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讨喜的江湖
    李扶摇出人意料的一番言语,让少女白枝和剑仙子两人都觉着有些奇怪,剑胚一说,大余江湖无论是谁都并未有着半点疑惑,白枝虽说武道境界还不高,但论其天资,说上一声剑胚并非如此不切实际,反倒是理所当然。
    才生出这个念头的蓝泽忽然一惊,眼前的李扶摇也不过这般年纪,武道修为不说是白枝,就连她自己都未曾能够比得上,应当便是因为此事,所以言语之中颇有讥讽之意?
    如此一想,蓝泽不由得有些看轻了这位青衫少年。
    因为两位剑道大家在江面比剑,这条大船在胜负分出之前应当不会再继续前行,之前在这两位动手之前,船上有那么几位富家翁不通武艺的,便嚷着要走,片刻之后竟然是被几位武道境界不低的江湖豪客去硬生生讲了一通道理,这才平息下来,船上其余人还有要走心思的更是不敢再如何开口,让船上呈现出一片“安静祥和”十分耐人寻味。
    李扶摇就靠在栏杆旁,不愿意再和这少女白枝和那位剑仙子说话,这两个女子,对于蓝泽,李扶摇不喜不恶,可对于白枝,可一点都谈不上喜欢,反倒是有些讨厌。
    早慧和城府深沉原本便是两回事。
    白枝和蓝泽离着李扶摇不远,蓝泽对于这少年观感也不好,因此并未如何在意,反倒是白枝则是现如今虽说心里还关注着那边的动静,但还是仍旧留意着李扶摇这边的。
    江面上两人之战,在李扶摇看起来远远算不上波澜壮阔,甚至他心中比较,不说他当年在罗桑河岸边杀修士,就算是之后绿水湖里杀王八都比这场比剑要波澜壮阔得多。
    想起了那只绿水湖里的王八,其实便让李扶摇想起了门尘山道上的那位朝青秋剑气,那个后来叫做朝风尘的男子,让李扶摇第一次真的觉得剑士风流不过如此而已!
    现在应该是已经不存人间了吧?
    李扶摇叹了口气,就要转头回房间,可船上马上便传出一声声惊呼,李扶摇心中了然,应当是那两人胜负已分了。
    之前他看过几眼那边,知晓那两人之中,老剑痴李古虽说是大器晚成,但一身浑厚真气要强于王柏,而王柏则是以剑道修为夺魁,反倒是在真气这方面,及不上李古。
    两人各有千秋。
    因此胜负难料。
    好在李扶摇并不关心这些,到底是王柏赢了要将问剑宗一网打尽,还是说李古赢了要将藏剑门的谋划挫败,都不是他在意的东西。
    他只想着这条大船尽快来到延陵境内,他好去下一个地方。
    进了房间,关了门,外面的事情便与他无关了。
    船头那边,杨青龙一身血迹,提剑而还,一战之下,这位剑客赢得并不轻松,只不过比剑之前的一番交谈,实际上杨青龙对于那位老客卿已经没有任何敌意,只是不管如何,各为其主,也得分下个胜负。
    手脚酸麻的杨青龙来到船头,朝着白枝沉声道:“小姐,老剑痴不敌王柏,身陨于此!”
    白枝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摇头道:“痴剑老爷爷不是说剑道修为颇有长进吗,还是不敌王柏?”
    杨青龙神色沉重,转头看向蓝泽,平静道:“剑仙子,麻烦你带小姐先走,不必返回问剑宗,继续前往延陵便是。我为你们断后,撑得了多久不好说,因此剑仙子务必要快。”
    蓝泽皱眉道:“为何还要去延陵,遭此大难,不应返回宗门才稳妥?”
