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力道 > 第418章:聻魅鳞与碧绿火
“那前五名,我也很感兴趣,怕是不能相让了。所以,我也只能出全力了!”随着信卡多话语落下,一股与陈耀星相差无几的强横气息,也是自其体内暴涌而出,最后化为一团火红,将信卡多包裹其中,远远看去,火红光芒翻腾间,犹如一团炽热的火焰般。

    场中两人此时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喧哗,凝神心静,目光对视,身体上所覆盖的力道和内功是在呼吸一般,不断吐缩。

    场中两人几乎是同时的保持下了安静,轻风刮过场,剑拔弩张。

    似是察觉到场中一触即发的战斗,周围看台上也是稍微安静了一点。

    广场之中,两股各自缭绕半边天空的气息,陡然一凝,顷刻间,众人只觉眼前视线一花,两道光影轰然闪掠,随即金铁交响以及火花爆发,便是自场中心处暴闪而起。

    看台之上的大部分人,都只能看见场中一黑一蓝两道模糊影子,以及黝黑霸气剑挥动间,撕裂空气的声响,然后便是瞧得场中因为力道和内功碰撞,而被震裂不断出现裂缝的石板,然而即使看不见确切的战斗,可从两股几乎不分上下的气势来看,几乎没人能否认其中战斗的激烈程度。

    场中,陈耀星黝黑霸气剑大开大合,借助着宽敞的剑身,每一次挥动,都将会极具压迫的风声,有时力道和内功充斥时,剑身未接触到地面,凌厉的劲气,便是将地板压碎出了裂缝,从此足可瞧出陈耀星在黝黑霸气剑挥动时,力量是何等的可怕。

    与陈耀星大开大合的攻势截然相反,信卡多手中铁剑,是犹如一条刁钻软蝙蛇一般,从不与陈耀星的黝黑霸气剑相接触,偶尔有所接触,也是一触即退,丝毫不给黝黑霸气剑传过力道和内功的机会。

    场中人影闪掠,力道和内功狠狠交轰,一道道力道和内功匹练,偶尔从两人手掌中喷薄而出,最后对轰在一起,扩散而出的能量波涟漪,将广场上的杂物清扫得干干净净。

    “这娃娃好严密的防御,以我的剑速,竟然丝毫沾不到他的身体。”手中铁剑闪电般的击出,一道道残影带着火红力道,在面前浮现而出,可不论信卡多攻击如何快捷,那把巨大的黝黑霸气剑都是会在瞬间横移,借助着宽敞的剑身已经极其坚硬的材质,轻易地便是将那十几道残影尽数抵挡而下。

    随着双方交战的持续,信卡多脸庞之上的懒散便是逐渐消散,直到现在,其脸上,终于是彻底地被凝重所覆盖。陈耀星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以让得他慎重对待。

    “哇——”长长地吐了口气,信卡多脚步忽然微退,随即身体前倾,体表的火红力道飞速地对着铁剑之内涌去,转瞬间,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便是被转化成了一把散发着炽热温度的火剑。

    脸庞随着长剑的变化,也是涌上一抹红润,信卡多手臂陡然一抖,骨节处响起一道清脆的霹雳声响,而手中火剑,也是暴刺而出,炽热的温度,划破空气,甚至是带起了一股隐隐的焦臭之味。

    察觉到对方手中长剑的这般变化,陈耀星眼神一凛,双手紧握上黝黑霸气剑剑柄,随即一声低喝,霸气剑带起一道阴影,犹如一道黑色巨墙般矗立在面前。

    “当——”

    “哐——”

    火红长剑刺在黑色黝黑霸气剑之上,随着一道清脆剑鸣响起,剑尖却是突然一拐,长剑沿着剑身一晃,便是闪出了霸气剑的低档范围,狠狠上切,带起一道炽热寒芒,对着陈耀星握着剑柄的手臂划去。

    对于对方那忽然变如蝙蛇般柔软的长剑,陈耀星也一怔,手掌快速地松开剑柄,身体却未后退,反而猛然前冲。

    手掌离开了黝黑霸气剑,陈耀星体内那压抑的力道和内功,立马犹如洪水般奔腾了起来,速度也是在此刻成几何倍爆增,身形化为一道黑影闪电般地与一脸错愕的信卡多错过。在交错而过的霎那,陈耀星手肘猛然下砸,刚好狠狠地砸在后者手腕之处。顿时,火红长剑脱落而下,连带着信卡多的手臂,都是在此时变得完全麻木了下来。

    “哐啷——”长剑落地,信卡多身体狼狈地在地面一滚,避开了陈耀星那从身后踢出的凌厉一脚。

    一击无果,陈耀星这才缓缓转身,似笑非笑地望着那退后了十几步一脸惊愕的信卡多。

    闪电般的交锋,终于是突然地变缓,而当看台上的学员,瞧得那驴打滚一般滚了几圈的信卡多,都不由得满脸愕然。

    “啊呀——一个好快的速度,一个好强的力量。”左手按着手腕,使劲一扯,信卡多嘴角一阵哆嗦,然后甩着手,一脸惊叹。

    陈耀星笑了笑,缓步走到黝黑霸气剑旁,不过手掌却并搭上去。

    “唉——我真是小看了你了。看来,我不动真格是不行的了。”信卡多叹了一口气,双手缓缓探出衣,目光紧紧着陈耀星,道:“你应该也知道我的另外一个身份,炼丹师。我所擅长的,并非是力道和内功,而是,玩火。”

