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力道 > 第354章:传闻少年真英雄
“这么大的事情,早在两天前就是传了出来,那陈耀星,可是在正式比试场上,将翔鹤宗少宗主楼兰玛丽给打败了去,听说好像是因为当年楼兰玛丽退婚的缘故吧。现在看来,当初,那传出来的楼兰玛丽是被陈耀星强行休掉的消息,还真是有着几分可靠性的。看如今,陈耀星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与天赋,配上她楼兰玛丽,倒是绰绰有余的哈!”

    “啊——那后来呢?”

    “后来据说翔鹤宗似乎是将陈耀星留下,哦——不过虽然人家还小,可那背后的强者,却是恐怖得让人咋舌。听人说,当日的那场争斗,最后不仅搞出了两名魔幻师级别强者,至是连那蛇族妖人的约翰斯娅女妖,都是现了身的。虽然翔鹤宗倾尽全力,可却依然还是让陈耀星全身而退了。”

    “约翰斯娅女妖?”名字一出口,周围的人便是惊呼了起来。

    “呵呵——根据可靠消息,那个陈耀星,还是这一届炼丹师大会的夺冠者。”周围那一道道惊讶的目光,让那名男子虚荣心大涨,嘿嘿一笑,再度暴着猛料。

    “他炼丹师大会的冠军?不,不不不,那个冠军不是叫倥侗的么?”一道低低的声音忽然响起。

    “嗨——倥侗,倥侗,倥侗就是陈耀星,陈耀星也是倥侗,哈哈哈哈——”男子得意地笑道。

    “啊——”周围人群一愣,随即恍然大悟,虽然这种名字上的事情,被点破便是一钱不值,可正常的人,谁会没事的去把一个名字与一个名字去兑一下呢?

    “唉——这小娃娃可了不得了,如此年纪轻轻,还是一个少年郎,便是干出这种惊天动地的事情来,那日后长大,还得了?”男子狠狠地灌了一口烈性麦酒,有些艳羡地叹道。哪个男人,心中没有这干出一番大事的热血梦想?只不过因为能力所限,很多人,注定了只能空想而已。

    有些愕然的听着那传过来的谈话,陈耀星不由地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想到,这才不过几天时间,那翔鹤宗的事,竟然便是传遍玛伽伽帝国的另外一边来了。

    “哈哈——我看啦,你现在也是个名人了哈!”约翰斯娅晃着手中酒杯,戏谑地道。

    摊了摊手,陈耀星淡笑道:“我对这名誉又不感兴趣。好了,走吧,去看看那采药堂,有没我们所需要的药材。”

    “好吧!”

    站起身来,陈耀星与约翰斯娅刚想离开此处,那一旁桌子上再度传来的谈话,却是让得他脸色微微一变。

    “那个陈耀星,好像是苍松基城陈氏家族的人吧?”

    “是啊——陈氏家族这次可是露脸了,有了这个恐怖的一塌糊涂的族人,日后北部省份,谁还敢对陈氏家族的人不敬?”

    “哈哈——那可不一定,我刚好从苍松基城过来不久,听说,陈氏家族这两天,也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啊——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敢去找陈氏家族的麻烦?”

    “这我就不知道了,陈氏家族的人保密的太严,我也不知道确切情况。”那名男子摇了摇头,低头喝了一口麦酒,却是忽然一愣,缓缓抬起头来,望着出现在面前的一位黑袍青年,后者身上缭绕的雄浑气势,让得仅仅只是一颗红芒星魔术师的他,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道:“这位大人,您有何事?”

    “你刚才说,陈氏家族出什么事了?”陈耀星沉声问道。

    “哦——这个,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前两天,在陈氏家族似乎爆发过剧烈的战斗,然后陈氏家族便是谢绝了任何外客进入。而且,从那以后,本来一直常露面的陈鼎铭族长,也没怎么出现了。想来,他是在整理家族中的事情吧?”男子忐忑地道。

    脸色逐渐阴沉,陈耀星心头忽然有些不安了起来,对着男子感谢了一声后,便是转身与约翰斯娅匆匆走下楼梯。

    “这个人背后的兵器,倒是挺古怪的啊!”望着消失在楼梯处的陈耀星,一人忽然低声道。

    “兵器?那是一柄黝黑霸气剑。”先前那位男子一怔,猛然间,似是想起了什么,脸庞上逐渐浮现一抹惊骇,一时失声。

    “啊呀——他就是陈耀星。竟然还是一个小娃娃嘛!”

    此时的陈耀星,自然并未理会酒楼上的骚动,在下了楼之后,站在街道上,紧皱着眉头,望着约翰斯娅,道:“我不能再停留了,我要先回苍松基城了。”

    闻言,约翰斯娅黛眉轻蹙,淡淡地道:“哎——还是先看看这里的药店吧,万一有我需要的药材呢?”