    杨青龙苦笑,知道这位剑仙子对于江湖险恶并不知晓,因此便简要说了一说,这藏剑门若是要斩草除根会作何打算,会不会在返回路途上设伏这一类问题都说的明明白白,他不求蓝泽能够听懂,但凡白枝能够理解便够了。
    末了,杨青龙苦笑道:“这番布局其实老宗主已经看透,不过是太过相信老剑痴的武道境界了,自然最坏的打算便也出现在了今日,未能破局,怨不得旁人,只不过小姐仍旧是重中之重,之前我已经传回讯息到问剑宗了,小姐和剑仙子在那位前辈住处小住几日即可。只不过我便真不与小姐同行了。”
    白枝嘴唇颤抖,“杨叔叔。”
    杨青龙神情平淡,“现如今不是如此作为的时候,小姐快走便是。”
    白枝重重点头,很快便跟着蓝泽离开船头。
    杨青龙看着这两人离去,松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剑,轻声叹道:“功亏一篑啊。”
    本以为无人,却不曾想过身后很快便响起一道嗓音,“你们这算计过去算计过来的,其实最后才发现,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杨青龙蓦然转头,李扶摇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壶酒,还是船上卖得最贵的梨花酿。
    杨青龙洒然笑道:“公子以局外人来看,自然不知道双方为此谋划了多少,依着公子的修为境界来看,更是不屑和咱们这些江湖武夫多说些什么,可咱们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说太多没什么意义,不过看在杨青龙就要死了面子上,公子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李扶摇拍了拍酒壶,“你先说着。”
    杨青龙正色道:“公子来自剑山,是剑山剑士。”
    李扶摇没有反驳。
    杨青龙露出笑意,“那公子可曾见过柳依白柳先生,现如今柳先生是否安好?”
    李扶摇握酒的手一紧,脑海里走马观花将柳依白之前闲聊说过的话都想了一遍,才有些失神的轻声道:“原来柳师叔的江湖便是这一个。”
    李扶摇摇头,“见过,只不过现如今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杨青龙面露遗憾之色,“柳先生是我大余江湖这数百年中天资最高,成就最高的剑客,就此离世,实在是让人叹惋。”
    李扶摇轻声道:“实际上想用死得其所的,可到底是不是死得其所还得柳师叔自己来说,我就不胡乱开口了。”
    杨青龙还想再说些什么,神色忽然凝重,“公子见谅,若是不想被牵连进来,多费些时间,现如今还请离远一些,不然被牵连进来,杨青龙心里不安。”
    李扶摇喝了一口酒,“无妨。”
    杨青龙蓦然一笑,“也好,让公子看看拙劣剑招也好,当日面对公子,连剑都未能拔出,才真是觉得遗憾。”
    李扶摇不言不语,只是一口饮尽壶中酒。
    ——
    白枝跟着蓝泽踏水过江,来到岸边,遥遥看着远处大船,神情复杂。
    蓝泽扯了扯白枝的衣袖,劝道:“小姐,快走吧,莫要辜负杨青龙的这番心思。”
    白枝眉头皱得极紧,这位问剑宗的剑胚思虑复杂,一时间竟然并未迈腿。
    蓝泽已经生出了要将白枝打晕扛走的心思了。
    白枝忽然转过头看向蓝泽,喊了一声姑姑。
    蓝泽一怔,看到白枝眼里有些泪光。
    蓝泽心一软,小声道:“小姐,生离也好,死别也罢,都是需要一一经历的东西,现如今这种局面下,留下来其实并没有好处的。”
    白枝出乎意料的平静道:“姑姑,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师父便说过,若是这辈子只想做一个剑客,那便不用想太多,人心如何,世道如何都不必关注,一心练剑便是,可若是想要做问剑宗的宗主,便要去看人心,看人行事,真是很难的一件事。可仅仅是这样也不算是多大回事,见人也不能表露出真心思,师父说的养士种类繁多,可没说过需要以真心待人的,对痴剑老爷爷是这样,对杨叔叔是这样,对姑姑也是这样,可白枝真的不想这样。”
    蓝泽握住她的手,劝慰道:“一宗之主,便应当如此,姑姑不怪你。”
    白枝带着哭腔说道:“可是白枝不愿意为了一个宗主的位置便这样对你们,以往是要去学,是为了师父,可痴剑老爷爷为我死了,杨叔叔也要死了,我不想杨叔叔死啊。”
    蓝泽于心难忍,但仍旧是牵着白枝往前走。
    白枝走了几步,努力挣脱蓝泽的手,希冀的说道:“姑姑,咱们去求那个人救救杨叔叔怎么样?”
    蓝泽皱着眉头,“小姐什么身份,怎么能够去求别人?”