    脸庞上划过一抹自豪,信卡多双手一震,一股深蓝色的火焰,便是瞬间渗透而出,快速地将双手包裹而进,炽热的温度,使得他的脸庞都是略有些虚幻了起来。

    望着信卡多手掌上涌出的深蓝色火焰,陈耀星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这应该是一种灵魔兽火焰吧,不过信卡多口中的那句话,却是让得他心中涌现一抹有些好笑的怪异感觉。玩火?哈哈——以他如今对火焰的操控能力,就算是四品炼丹师,也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玩火的哈。

    “陈耀星兄弟,你可得小心了,我这聻魅鳞火,可是曾经将魔灵师级别的强者击伤过的哦。”

    笑容诡异地抬头,望着对面一脸自豪的信卡多,陈耀星微微点头。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修长白皙的手掌,也是缓缓从黑袍中滑出,最后在信卡多疑惑的目光中,从光环罩中取出一颗碧绿色丹丸,塞进嘴中,微微咀嚼着。

    咀嚼了片刻,陈耀星拇指与中指轻轻一搽,清脆的声音,在广场中响起。

    随着双指的搽动,陈耀星嘴巴一张,顿时,一团碧绿色火焰震撼眼球地被吐了出来,右手晃动,碧绿色火焰悬浮在手掌之上。

    望着如精灵般跳动碧绿色火焰,陈耀星扬起脸庞,微笑的话语,却是让得满场陷入一片寂静,而对面原本一脸得意的信卡多,此刻也是变得目瞪口呆了起来。

    “哈哈——信卡多学长,对不起了,我最擅长的,也并非是力道和内功,而是自身就能玩火。”

    巨大的广场之上,两道人影互相对立,在两人的手掌之上,各自缭绕着深蓝色与碧绿色的火焰,火焰翻腾间,带起的炽热温度,让的两人周身的空间都是略微有些扭曲虚幻了起来。

    望着两人手中的两色火焰,看台之上,陷入了一片安静。许久之后,方才有人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叹之声。

    “那陈耀星怎么也能召唤出实质性的火焰?那不是只有炼丹师,或者魔聻师以上级别的强者,才能办到的么?”

    “哼——难道这小娃娃,也是一名炼丹师不成?”

    “哈哈——碧绿色火焰,真漂亮啊!”

    广场周围看台上,一道道或惊叹,或质疑的声音,不断响起。

    “这鬼娃娃,怎么也拥有这种火焰?”瞧得场中的变故,陈耀男也是略微一怔,片刻后,忽然喃喃道:“哦——对了,记得当初离开时,便好像听说过这个小娃娃,有一个神秘的炼丹师老师。现在看来,他应该也是一名炼丹师了。难怪能够召唤出与信卡多性质相同的实质性火焰。”

    一旁目光直盯在场中的陈铃儿微微点头,经过乔霸天的透露。她心中清楚,现在陈耀星所拥有的底牌,若是全部施展开来的话,恐怕这学院里的同等级强者中,还真没几个人能够战胜他。那信卡多虽然也能算做一名不可多得的天赋强者。可对于陈耀星来说,依然造不成太大的阻碍,如今的陈耀星,已经远非是当年那个,在陈氏家族中受尽白眼与嘲讽的废物庸才少年了。现在,他所拥有的修炼天赋,将会让得任何人感到震撼。

    在看台的另外一边,朗中华的脸在陈耀星召唤出了碧绿色火焰后,便是略微阴沉了一些。他也想到,后者竟然还拥有底牌。

    “哈哈——朗中华大哥不用担心,就算那个娃娃拥有类似于信卡多的那种火焰,也并非是你的对手。当初那信卡多凭借着他的聻魅鳞火,不也一样败在你手里么。”在朗中华脸色微沉之时,一道略带着几分谄媚的笑声,从一旁传出,朗中华回头一看,原来是几位平日一直跟在身边的同级学员。对于这种早已经喜欢的讨好话,他脸色并未出现什么喜悦,仅仅是点了点头。淡淡地道:“那信卡多的聻魅鳞火,的确挺让人忌惮,当初我战胜他也是占了一分运气好的缘故。不过就是不知道是他的聻魅鳞火厉害,还是那个陈耀星的碧绿色火焰更胜一筹。”

    “不管他们谁胜,反正遇见了朗中华大哥,便是会面临被失败剔除的结果,而到时候,陈铃儿学妹,自是会知道朗中华大哥的优秀,以她那看似淡然实则高傲的性子,定然不会和一个失败者走在一起的。而届时,朗中华大哥就会如愿以偿了。”

    朗中华嘴角微掀,好听的话谁都听不腻,况且现在的他,最是喜欢别人在他面前贬低陈耀星。

    “陈耀星,希望你能打败信卡多吧。不然的话,那我岂不是少了几分乐趣。我会在陈铃儿面前,将你彻底地击败,我要让你日后,再没脸出现在陈铃儿面前!”心中一道阴冷笑声,朗中华脸庞上的笑容,却是逐渐变得和煦起来,双臂抱在胸前,淡淡地望着场中。

    在另外一旁,那名红衣少女也同样是因为陈耀星所弄出来的碧绿色火焰,而略微惊诧了一下。不过紧接着便是恢复了过来,暗自嘀咕了一声后,再度将精神信念感观力投注场中,与今天前面的那些场比试相比,陈耀星与信卡多的比试,无疑是最具有看头的一场。这一点,即使是性子高傲如她,也并未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