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哥哥万万岁 > 288、皮卡丘的妹妹
    方倩茹拍到《奇妙能力歌》后,当天晚上11点的时候发了一条短信过来,说她很喜欢这首歌,写的非常赞。

    李想很想问问她是自己唱还是怎么的,他没听说过方倩茹会唱歌。

    这时候才发现,他对方倩茹一无所知。虽然她拍过他的MV,但是方倩茹是按照演员培养的?还是歌手练习生,他从没想过去了解。

    现在看来,方倩茹是走两栖路线,既演戏又唱歌。

    李想把这件事放之脑后,现在他在工作之余,全身心投入到另外一件事上,那就是学校要期末考试啦。

    回顾这一学期,他在学校上课的时间屈指可数,好在文学院院长周合朵关照他,不然按照这种出勤率,他不需要考试了,直接重读。

    他现在要尽量抽出时间来看书,好应对即将到来的考试。宿舍的曹仓舒给他划了考试重点,这让他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做到有的放矢。

    去学校看书是不大可能的,李想只要一出现在教室里,立刻就会引来不少围观的人,根本没法静下心来,于是只能留在家里。

    不过,家里虽然没有一大群的围观群众,但是有一个很难缠的小朋友。

    这个小朋友见他白天不出门,竟然宅在家里看书,十分稀奇,时不时的跑来看他一眼,撩拨两句,在他要发飙之际就溜。

    她就像一条烦人又黏人的小狗子。

    李想要是关门,她就敲门,敲到他受不了来开门,她就布灵布灵跑掉了。于是李想干脆把门敞开,这样小朋友就只能站在门口伸头伸脑,又不敢进来,害怕进来被捉住揍小屁屁。

    李想实在被吵的烦了,扔下书,风风火火追了出去,把李窦窦小朋友撵的火急火燎,蹿到自己房间,嘭的一声关上门才逃过一劫。

    “师师最乖啦,告诉你的姐姐,不要让她来烦我了,不然揍扁她。”李想对站在一旁抱着趴趴马看戏的师师说。

    “O。”师师笑呵呵的点头,她特别喜欢看哥哥和姐姐打闹,也好想加入,但是她不敢,因为她很害怕被人追,一追她就会吓得半死,哪怕追她的是哥哥,不会打扁她。

    李想回到房间里,过了不到五分钟,门口又有动静了。

    这回走进来的是一只鸭子~是被一只小手推进来的!直接摔进了房间。

    李嘎子嘎嘎大叫,扑扇两只翅膀站起身来,回头看了看门外,虽然没看到人类,但是它知道,那个人类小孩就躲在门边,它要是出去,肯定会被拉进厨房的,厨房里有高压锅、菜刀和萝卜在等着它。

    相比于去厨房,它宁愿在这里走走逛逛,虽然这里也很危险。首先是这间房里的那个人类,虽然没有门口的人类小孩恐怖,但是也很恐怖啊,尤其是这间房间它很有印象,有一次在这里拉了屎,差点没被房间里的这个人类打出屎来。

    这深刻的印象让它情不自禁地收紧菊花,以防隐隐的那股屎意不受控制。

    它在房间里嘎嘎乱叫,才走了不到三步,就被一声吼吓得一哆嗦。

    “出去!李嘴硬!”

    李想被吵的烦躁,吼了一句李嘎子。

    李嘎子是有灵性的,二话不说掉头就跑,依旧是一摇一摆,但是不嘎嘎叫了,很快消失在了房间里,只是走到门口时,忽然被伸出来的一只小脚绊倒,噗通~李嘎子倒霉地从房间里摔了出去,成了个倒栽葱,接着脖子被门边伸出来的一只小手掐住,粗暴地被拖到一边,消失在了李想的视线里。

    接着,门外传来李嘎子嘎嘎的叫声,十分凄惨,又接着,师师的声音急切地响起来,在喊姐姐饶命,请姐姐给她个面子,放了李嘎子吧。

    再接着,远远地传来向小园的喊声,在叮嘱窦窦别调皮,否则要付出调皮的代价。

    再接着,李嘎子的叫声远去了……

    再接着,门口又有动静了。

    这回进来的是一只蓝灰色的猫!

    唐姆猫!

    李嘎子是被推进来的,唐姆猫则是被扔进来的,好在人家身形矫健,安安稳稳地落地了。

    唐姆猫是一只聪明的猫,虽然和李嘎子有点小仇,但是刚才李嘎子凄惨的一幕它看到了。李嘎子的切身经历告诉它,房间里很危险,房间外更危险。

    它站在原地,一双蓝宝石的眼珠子惊恐地盯着门外,那里,没有任何人,但是它知道,门外藏着至少一个小朋友。

    但是它也不敢往房间里走,鬼知道李嘎子刚才在房间里经历了什么,它可是亲眼看到李嘎子被吓得摔出去的!

    它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木头人。

    李想只要它不叫就无所谓,它爱站多久就站多久。

    一动不动显然不符合门外藏着的小朋友的意愿,她开始往房间里扔花生,砸唐姆猫,驱使它往里走。

    扔花生没用,唐姆猫打死不动。

    接着扔进来两个橙黄的桔子,唐姆猫的脑袋和尾巴被砸了两下,但是它依然一动不动当王八。

    接着,一个庞然大物滚了进来,唐姆猫吓得喵嗷一声,风一样的蹦上书桌,把没有准备的李想吓得心跳250!

    心跳250的李想也把唐姆猫吓得差点瘫了~还以为要杀它呢!连忙风一样又从书桌上蹿了下去,又风一样跑出了门,不敢转弯往两边跑,而是直线前进,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

    李想惊魂甫定,捡起滚到脚边的篮球,对“空无一人”的门外说:“李窦窦!我看你是皮卡丘的妹妹皮在痒!我要打扁你!”

    他拿着篮球,来到门口往外看,吧嗒吧嗒小脚跑步的声音由近及远……只看到李窦窦小朋友飞起来的小辫子~

    他站栏杆边往下看,看到窦窦咻的一下,坐滑滑梯溜到了一楼~

    而此时,一楼客厅里十分忙乱,李朝和向小园正在把唐姆猫从水晶吊灯上引诱下去~这只小猫咪刚才不知道吃错什么药,忽然噗通一声跳到了水晶吊灯上,把他俩吓一跳,还以为水晶吊灯不稳了。

    窦窦站在滑滑梯边上,对楼上的李想得意洋洋,看她的样子,分明是在说哈哈抓不到我吧,跑的没我快吧。

    喵~唐姆猫终于跳了下去,再不跳下去,它就要被乱棍杵死了。

    李想朝楼下的向小园说:“妈,你把那个调皮鬼捉住,不要让她来我房间里捣乱了,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把她揉圆后又捶扁。”

    窦窦一见李想告她状,连忙一溜烟跑了,跑进了厨房。这让李想连忙四下搜索李嘎子,别不是被她拴在厨房里了吧?

    “师师~师师——”李想喊师师来,让她去制止她的小姐姐施暴。

    “肿么了?鸽鸽?”厨房门口伸出一个小脑袋,虽然眉目和那个调皮鬼一模一样,但这是一张瓜子脸呢,而不是她姐姐的鹅蛋脸。

    “你在厨房里啊?保护好李嘎子,你姐姐要炖了它~”李想说完,回房去了。

    师师一听,连忙缩回头往里看了看,接着又伸出来说:“嘎嘎在洗澡呢,师师在给它洗澡~姐姐也在帮忙。”

    “……”李想很担心窦窦小朋友在给李嘎子放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