    白枝狠下心说道:“我不管,我不能让杨叔叔死,痴剑老爷爷已经死了,不能让杨叔叔也死了。”
    说完这句话的白枝转头往江岸边跑去,全然不理会蓝泽。
    蓝泽轻轻摇头,并未太过失落,问剑宗需要一个明智的宗主,虽然要薄情寡义,实际上在她看来也是迫于世势,可她也说不上如何赞同。
    反倒是白枝现如今这样子,虽说不太适合成为下一任宗主,但在蓝泽眼里,要比之前都可爱的多,也更愿意豁出命去护着。
    蓝泽呵呵一笑,赶上白枝脚步,带着她要重回大船。
    现如今,这位剑仙子也就顾不得之前老宗主下的严令了。
    ——
    船头那边,杨青龙遇上了一众藏剑门高手,一言不发便拔剑相向,这位剑道大家虽说受了重伤,但仍旧是一位剑道大家,不管如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付这些藏剑门高手,仍有余力。
    船头的其他武夫早就散开,许多人已经回到各自房间,不想参与这藏剑门和问剑宗两方的事端,只有极少部分人才在远处看着这场厮杀,今日渡船上发生的事情,每一件都值得让人回味良久,不管是之前的剑胚出剑,还是之后的青衫少年立于水面观战,亦或是最后的王柏和李古两人比剑,都不是一件小事,至于现如今杨青龙这位名头仅次于王柏的剑客出手和藏剑门生死相向,便更是切切实实的生死相搏,虽说比起来两位剑道大家的生死一战观赏程度要差出不少,但实际上船头现如今躺着的一众藏剑门人的尸体,也足以让人真实感受到江湖的残酷的。
    李扶摇离得不远,便尤其显眼,只不过并未任何一位藏剑门高手想着要来招惹这位青衫少年,毕竟之前这位少年光是那一手立于江面的身手便足以让人忌惮不已。
    李扶摇转头去看远处那条渡船上立着的灰衣中年男人,那位剑道高到天际的王柏,这边船头一战,不管如何,最后都还需要他来收尾,到时候强弩之末的杨青龙怎么都是个死,这一点没有什么疑问。
    而李扶摇唯一好奇的则是剑胚白枝和蓝泽都不见了踪影,明显是已经跑路了,那既然藏剑门的目标便是这位剑胚,为何无动于衷?
    难不成在江岸上那边还有埋伏?
    想到这里,李扶摇不由得开始为这位剑胚的前路有些不轻不重的担忧。
    多灾多难啊!
    李扶摇穿过船舱,去那边管事购买梨花酿。
    白发老管事颤巍巍的递过两壶酒,轻声问道:“公子可知这两家为何大打出手?”
    李扶摇瞥了一眼老管事,想了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这条不是朝廷渡船?为何老管事不出面制止这两边的厮杀?”
    老管事悻悻然说道:“江湖事江湖管,哪里用得着咱们。”
    李扶摇会意一笑,没有说透,这大余朝廷对于这两家江湖门派不是管不了,只是能管的人不愿去掺和,这些想管得又没这个能力,故而才导致了现如今这个局面就是了。
    买了酒,李扶摇重新来到那边栏杆处,这一次还没有看向杨青龙就看到江面上蓝泽牵着少女白枝踏水而行。
    李扶摇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去而复返的少女。
    等到这两人上了船之后,蓝泽在远处看了一眼李扶摇,之后便投入杨青龙那边那处战场,留下白枝一个人往这边走过来。
    李扶摇喝了一口酒,看着这少女。
    白枝开门见山,解下身后的沉金古剑,希冀问道:“用这柄剑换你出一次手,救救杨叔叔行不行?”
    李扶摇拍了拍身后剑匣底部,“我这里面的剑,没一柄比你这柄差的。”
    白枝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失望,但很快便继续问道:“你要怎么才肯出手?”
    李扶摇有些疑惑,问道:“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出手,第二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出手就能救下你那位杨叔叔。”
    白枝认真说道:“别的人都不敢掺和这件事,只有你在这边看,这就是说你不怕被牵连,这就是你有能力救下杨叔叔才是,既然是只有你能有这个能力,我来求你一点都不奇怪。”
    李扶摇奇怪的问道:“依着你之前的性子来看,该是很骄傲的一个人才是啊。”
    白枝咬着嘴唇,沉默不言。
    李扶摇叹了口气。
    他开始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尽是女子,之前的青槐,后来的叶笙歌,然后就是小姑娘温瑶,这个大余江湖的剑胚白枝,除去那位王道长之外,其余人还真就是女子了。
    “你帮我救救杨叔叔,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白枝说得斩钉截铁。
    李扶摇揉了揉脸颊,打趣道:“可是你会什么?”
