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 > 第1411章 番外一 东方秦兰篇
    大梦几千秋,今夕是何年?人生只一世,且醉旦夕间。

    ……

    “夫君,夫君……醒醒……”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久违了的就像早早住在心里无比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许易缓缓睁开了眼睛,一道模糊的身影逐渐映入眼帘。

    他眼睛动了动,这道身影渐渐清晰。

    她穿着红色的碎花纱裙,腰间系了条蓝色的绫罗罗带。

    一头秀丽的青丝长及腰间,青丝尾端随机绑了两条发带。

    那张雪白的鹅蛋脸,透露出丽人的微笑,宛若清风。

    额间一抹火焰痕迹,是那么的特别,令人印象深刻。

    目若清泓,浅浅回眸,令人身心一颤。

    埋藏在心里那久远的记忆就这么突然浮现在心头,许易心里感到无比难受,猛地伸出手拥抱住了眼前女子。

    东方秦兰被眼前的男人抱着,面露惑色,她不明白许易身上发生了什么?

    都老夫老妻的了,为什么一大早就这样?

    真是好难为情!

    “夫君,你到底怎么了?”

    东方秦兰感觉好不容易推开许易,但她的手却紧紧被握着。

    “我可能在做梦!”

    许易笑道,东方秦兰都已经陨落了好几万年,怎么可能复活?

    “做梦?相公,你是不是发烧啦!”

    东方秦兰摸着许易的额头,但是发觉并不烫啊,那为什么许易说胡话?

    但许易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真实的环境,真实的人儿,真实的触感!

    这一切看起来并不是梦!

    “我的修为。”

    许易心里惊疑,却是发觉自身修为不是后世那个秒天秒地境界。

    只是普通的金丹,一如他当年刚刚踏入修仙界的修为?

    随后再感知,身体里的无限系统也没有丝毫反应,就好像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夫君,你到底怎么啦?”东方秦兰再次问道。

    她知道许易修为高深,整个天下都没有几人是他对手。

    越是如此,她就越是不放心。

    许易有些怅然若失,只是看着眼前的妻子,忽然笑道: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

    接下来的时间可就轻松了,许易也不管什么系统,梦境,还是以后,只想珍惜如今的每一天。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再次回到这个时间点,但有里这么一个弥补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上一世东方秦兰陨落,那是因为其本身乃是傲来国六耳姑娘一缕分神投胎转世。

    后来六耳姑娘分神历练圆满,那一缕分神上面的魂力耗尽,自然就不能支持东方秦兰活下去。

    就好比人有三魂六魄才能长存于世,但东方秦兰连一魂一魄都没有,只是靠一缕分魂支撑。

    “夫君,我感觉你变了!”

    坐在满是桃花的桃林里面,东方秦兰享受着许易为她所做的午餐,心满意足,感觉非常幸福。

    “哪里变了?”许易问道,他采集一朵朵花瓣准备编织一只花冠送给东方秦兰。

    “夫君,你做菜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我感觉自己这一辈子都离不开你啦。”东方秦兰拿起一块甜点,大快朵颐。

    虽然已为人妇,不是当年少女,但作为吃货的本质却一点没有变。

    “一辈子哪里够,要生生世世。”

    许易说道,紧握着东方秦兰的柔夷,惹得其一阵甜蜜娇羞。

    远处的远处,正在一个人习武的东方月初探头探脑从草丛里冒出。

    看着远处丝毫不在意他而秀恩爱的两人,瞥了瞥嘴:.

    “哎,这家是呆不下去了。爹娘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天天秀恩爱,不腻吗。”

    ……

    “我听外界消息姐姐身体一直不好,夫君,我有些担心姐姐。”

    夜晚,东方秦兰躺在许易身侧,面露愁色。

    “那我们明天就去王权家看望你姐姐如何!”许易说道。

    “好啊。”东方秦兰激动的亲了许易脸颊一口。

    ……

    人族,都城,一气道盟。

    王权家府邸,王权家算是整个一气道盟最为显赫的除妖世家,家族底蕴深厚,为人族正道之首。

    门口,王权府费管家站在那儿,笑眯眯的,一副和善色,说道:

    “许先生,东方小姐,家主在大堂等着你们。”

    “嗯。”

    许易微微点头,他便带着东方秦兰走进王权府邸。

    这里在他的记忆里并不是第一次来,不过那些记忆早就随着时间而淡忘。

    “哼,当年要不是王权家趁人之危,姐姐也不会嫁给他,婚后过得一点不开心。”

    东方秦兰对王权家还是有些怨念的,即使许易给他解释了王权霸业的无奈。

    不过其还是不准备轻易原谅!

    用她的原话来说,男人没有几个是好东西,当然许易除外!

    王权府大堂,王权霸业一个人站在那儿,看起来有些形单影只,萧瑟不已。

    缓缓转过身,王权霸业露出一张满是愁容的面庞,一头黑发早已经不知白了多少,风华不在!

    遥想当年,“面具”组织是多么的意气风发,被誉为正但未来。

    但到头来却只有他一人和李家兄弟逃出来,其余兄弟全部惨死。

    自此,剑心破碎,修为大跌!

    对于一个剑客而言,如果没有了剑心,那么他的剑便不再锋利。

    “许兄。”王权霸业缓缓看向许易,目露沧桑之色。

    ……

    东方秦兰则是去找姐姐东方淮竹去谈心了,两个大男人的谈话她自然是不敢兴趣的。

    东方淮竹的院落在王权府邸的最深处,那是一座很冷清但环境却是非常别致的小院。

    院落里的凉亭中,东方淮竹一袭白裙,身形瘦弱,面色苍白如纸,活脱脱一个画卷兄走出的病美人。

    东方秦兰远远的看着,只觉心痛,这可是那个一直疼她爱她的姐姐。

    甚至为了她不惜牺牲了自己的一生幸福。

    鼻子酸酸的,东方秦兰跑进了院子里面,大喊一声:

    “姐姐!”

    东方淮竹转首,却是见到亲爱的妹妹,眼睛一眯,无比温柔。

    “秦兰!”

    东方淮竹笑道,她的声音很清柔,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如沐春风。

    “姐姐。”

    东方秦兰像个孩子一样抱住了姐姐,倾述自己的思念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