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头条婚约 > 第92章:决定去云都
  老太太踱步到三个高大男人面前,抬眼望上去有种一眼望不到头的错觉。

  她活了这么几十年,还没见过这么高的人。

  “你们是医生来的?”老太太问。

  盛嘉年垂眸:听说这位老太太将江兮按着抽打?

  他面色骤冷,目光淡淡移开,不予理会。

  谢晚晴赶紧上前:“盛先生他听不懂本地话,请说普通话。”

  老太太一听,嘴角一歪,“作什么妖?都是人,难道还比别人多长一块肉?我跟你讲啊丫头,我们家老大那病,就那样了,你们不要以为随便说几句话,我们就会相信。我大媳妇耳根子软,我不会。我们家啊,不治!”

  谢晚晴微微吃惊,“江奶奶,江兮爸爸的病能治好,你也不治吗?”

  老太太轻哼一声:“我们家早就找先生看过几次了,能治好?你以为世上真有那么多能起死回生的神医啊?你们随便说一句我们就会信?说白了,你们不是冲着我们家的钱,你们会一来来这么多人?哦,我能信了这么多人都是神医?”

  谢晚晴被气得无话可说,索性不说话。

  老爷子给老太太递眼色,让她进去阻止,别等人家三言两语后,把钱给骗走了。

  老太太立马心领神会,赶紧躲着脚步迈进了屋里。

  二婶带着浓浓的本地音的普通话问:“我大哥的病,你们真能治得好?”

  盛嘉年几人淡淡看了过去,又移开,没有任何人搭理。

  二婶觉得这事儿不对,不管能不能治得好,这都不是件好事。

  治好了,这房子就没她家的份儿。

  治不好,这来的一群人能骗走多少钱?

  那二十万里头,老太太可是答应过要给她儿子一半呢。那个钱,是有她的一份,杜红那个女人,别看能干,但是耳根子软,可千万不要一听说能治好,就立马把钱都给出去了。

  二婶不放心,也起身跟着进了屋里。

  老太太在里面胡搅蛮缠,被白玄弋和王君苹给拦住,尤博士在仔细给检查。

  也没几分钟,一行人前后出来。

  尤博士和江母、江兮走在后面,说着病人情况。看江母那动容的表情,应该不是太糟糕,江母再三感谢,随后又让江兮去送他们一行人。

  江兮听话的跟着人走,尤博士走在前面,看了眼盛嘉年,又看了眼出来送他们的江兮,眼神意味不明。

  盛嘉年假装看不到,看向江兮:“不用来送,你就在家帮忙收拾。”

  江兮说:“谢谢你们,我还是送送你们吧。”

  谢晚晴拦着江兮:“有我呢,你留在家里吧,家里还需要你。”

  江兮点点头,“晚晴姐,那麻烦你了。还有……”她看向前面的人,“你帮我跟他们说声谢谢。”

  谢晚晴点头:“好。”

  江兮站在院坝里,目送一行人离开。

  身后老太太和二婶已经开始轮番给江母上课洗脑了,主要目的就是让她把钱交出来,不然被人骗走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江母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就当没听到。

  江兮说了句:“你们是不是把我跟我妈都当傻瓜?这钱你们凭什么拿着?怎么来的钱跟你们有关系吗?”

  江母低低喊了声:“兮兮,别说那么多,随他们说什么,我们不听就行了。”

  江兮点点头,不再搭理。

  “特地杀了两只鸡,想着可以请谢晚晴和她朋友吃个饭,但是人那么多,我们除了那点鸡肉,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他们。以后,你赚钱了,要记得还这个人情。”江母低声道。

  “好。”

  下午,天色还未黑尽,江母又杀了四只几鸡,处理好后撒了盐后用袋子装好,明天一早就要走,所以这些要带走的东西,得提前准备好。

  晚上在两个老的都睡下后,江母和江兮才开始收拾东西。

  江母想带很多东西走,可是坐飞机又带不走。

  她摸着床上那床棉被,轻声叹息:“这床棉絮是去年才弹好的,还是崭新的,不带走就便宜了你二婶,真心疼。”

  “妈,以后我给你买好的。”江兮轻声说。

  江父这段时间时而清醒,时而迷糊,也听到母女俩的谈话了,但有些话,他无力去说,感觉自己大限快到,不想给家里再添麻烦,身上再多不舒服,也没提过。

  一个晚上,江兮和江母都没怎么睡着。

  江母把这屋里一遍一遍的收拾得妥妥当当,从厨房到堂屋里,再到他们睡的房间,来回看了很多遍。

  她从没想过这辈子能这么痛快的离开这里,还以为会跟丈夫就死在这个窟窿里,没想到他们会有一天离开。

  真要走了,很舍不得。

  江兮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过来母亲不在身边,抬眼看外面,夜色还是跟墨汁一样黑,还没有天亮。

  她清醒一点后,轻手轻脚下床,小心走出去,看母亲居然坐在门口,像座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妈?”