    他可不太相信这个少女除去练剑之外还能会些其他的什么东西。
    果然,这句话一被李扶摇问出口之后,少女便哑口无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扶摇自顾自喝了口酒,“你说你们这个江湖啊,真是一点都不讨喜,你们这边呢,是想着要扳倒对面成为剑道第一大派,对面那帮人为了不让你们得逞,便就要把你打杀在这里,避免这种事发生,实际上你们问剑宗要是不出你这位剑胚,是不是就得安安分分的?是不是就老老实实的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不会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白枝摇摇头,“师父说,不管有没有我,反正问剑宗的目光一直是放在成为剑道第一门派上的。”
    李扶摇一怔,随即自嘲道:“不过你们争来争去,倒不是真的什么都没道理,你们这一撮练剑的,和我们这边一撮练剑的来比,终究是要比我们生气多些,你们还能为了什么江湖地位争一争,我们那边可是什么都争不了,说到底就是跟谁争啊?没地方争。”
    白枝不明所以,因此没有搭话。
    李扶摇看着这个少女,轻声说道:“我有一个长辈,就是你们这座江湖的人,他身处这座江湖上的时候做过许多意气风发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他一开始所站的地方便足够高的缘故,因此对于这些腌攒事便没见过,所见风景都是极好的那种,天底下所有人都侧目以观,谁都不敢在他面前做些不讲道理的事情。”
    白枝瞪大眼睛,显然有些不太相信,这江湖里百年之内出过这种人么,就算是有一个,要做出这种事,不得是江湖第一人?
    可就算是现如今的洛无双,那个号称无敌江湖半甲子的武夫也做不到吧。
    或许是知道白枝心里所想,李扶摇笑了笑,“我那位长辈可是练剑的啊。”
    这一下白枝心中的疑问更多了。
    这大余江湖出过这么一个剑客举世无敌吗?
    李扶摇干脆再说得直白一些,“我那位长辈叫做柳依白!”
    哦,柳依白。
    白枝一怔,柳依白?!
    她小声问道:“是那位无敌于江湖的柳先生?”
    李扶摇笑了笑,“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叫他,但他的的确确是这座江湖走出来的啊,他闲下来的时候与我说起这座江湖的时候,总是颇为自得,从来不曾表达过对这座江湖的失望啊。可是我这样一看,怎么觉得一点都不讨喜?”
    白枝压低声音说道:“兴许是你没仔细看呢。”
    李扶摇扯了扯嘴角。
    白枝小心翼翼问道:“你到底救不救杨叔叔?”
    李扶摇正色道:“之所以这个江湖不讨喜我才要出手,不是为了你的杨叔叔,也不是为了柳师叔,只是我觉着这江湖不该像这样而已。”
    白枝失神很久。
    直到李扶摇的下一句话才把她的思绪拉回来,“要是你就这样走了不回来了,你那位杨叔叔结局如何我都不会出手,依着你们这边的说法就是江湖事江湖了嘛,可你既然没有为了逃命就将你那位杨叔叔弃之不理,应当就是这江湖唯一讨喜的地方了。”
    白枝眼里有光,显得神采奕奕。
    李扶摇解下背后剑匣,将手里的两壶酒塞到白枝手上,嘱咐道:“记得告诉杨青龙,我等会要请他喝酒。”
    白枝重重点头。
    李扶摇打开剑匣,感慨道:“这剑匣还是那位柳先生做的,说出来谁知道,名动江湖的柳依白练剑之前竟然是个木匠。”
    白枝怔怔出神,没有接嘴,只是看着李扶摇这剑匣里露出的两柄剑。
    一柄剑通体雪白,剑鞘剑柄都是雪白色,显然那剑身也该是雪白才是,另外一柄剑则是在一方青竹剑鞘下,不算是如何华丽。
    李扶摇拿起那柄青丝,悬于腰间,然后将剑匣合上,推倒白枝身旁,平静说道:“要是抱着我的剑匣跑了,我等会回来就把你丢到江水里。”
    白枝咋舌,想着要翻一个白眼,但最后还是没敢做这种动作。
    李扶摇仿佛看透了什么,“别藏着掖着,我又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白枝这才吐了吐舌头。
    李扶摇不理会,纵身跳下船头。
    踏着江水往那边的渡船而去。
    那位剑道宗师王柏心有所感,站在船头,眼神炙热,比起来之前更甚。
    他眼前的这位青衫少年,可要比老剑痴,气势强上太多。
    王柏朗声问道:“山上来人?”
