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盛宠医妃:极品驸马是木兰 >  第516章 城门丑态
小丫鬟仿佛司空见惯似的,稍微斜了一下身子,便躲了过去。

    

    只见她立刻变了脸,语气犀利的说道:“姑娘好大的脾气,你这样寻死觅活的奴婢见的多了,到最后不都乖乖的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来人呀,扒光她的衣服,绑住她的手脚,塞住她的嘴,饿她三天,看她还有敢不敢这么大的脾气。”

    

    “是!”

    

    “别碰我,你们别碰我!”

    

    “滚……你们这些该死的畜生……”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唔……唔唔……”韩芷焉大声的骂着,很快就被人堵住了嘴。

    

    然后将她绑住手脚,身上盖了一层被子,便离开了。

    

    “唔……嗯嗯……”韩芷焉躺在床上欲哭无泪。

    

    到底是谁?

    

    是谁这样害她?

    

    难道是将军府的人?

    

    他们知道王妃是她陷害的?

    

    所以才用了同样的办法报复她?

    

    还是王府变成了厉鬼,找她索命来了?

    

    韩芷焉哭着哭着便睡着了,等她第二天睁眼便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城门口,身上的衣服衣衫不整,和没穿没什么区别。

    

    此时城门口已经聚集一群老百姓,正对着她指指点点。

    

    韩芷焉看着百姓们或鄙夷或嘲讽的目光,崩溃的尖叫出声。

    

    “这是谁家姑娘,竟如此不知廉耻。”

    

    “是啊,竟然衣衫不整睡在皇城门口。”

    

    “青楼妓子都没有她这般不要脸。”

    

    “我家要是生了这样有辱门楣的女儿,我非活活打死她不可。”

    

    “啊……”韩芷焉捂着耳朵,崩溃的大喊大叫,疯了一般跑开了。

    

    正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百姓们看着她跑走了,并没有就此罢休,有些好事之人甚至在后面跟着,并且拉帮结派指指点点。

    

    一直追到丞相府,看到韩芷焉闯入丞相府,这才停了下来。

    

    “她怎么闯进了丞相府?”

    

    “难道她和丞相府的人?莫不是相爷的小妾?”

    

    “相爷的小妾怎会如此不堪。”

    

    “等着吧,估计一会儿就会别人乱棍打出来,这样的疯子简直脏了相府的地。”

    

    韩芷焉跑回家中,丞相夫人早已听到动静跑了出来,当她看到衣衫不整的韩芷焉脸色吓得瞬间煞白。

    

    只见她立刻吩咐身后的仆人和家丁:“你们全都给我跪在地上不准睁眼。”

    

    “是!”

    

    张氏一声令下,她身后的丫鬟仆人全都跪在地上,而她身边的王嬷嬷则很有脸色将只见身上的粗布脱下披在韩芷焉的身上。

    

    她已经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又是个奴仆出身,面子不面子的根本不要紧。

    

    可若是能护住小姐的尊严,那可就是大功一件,还能得些赏赐。

    

    张氏立刻将袍子紧紧的裹在韩芷焉身上,惊慌失措的问道:“焉儿,这是怎么了?”

    

    “呜呜呜……”韩芷焉哭的要死要活。

    

    “夫人,还是先让小姐回屋吧,外面人多口杂。”

    

    “对对对,先回屋儿。”

    

    接着她又对王嬷嬷吩咐道:“你先去后院让府中山下全部回避一下。”

    

    “老奴明白。”

    

    王嬷嬷拖着肥胖的身躯,扭头就跑。

    

    张氏心疼的将女儿搂在怀里,一边安慰着一边快速的走着。

    

    回到房间,她便把所有丫鬟婆子全走赶了出去,并且把门紧紧的关上,声音颤抖的问道:“焉儿,你这是怎么了?”

    

    “怎会如此衣衫不整的跑回来?”

    

    “呜呜呜……呜呜呜……”韩芷焉还是不停的哭。

    

    “好孩子,你别光哭呀,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母亲。”

    

    “是谁害了你吗?”

    

    韩芷焉哭的差点晕厥过去,一边哭一边点头,心疼的张氏也跟着一起哭。

    

    “到底是谁害你?”

    

    “出了什么事?”

    

    “你快说呀,母亲替你做主。”

    

    “呜呜呜……我被……我被奸人所害,前天夜里女儿被人掳走,还……还……”

    

    张氏听得心惊胆战:“还怎么了?”

    

    “还被人卖到了那种地方,呜呜呜……女儿人玷污了……”

    

    “呜呜呜……他们一个接着一个,一个接着一个……”

    

    “今天早晨,又赤身裸体的躺在城门口,被一群百姓指指点点……”

    

    “女儿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我现在就一头撞死在这里……”韩芷焉说着,突然推开张氏,一头撞在桌角上。

    

    张氏捂着嘴巴愣了一秒,等反应过来在尖叫着:“来人……快来人,快去请郎中。”

    

    “焉儿……呜呜呜……你怎么这么傻,我可怜的女儿……”

    

    “你怎么这么傻,你死了……你让娘怎么活……”

    

    门外的王嬷嬷听到动静立刻闯了进来,看着满脸血韩芷焉,也吓得尖叫起来。

    

    “来人……来人,快去请郎中。”王嬷嬷大声的喊着,可是喊了半天竟没人出来。

    

    这时她才想起,刚刚自己清理的院子,让所有人都回避,并且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准出来。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韩芷焉会撞墙自杀,这下真是耽误时间。

    

    她只好跑出去亲自去叫人请郎中过来,这一来一回也是需要时间的,若是耽误了小姐的医治,不知道夫人会不会剥了她的皮。

    

    “焉儿……我可怜的女儿……呜呜呜……”

    

    “你睁开眼睛看看娘,你不要吓唬娘……”张氏用帕子捂着她不断流血的额头,坐在地上啕嚎大哭。

    

    隔壁院中,闪过一个穿绿裙子的女子,匆匆敲着房门。

    

    咚咚咚!

    

    “进来。”

    

    韩芷若放下手中的书,开口问道:“打听出什么没?”

    

    “回五小姐的话,奴婢都打听清楚了,是大小姐出事了。”

    

    “韩芷焉出事了?”

    

    “她回来了?”

    

    “她出什么事?”韩芷若一脸奇怪的问道。

    

    “奴婢听说,刚刚大小姐衣衫不整的冲外面跑了回来,后面还跟了许多看热闹的百姓,现在还堵在门口呢?”

    

    “衣衫不整,百姓围观?说详细点!”

    

    “具体的奴婢也不清楚,奴婢只听说大小姐今日穿的实在不像话,好像……好像只穿了一件……一件肚兜。”

    

    “什么?”韩芷若惊讶的手中的被子都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