  江兮轻轻喊了声,然后在她身边蹲着:“妈,你不冷吗,就坐在这里。”

  “不冷,你怎么不回去睡觉?”江母问。

  江兮轻轻摇头,然后歪头靠在江母手臂上,“我刚醒过来发现你不在,有一点吓到我了。不过出来看见你好好的,心一下子就不慌了。妈,只要我们一直在一起,不论过什么样的日子,都是甜的,对不对?”

  江母脸上难得露出慈爱的笑容,抬手轻轻抚摸她的头。

  “在我们家,委屈你了。”

  “不委屈,我很高兴能跟你生活在一起。妈,我说真的,不论以后我是贫穷还是大富大贵,你都是我的母亲,我最爱的母亲。”

  江兮抱着江母的胳膊,脸轻轻蹭着,只要温情在,艰苦生活算什么?

  江母深吸气,望着漆黑的夜空。

  她这辈子没干什么大事,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都没做过,但是她很开心培养了这么个好女儿。

  “你呀,在我心里,就是唯一的女儿。”

  这是江母对江兮说过的唯一一次相关的话题。

  江兮忽然抬眼,看着母亲:“妈,你见过她吗?”

  江兮只听说许太来了,想着许诺那样的人,应该不会来吧。但母亲忽然这么说,令江兮有点不确定。

  江母跟江兮对了下眼神,笑道:“见了一面,跟那位太太一起来的。那孩子啊,真是被毁在那样的家庭了。那位太太是个好脾气的,就算你以后在她家住,我也不担心。看得出是个心善的人,也就是性子太软,所以把那孩子教养成那样。”

  江母话落,拉着江兮的手。

  “妈心里,不管她再好,那也是别人家的孩子,你才是我的女儿。我就没指望她认我,也没指望能见她或是怎么好好相处。”

  江母轻轻拍了下江兮的手:“妈不反对你跟许家往来,你也长大了,以后工作啊,婚嫁啊,这些大事上,许家比我们家要帮得上一些。你在这里,婚嫁对象也就是王家那样的。可是你要在许家,在那个大城市里,婚嫁对象怎么着也胜过好几个王家。”

  江母话说得慢,条理清晰,可见她是想过很久的。

  她轻轻叹了一声:“在你的终身大事上,妈还是希望你好。以前是我糊涂,没想过有机会离开这里,所以希望把唯一的女儿留在身边。现在,妈清醒了,以前做的糊涂事,江兮,你能理解妈妈吗?”

  江兮轻轻点头,“嗯。”

  她头再轻轻压在江母胳膊上,低声说:“妈,我都知道的,从来没有怨过您。我知道你太不容易了,我帮不了你,还不能多理解你吗?我才没那么不懂事呢。”

  母女俩靠着坐了半宿,后半夜江兮困得迷糊了,江母这才拉着人进去睡觉。

  天还没亮,江母就起床收拾,准备走人了。

  江兮迷迷糊糊的坐在床边,外头谢晚晴和岳著林就来接他们了。

  江兮听见谢晚晴要低的询问声,猛地一个激灵,他们都来了,慌忙找时间看,还不到六点,但他们这个时间就得赶紧收拾出发了,再晚一点,爷奶醒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闹剧。

  江兮快速换上衣服,然后去帮母亲。

  江母给每人煮了碗面条,用昨天的鸡汤煮的,每人碗里还有个鸡蛋,一点青菜,味道不比饭馆里的厚重,但入口清淡,味道很不错。

  因为太早,谢晚晴和岳著林也没客气,大家快速吃完,那边开车的李扶洲也来了,帮忙将江父抬出来,抬上车。

  后面江兮帮母亲拿东西,江母最后还是把那床棉被收了,准备带走。

  江兮发愁的看着母亲:“这被子拿不走就不要了吧。我们还得照顾爸爸,这辈子也没地方放。”

  “不拿太可惜了,家里留下的这些所有东西都给了你二婶,这床被子我们才盖一年,崭新的。不带走,我这心里总是想着。兮兮啊,拿去就算不用,你拿学校去也行啊,云都冬天也冷,你就省得再买被子了是不是?”

  江母执意要拿被子,江兮拦着不让。

  “妈,没办法带的,就你跟我,我们带着平时用的穿的就已经三个个包一个箱子了,这又多出来一床被子,你说怎么托运啊?我也没有坐过飞机呢,但是听说飞机上要求很严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