才会才会来电话,特意委托自己出手拦一下。

    这显然是在撇清关系。

    到时候即便是陈冬被杀了,怎么也追究不到他们方家的头上。

    再怎么怀疑,派人过去曼谷的终究是他们范家人。

    想到这里,范衡就笑着抱着头躺在那嘲讽地笑道:“老狐狸啊老狐狸。”

    ……

    书房里。

    摆着一个棋盘。

    里面却只有伶仃的几颗棋子,黑子白子加起来,一共只有十六颗棋子。

    绝大多数的棋子散落在角落。

    在最中央的位置,落着四颗黑子和一颗白子。

    此人来回琢磨,仍然无法下定决心,把这个白子换成黑子。

    仿佛始终还是有待考察。

    他的嗓子带着一丝沙哑,说话的声音经过特殊处理地传进了手机话筒里。

    “前两天的事情,查清楚了。”

    “报警的人……”

    他的声音在这里戛然而止,足足迟疑了有那么三十秒,才接着说道:“就是你的人。”

    此刻老六黎叔像是在压抑着愤怒,话从牙缝里挤了出来道:“你怀疑我?”

    他低着头语气沉稳有力地回答道:“我只是在提醒你!”

    气氛在这一刻像是窒息般的沉重。

    “盯紧点你的人。”

    “看看到底是谁卖了你!”

    哔的一声,电话便挂断了。

    前些日子在曼谷郊区的小镇,就在那三名国际刑警追到了目标的时候,却遭遇当地警方的埋伏。

    如此巧合的背后,必定是有严密的安排。

    调查下来发现,这个报警人的身份竟然相当机密,为了能够让警方信任并且及时出动,是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的线人身份来给曼谷警方提供的线索。

    这才说服了警方在短时间内出动如此多的兵力,布局埋伏在郊区的小镇。

    而负责国际刑警这条线的,就只有老六黎叔。

    如此推论。

    存在两种较大的可能。

    第一,老黎自己派人去抓捕目标人物,却背地里报了警,显然是在耍花枪。

    第二,那就是当时在那辆车里头的三个家伙,里面藏着一个内鬼。

    内鬼在执行任务跟踪陈冬众人的路途中,故意泄露了目标人物的所在地,并且让线人报,让警方提前到达。

    目的是阻止众人对目标动手。

    ……

    啪的一声。

    老黎默默地站在窗户边缘吸着一口烟。

    他的眼底透着一丝焦躁,大口大口地吸着烟,让喉咙和肺都是尼古丁的味道。

    他的桌面上落着三个手下的资料。

    银发男子安伯、洛杉矶刑警杰克,俄罗斯刑警汤米。

    全都是他栽培出来安插进入国际刑警组织的下属,这些年来也替他处理了不少棘手麻烦。

    准确的来说,还知道他不少的生意。

    他脸色越发的难看,他看了一眼底下的手机,那是他刚发出去的短信。

    那条短信的内容赫然就是“有内鬼终止行动!”

    老黎叔嘴角微微抽搐,那么多年栽培出来的人,竟然有内鬼。

    这种感觉很是复杂,十年前就已经派人在自己手下潜伏。

    这是何等的心思。

    ……

    此刻。

    陈冬和李老三两人都哽住了呼吸。

    他眯着眼咽了一口水,死死地盯着血泊里的俄罗斯白人刑警汤米,然后压着嗓子道:“不,不是他。”

    虽然对方在临死前,曾经说过自己不是敌人。

    但最后的那一枪确实赤裸裸地打在了自己身上。

    而且是如此仓促的一枪。

    倘若汤米真的是短信里所提及的内鬼,第一时间应该是把枪丢掉,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他脑海里浮现出剩余两人的身影,洛杉矶刑警黑人杰克,以及银发男子安伯。

    时间像是在这一刻静止。

    无数的画面光景在陈冬的脑海里,像是电影反复播放,暂停,重播……

    在那栋十八楼的楼顶,银发男子扣下扳机的那一刻,那个眼神和表情,以及最后没有命中的惋惜。

    都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就在那一刻,突然间枪声响起。

    “砰——”

    鲜血飞溅而出。

    两人猛然往外望去,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这一枪,及其可能是剩余的两人在相互厮杀,因为这条短信,那个内鬼的身份暴露了。

    两人迅速地跑了出去,根据枪声所在的方向一路寻找。

    终于在几分钟后,找到了那具尸体。

    映入他们眼底的是洛杉矶刑警黑人杰克瞪大眼睛,满是恐惧和不甘心的表情倒在地上。

    对方的心脏胸口位置,中了一枪。

    显然是被一枪毙命。

    杰克的钱包身份证件散落一地,明显是被人搜过身。

    恐怕重要的东西都已经被拿走了。

    ……

    在远处安静的巷子里。

    银发男子安伯嘴角叼着一根烟,他眼底流露出凝重的神色,抽着烟,又在手机里摁下了发送键。

    那是一条短信,包含了两张图片和一句话。

    其中的一张图片是黑人刑警杰克死亡现场,第二张图片是对方的钱包里一张家庭合照。

    那张家庭合照内有乾坤。

    照片里面竟然有夹层,撕开夹层发现是另一张照片,也就是对方拥有另一个身份。

    “内鬼已处理!”

    银发男子安伯眼神冷漠地回头看了一眼,目标人物陈冬所在的方向,然后用力地把那根烟戳灭,并丢在了下水道的坑里。

    确认烟头熄灭且落入污水坑里,他才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