    李扶摇按着剑柄点头,“王先生若是此刻转身离去,便什么事都算是没有发生。”
    王柏哈哈大笑,“相比之下,同问剑宗的这点微末事情,还不值得王柏上心,今日既然得见山上来客,便想试一试差多远。”
    李扶摇平静道:“结果肯定有些伤人的。”
    王柏洒然笑道:“公子此言,比之后出剑更伤人。”
    李扶摇呵呵一笑,“既然如此,那便出上一剑让你看看。”
    王柏神色肃穆,郑重行礼,“请!”
    李扶摇站在江面上,腰间一剑缓缓出鞘。
    周围数丈,剑气激荡。
    大江开始翻滚。
    王柏竭力站在船头不动,看着这尚未出鞘的一剑,脸上满是希冀。
    李扶摇一剑出鞘寸许,江水翻滚,在他之前到王柏大船的那段江水开始缓缓往两边分开。
    如此景象,让船上不少人都觉得骇然。
    不是说这大余江湖王柏剑道便是第一,世上再无其余人能够跟这位剑客在剑道上论高下,可即便是如此,也没人见过这一剑未出便让一条大江都分开的啊。
    可现如今那个青衫少年是什么来头,站在江面上观战就算了,大伙就当你是轻功不错,可现如今腰间悬剑,扬言要出剑,尚未出剑便造成这般场景,要是真出剑了,难不成就真要将那位剑道高到天际的王柏一剑斩杀了?
    一众观战的武夫其实没有任何一人有王柏那般切实感受,同是练剑,又是大余江湖之中的翘楚,也就是他才能感受到李扶摇这一剑之前的积势是个什么境界,光是积势,就是他们这等江湖武夫一辈子都练不出来的东西,面前这人若不是山上剑士,王柏便敢当着这许多人自刎在这里。
    可即便是山上剑士,差距也实在是也太过于大了。
    王柏平白生出一股怯意。
    握剑的手开始微微颤动。
    想他王柏纵横江湖这么些年,什么时候有过如此时候,提剑相迎,竟然未战先怯。
    传出去别说别人不敢相信,就是他王柏也万万不信。
    可事实如此。
    李扶摇的这一剑总算是完全出鞘,剑气激荡,铺天盖地,这位第二境的剑士虽说境界不高,但这般一剑,实在是唬人的很。
    李扶摇苦笑,“这真是欺负人了。”
    王柏举剑相迎。
    这一剑递出之后,直接将王柏的那条渡船撕裂成两半,而王柏则是被击飞之后,重重的摔在江面上。
    李扶摇没有下死手,因为并没有必要。
    本来山上剑士就不太该掺和这些江湖事,只不过今日这件事太过于巧了而已,若是两方都不用剑,也没有这位大余江湖剑道第一人,李扶摇甚至都不会去凑热闹。
    李扶摇飘落回船头,将青丝重新放回剑匣。
    然后将剑匣重新背在身后,拿过一壶酒抛给远处已经脱离战场的杨青龙。
    自己拿着另外一壶酒喝了一口。
    白枝神色沮丧。
    李扶摇看着她,说了一句更伤人的话,“在我们那边,剑胚这两个字真的挺厉害的,反正是肯定比我厉害。”
    这一下,白枝想死的心都有了。
    李扶摇走过去几步,来到杨青龙身旁,笑道:“之前你请我喝了一壶酒,现如今还你,两不相欠了。”
    杨青龙一身血迹,笑着点头,“如此甚好。”
    李扶摇趴在栏杆上,“其实出剑真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柳师叔,只是觉着他口中的江湖和我看到的不一样,心里不高兴,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成了我不喜欢的那种人,要不然我挺后悔的。”
    杨青龙笑着摇头,“谁说得准呢。”
    李扶摇皱眉骂道:“还真是一点都不讨喜。”
    杨青龙哈哈大笑。
    而远处的白枝则是在看着这个青衫少年,露出一个笑容,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