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工程 > 第四百三十四章总包管理招标(求月票!)
    “章总,我现在就把话放这,你敢动我公司的任何一名职工,包括哪些工人,我让你后悔活着!

    警察和你讲证据,讲法律,我只和你讲天理,天理难容,天不收你,我收你!”余庆阳凝视着章老大,冷冷的说道。

    “余总,咱们安保公司的执照下来了!”安玉青推门进来。

    余庆阳心里暗赞,安玉青真是神配合。

    “怎么这么快?”

    “有上级领导的指示,咱们安保公司注册一路绿灯!

    去公安局办许可证的时候,梁局长亲自去督办,一个小时就批下来了!”安玉青笑着回答道。

    安玉青回答完,才发现余庆阳办公室里有人,“余总你这有客人?”

    “章总,知道我这个安保公司是干什么的吗?

    他们可不是国内那些站在门口或者小区巡逻的保安!

    他们是去非洲执行安保任务的,在国外非洲的安保业务一直都被欧美等国家垄断,现在我们的安保公司就是要打破这种垄断!

    去非洲那个充满暴力,充满血腥的大草原上,去和那群野兽抢饭吃!”余庆阳笑着向章老大解释道。

    “余总的魄力实在是令人佩服!

    如果年轻二十岁,我一定和余总并肩作战,去非洲涨一涨我国的威风!”

    “呵呵,章总,倒退二十年我也不会和你合作!

    我是白,你是黑,咱们两个永远都不会合作了!

    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不珍惜,你把白染成了灰色!

    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哪怕有一天你掉进河里,我不会伸手拉你,但是我最起码能够不往河里扔石头!

    所以,章总,希望今后咱们还是各自安好!

    记住我的话,我不是警告你,也不是威胁你,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华禹投资你惹不起!”余庆阳说完摆摆手,示意章老大可以出去了。

    章老大脸上很难看,强忍着怒气,但是能活到现在,章老大靠的就是能忍。所以,最终章老大还是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开。

    “余总怎么回事?”

    “一个跳梁小丑,以为自己是人,动不动就闯我的办公室!”余庆阳轻蔑的一笑。

    “你回头调两名形象气质好的女职工去保安部!”

    “去保安部?”

    “让保安部设个前台,再有客户来,先登记,获得允许后再上楼!省的像现在这样,阿猫阿狗的都随便进我办公室!”

    “知道了,余总!我这就安排!”

    安玉青明白余庆阳的意思,公司毕竟是经营企业,要是整天用保安在门口拦截,影响不好,真正的客户可能就被拒之门外了,但是不登记就会向现在这样,谁都能进来,门口的保安变成了摆设。

    安玉青走后,余庆阳接着打电话把甄龙叫进办公室。

    “我让安总给你们保安部安排了两名女职工,你在门厅设一个前台接待!今后再有阿猫阿狗随便进出公司,你就给我卷铺盖滚蛋!”余庆阳对着甄龙骂道。

    余庆阳不会干不教而诛的事情,但是不妨碍他骂甄龙一顿出出气。

    “是!我保证,今后绝对不会让人随便进出公司!”

    “有客人来访,让前台登记,然后通知接访部门,得到许可后,再放行!记住,要注意好态度!热情体贴,彬彬有礼,但是没有允许绝对不允许进公司!”余庆阳又交代了一句。

    “是!”甄龙敬礼转身离开。

    世界总算是清净了,余庆阳继续看文件,签字。

    东山招投标公司很重视,段刚打完电话,没多长时间,余庆阳这边刚刚看完文件,东山招投标公司就派了一位副总过来洽谈招投标代理的事情。

    “这个项目在济州市,总投资控制成本是五十亿,这是项目的概况,项目规划大纲,我们现在对外招的是项目总承包管理,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们用最快的速度发布招标公告!”余庆阳和东山招投标公司的王副总握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速度必须要快,他招的是总包管理,不是施工总承包,现在各个单项工程的图纸都快出来了,按照正常程序,总包管理的招标在项目决策结束后,就要开始招投标。

    当然也有在实施阶段的设计阶段开始招标总包管理的,两个阶段的总包管理费取费标准不一样。

    因为提供的服务不一样,决策阶段结束后就开始总包管理招投标的,总包管理要勘察、设计、施工、试运行提供服务,如果在设计阶段招投标,那么总包管理提供的服务就只是施工、试运行了,费用自然要少一截。

    但是再怎么晚,也要在分包商招投标之前进行总包管理的招标,因为业主选择的分包商,需要得到总包管理方的确认。

    说句直白的话,余庆阳他选择的分包商没有不经过总包管理方确认,这和总包管理没多少关系,那些分包商对总包管理自然就不是那么尊重,对总包管理下达的指令,肯定会阴奉阳违。这直接影响总包管理方在进行项目管理时的权威,这种情况,换成谁也不愿意对工程质量、进度、资金控制的责任负责。

    但是作为总包管理方,你不对工程质量、进度、资金负责,我要你何用?

    自然双方也就无法达成共识。

    所以说,虽然国家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在什么时间节点对总包管理进行招标,但是现实中,最晚不能拖到专业分包招投标结束以后。而现在的情况就是再不抓紧时间对总包管理招标,他都准备开始招转业分包商了。

    “余总,对投标公司的资质审查有什么要求?”

    “建筑特级总承包资质,市政水利一级总承包资质!可以接受联合体投标!还有一条,那就是无论谁中标,我们都会派人进入总包管理的项目部,和总包管理方共同管理该工程项目。”

    “余总,那公告期咱们就按照最短的时间来定,自公告之日起二十天作为截标日期?”

    “可以!”余庆阳点点头。

    “那········余总,我们的招标代理服务费,按照万分之一收,您看合适吗?”

    “你觉得呢?我们招完总包管理,接着就要招转业分包!对了,咱们泉水规划的旅游路项目也是我们公司投资的!那个项目的总投资在二十亿左右!”余庆阳看着王副总笑眯眯的反问了一句。

    对余庆阳的态度,王建军感觉有些棘手,他不害怕那些和他讲价的,也不怕那些问他要回扣的,就怕余庆阳这种,不还价,而是让你自己降价。

    这要是小业务,他好办,稍微降点就是了,但是现在这个可是他们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业务,总招标金额超过一百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