    “我说,女王陛下,我现在就要回苍松基城!”陈耀星目光凌厉地盯着约翰斯娅女妖,一字一顿地沉声道。陈耀星忽然变得强硬起来的态度,让得约翰斯娅女妖怔了怔。这几天来,陈耀星对她所说的话,从未有着半点违背,没想到,此时竟然会直接顶撞她,这就让得身份高贵的一族之王的约翰斯娅,略微有些暴怒。

    “小娃娃,本王要寻找药材。”妖艳眸子冰冷地盯着陈耀星,约翰斯娅缓缓地道。

    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双让男人着迷的眸子,陈耀星猛然伸出手来,在约翰斯娅错愕的目光中,一把将那柔若无骨的纤手紧紧抓在手中,在后者即将爆发之前,他冷声道:“哼——想要聚合丸,那就给我摆什么女王的架子,我先前敬你,是看在你帮我脱困的份上,再这般胡搅蛮缠,蛮不讲理,休怪我也不给你留什么情面了。”

    “走——”

    语罢,陈耀星一把拉着她,快速对着城市之外奔跑而去,而那约翰斯娅女妖,似乎也是被陈耀星忽然间爆发出来与前段时间截然不同的冷厉,惊了一阵,当下竟然没有反抗,只是美眸带着许些愕然地盯着前者。她从来没想到过,凭自己的身份,竟然还真有人敢这般凶巴巴的吼她。

    一时间,约翰斯娅心中忽然升许些哭笑不得情绪,自己多少年,没被人这般对待了。而且,这人仅仅是一个,她只要一巴掌就能扇飞的少年魔鬼师,他这次,可真是嫌命长了么?

    拉着约翰斯娅飞奔出城市,陈耀星迅速召唤出苏拉威西式蛇雕雕翅来,然后急速地对着苍松基城的方向,御空飞行赶去。

    在这般近乎极限的赶路下,仅仅是两个时辰的时间,一座若隐若现的城市轮廓,便是模糊地出现在了陈耀星视野之中。

    两人在距离苍松基城之外不远处降落而下,落地后,陈耀星并未再理会身旁的约翰斯娅,脸色有些阴沉地对着那大开的城门快步走去。

    走近城门,陈耀星抬眼瞟了一下那城门上方,硕大的“苍松基城”四个大字,不由地停下脚步,望着那隐隐顺着城门通道传出来的鼎沸人声,轻吐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喃喃道:“苍松基城,我陈耀星终于又回来了!”

    举步走进城门,穿过有些阴暗的城门通道,然后眼前阳光骤然大亮,陈耀星微微抬头,那透着一抹亲切与熟悉的交错街道,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两年了,也没变多少啊!”轻声笑了笑,归家的心情,那股淡淡温情,让陈耀星脸庞上的阴沉淡了一些,偏望了一眼不急不缓地跟在身后的约翰斯娅,然后转来,抬脚着那条曾经走十几年的街道,快步走去。

    由于心中挂念族中所发生之事,因此陈耀星途中未有所停留,一路匆匆对着记忆中的道路快步走着,期间在路过几家以前陈氏家族坊市时,略微停了一下脚步,望着那人气有些萧条的坊市,他眉头轻皱,步伐却是逐渐加快。

    不多时间,陈耀星轻车熟路地穿过条街道,然后脚步忽然顿住,抬头望着那坐落在街道尽头处的一处大院落,院门上硕大的“陈氏家族”四字,让得他缓缓松了一口气。

    站在了自家门口,陈耀星却是安静了许多,目光在陈氏家族周围扫过,当年他离家之时,这里几乎是门庭若市,而如今却显得颇为冷清,那往日大门口整齐站立,颇具威势的门卫,现在却竟然是一个都不见。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眉头紧皱,陈耀星偏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约翰斯娅,沉默了一下,忽然轻声道:“能答应我一件事么?”

    “不能。”这个女人似乎一直对陈耀星先前的态度,耿耿于怀,因此,听得他的话拒绝极为利落。

    “是吗?那代价是不是一株炼制聚合丸,所需要的药材。”陈耀星淡淡地道。

    “难道你有?”闻言,约翰斯娅眸子顿时亮了一点。

    “有一株棱角松针果。”在当初离开灵异山脉的那个小山谷时,陈耀星采摘药草,还带了不少药材,而那炼制聚合丸所需要的棱角松针果,刚好也在其中。

    “什么事?”

    “今天,你就听我的话。”

    “听你的话,那杀人,就可以。”约翰斯娅女妖仅仅沉吟了一会儿就点头。在她心中,杀人,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有价值。

    笑了笑,陈耀星转身走进大门,然而脚步刚刚踏进,一道有些稚嫩的愤怒声音,却是从门后响了起来:“你又是谁?真当我陈家人好欺负是么?”

    听得声音,陈耀星走的脚步不由地一顿,偏过头来,望向声音响起的,在大门后方处,一个年龄仅仅只在十二三岁左右的清秀小女孩儿,正瞪着眼睛怒视着他。

    “你,你是?”目光缓缓地在小女孩儿身上扫过,那几年前的记忆,自脑海深处升探而起,陈耀星脸庞略微柔和了一点,轻笑道:“哦——我记起来了,你叫陈耀萍吧?是陈耀蓉表妹的妹妹——萍儿。两年没见,竟然长这么大了,都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了。”

    听得陈耀星一口便叫出她的名字和小名儿,小女孩明显怔了怔,灵动的眸子,先是在那约翰斯娅身上停留了一会。虽然如今年龄尚小,可她却依然是为这个脸颊,蒙着轻纱的妖娆女人的美丽,有所吃惊。吃惊了一下,目光便是顿在了陈耀星脸庞上,望着那张隐隐有点熟悉的轮廓,这个小女孩皱起了纤细的小眉头,苦苦地思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