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武神 > 第800章 开个价
    苏逆沉默不语。

    他不断的思索着众人说的话。

    自己曾经那位精才绝艳的师兄,不但掌控了仙尊肉身,而且,似乎还与沧浪武帝有某种联系……

    看缥缈峰众人的样子,好像与沧浪武帝也并非毫无关系,当然,这关系,似乎和自己一样,都不那么友好。

    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师尊他……应该不会再真正教导你了,毕竟,那人,伤他伤的太深。”

    玄元子叹了口气,眼神突然变得狠厉了起来:

    “大师兄自持身份,不愿以仙人之身杀他,我们几个师兄弟又无能至极,与那人实力越差越大,但你不同。”

    他死死的看着苏逆:

    “你竟然能够爆发出仙尊的力量……甚至可以斩杀仙人,现在,那逆贼也未必能做到,我们几个,会尽可能帮你提升实力,只有一点……如果将来有一天,你能超过他……为我们,讨一个公道!”

    对什么都非常淡然的玄元子这一刻,竟然流露出一抹暴虐之色:

    “我们也就罢了,但师尊和彩蝶……哼!”

    他冷哼了一声:“小师弟,能不能答应我?”

    苏逆下意识的看向玄彩蝶,一向大大咧咧,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师姐,这一刻双眼竟然变得湿润了起来。

    难道……

    他脸色难看:

    “我平生最恨叛徒,若真有那一天,我必杀他!”

    玄元子叹了口气,眼中的暴虐渐渐收敛:

    “算了,也就是那么一说,想要超越他?别说是你,哎……就连大师兄,恐怕再过千年,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朱雀圣人抿了抿嘴唇:

    “那人确实不同凡响,如今,投靠了沧浪狗贼,更是不可一世,有仙尊肉身护道,我都奈他不得……哼,不过,我苏氏少族,岂会弱于旁人?”

    她似乎对苏逆非常有信心:

    “少族,那人是沧浪的心腹走狗,若有一日,定要斩杀。”

    苏逆眼中杀机更浓,此人竟然真如自己所想……投靠了沧浪武帝。

    呵呵。

    那么,就算没有缥缈峰的关系,与他也算是生死大敌了。

    “小师弟,我们还要准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玄元子沉默了一会儿:“一个月之后,有半年的时间,你都要待在缥缈峰,若有什么需要处理的,趁这一个月,都做了吧。”

    “我可以下山了?”

    “当然。”

    玄元子呵呵一笑:

    “今时今日,东皇学府,乃至东皇都上下,谁敢阻你?”

    苏逆苦笑了一声,他现在就是一只纸老虎。

    不过在没有戳破之前,恐怕真的敢得罪他的人确实不多了。

    “既然如此,我再修养一日,便准备离开东皇学府了。”

    苏逆确实有很多事儿都没完成。

    比如说,巨眼圣子的下落,还有,上次赢了比武招亲之后的巨额赌注,更让他着急下山的是那无字天书的观摩时间。

    这一切,都需要他离开东皇学府才能够兑现。

    东皇都仍旧繁华异常,这里似乎并没有嗅到战争的气息,虽然大家都听说有怨灵大军的出现,但在普通武者的心中,东皇都强者无数,翻手可平,根本没当回事儿。

    苏逆到来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半点儿异样之处。

    皇家赌坊一如既往的热闹,当苏逆进来的时候,发现竟然还有人在讨论无比招亲那场豪赌,甚至,还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苦笑了一声,正准备找人问问怎么兑现赌注的时候,一个女孩儿,古灵精怪的走了过来:

    “道友第一次来吧?”

    苏逆面色不变:“怎样?”

    “呵呵,道友无需戒备,小女子姓李,名青,是这赌坊的常客,这皇家赌坊上百处赌号,我都一清二楚,无论是比武的,炼药的,炼器的,鉴宝的,乃至斗兽,排名,甚至还有一些无聊的赌博所在,我都一清二楚。”

    李青眨了眨眼睛:

    “这皇家赌坊里面的说头可多了,所谓十赌九诈,像道友这种第一次来的,极易被骗,但有了我就不一样了。”

    她咯咯一笑:

    “无论道友想要赌什么,我都能给你找到最好的地方下注,道友若是输了,别拿我撒气,当然,这赌坊也不允许武斗,若是道友赢了,心情一好,赏两个灵石,小女子也就心满意足啦。”

    苏逆感觉有些好笑。

    这女孩儿应该是赚小费的。

    “用不着那么麻烦,我不是来赌的。”

    见苏逆不以为意,女孩儿急了:

    “我长得不好看吗?”

    苏逆嘴角抽搐:“尚可。”

    李青有些不满意他的回答,但还是展颜一笑:

    “那为什么不选我?别看那些小骚蹄子能摸能亲,可她们都不怀好意。”

    李青压低了声音:

    “到时候,被骗了你就后悔了。”

    苏逆看到有很多女孩儿都在向自己走来,一个个虽然都是武者,可却打扮的花枝招展,妩媚异常,看上去,就好像是青楼中人……

    “男人都一样!”

    李青噘着嘴:“就喜欢那些胸大屁股大的,哼,输了钱谁还理你们?”

    她丧气的转过身去,就准备离开,可苏逆突然开口:

    “姑娘,你知道在哪里可以兑现赌注吗?”

    李青连忙转过身来:

    “你要我啦?”

    苏逆干咳了一声,什么乱七八糟的?

    “带路吧,少不了你好处。”

    “咯咯,哥哥真有眼光。”

    苏逆苦笑了一声,这称呼还真是说变就变。

    随着李青一路走去,他发现,在这里赌博的人,大多都有女伴,甚至有些人挡着大家的面,便公然调情,上下其手,玩的那些女孩儿娇喘连连,不亦乐乎。

    李青对此早已适应,边走边说:

    “哥哥后悔了?”

    “什么?”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若是后悔了早说,但想要我和那些人一样……不可能!”

    苏逆皱着眉头,刚要开口,突然见一个和尚,左右搂着两个女孩儿,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

    “这不是李青吗?”

    那和尚抓着两边女孩儿的腰肢,干笑了一声:

    “怎么,终于肯出来卖了?早这样多好,爷有的是灵石。”

    他随手将两个女伴扔到一旁,伸手就抓向李青:

    “爷眼馋你很久了。”

    说完这句话,他还不忘了看向苏逆:

    “小兄弟,这女人,我要了,多少钱,出个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