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李七夜 > 第4526章林默
    在这个时候,林默与李七夜站在了一起,似乎一下子整个气氛变得十分自然,林默不仅是离李七夜很近,甚至是有一些亲昵,她的螓首都快靠在李七夜的肩膀上了。

    一时之间,简货郎他们都不由面面相觑,因为此时此刻,李七夜与林默之间,好像是很熟一样,似乎是老朋友一般,有着非同一般的交情,或者有着过于亲蜜的情感。

    这就让简货郎他们觉得奇怪了,他们跟随着李七夜这么久,也从来未听过李七夜说过有什么朋友,更何况,以他们的理解与想象,似乎没有谁能与李七夜这样的亲蜜,别人想靠近李七夜,谈何容易之事。

    更何况,能得到李七夜的青睐,那更是比登天还要难之事。

    但是,林默的出现,到现在为止,也就说了两句话而已,便与李七夜如此亲蜜,而且,他们就好像是认识了很久很久的朋友一样,甚至是有可能是一对情侣。

    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与算地道人都不由偷偷地瞄了瞄李七夜,又偷偷地瞄了瞄林默,他们总觉得,林默与李七夜在以前是不认识的,甚至可以说,他们只是在此时此刻才相识,但是,就是这么奇怪,这么的诡异,在此时此刻才相识,甚至也刚刚相互通了姓名,就如此的亲蜜,就如此的自然,这样的情况,那实在是无法用任何言语去形容。

    刚通姓名,就如此亲蜜,那么,说它是一种缘分,那还能去理解一下,但是,此时此刻,李七夜与林默站在一起,却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丝毫的不恰之处,那种自然,甚至用笔墨都是难于形容,给人浑然天成之感,似乎,他们随便一站,就犹如是千百万年在一起,那种感觉,无与伦比。

    简货郎与算地道人都不是蠢货,他们都是冰雪聪明之辈,在这刹那之间,他们都意识到林默乃是非同凡响,一定不是什么凡俗之辈,但是,他们却无法去把林默与某一个人对上号,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

    简货郎和算地道人都是十分有见识的人,称得是精通古今,所知之人,可谓是数之不尽,但是,在此时此刻,那怕他们搜肠刮肚,都无法把某一个人物与眼前的林默对上号。

    林默不是什么倾国倾城之辈,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但是,当她与李七夜站在一起的时候,在简货郎与算地道人看来,他们就有着一种某名的默契,似乎,这样的默契是千百万年就已经定下来了,彼此之间,已经有着一种说不尽的严丝合缝。

    在这刹那之间,不论是简货郎还是算地道人,又或者明祖,他们都瞬间觉得,林默乃是独一无二,似乎,在这世间,少有人能与之相比,什么圣女、公主与之相比,那也只不过是黯然失色罢了。

    事实上,李七夜与不认识林默,林默与不是什么朋友,或者故人,但是,在此时此刻,林默与李七夜在一起,就是那么的默契,就是那么的自然,就是那么的浑然天成。

    “请问姑娘,不,仙子,小道为你算一卦如何?”算地道人看着林默,不由双眼发亮,在这个时候,他竟然又犯了职业老毛病,想为林默算一卦。

    一听算地道人要给林默算一卦,简货郎顿时也不由双眼发亮,立即附和,点头如小鸡啄米,说道:“对,对,对,让这神棍算一下,他倒算得是蛮准的。”

    林默看着算地道人,神态自然,没有任何的忸怩,很自然地说道:“好呀。”

    算地道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喜,摸出了自己卦甲,双手捧着,呵了呵气,虔诚地说道:“且让小道热热血,摆摆卦。”说着,双手开始摇晃起来,开始为自己的卦甲预热。

    在这个时候,算地道人手捏真诀,心存道法,口吐真言,一念通神,在这刹那之间,算地道人手中的卦甲一甩出来,这还不是为林默真正占卜,而是先预预热,预预卦相罢了。

    听到“啪”的一声响起,以龟壳所制的卦甲滴溜溜地转了几圈,这才倒了下来,显现了一个卦甲之相。

    “这预热之相,乃是幽明通月,大相之征……”算地道人仔细一看,一琢磨之时,他不由脸色一变,顿时闭嘴,匆匆忙忙收起了卦相,对林默干笑地说道:“小道最近道行不稳,道行不稳,算不出什么来,罢了,罢了,抱歉呀。”说着,对林默鞠身。

    虽然算地道人不说了,但是,简货郎是一个鬼精灵,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妙,忍不住把算地道人拉到一边,嘟囔地说道:“神棍,卦相是怎么样说的?快说来听听。”

    “不可说,不可说。”算地道人摇了摇头,也嘟囔地说道。

    “什么不可说。”简货郎没有好气,瞪了他一眼,说道:“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还不了解你的把戏吗?信不信我把你给宰了,让你这个神棍变得神婆。”

    “不可理喻——”算地道人气得瞪了简货郎一眼,颇有一脚把简货郎踩死的气愤。

    但是,简货郎却一点都不在意,说道:“快说来听听,别婆婆妈妈,难道你就真的不想知道吗?”

    简货郎这样的话,那的确是一下子戳中了算地道人的心窝了,他犹豫了一下,最后只好说道:“不准,这卦相不准。”

    “你确定吗?”简货郎乜了算地道人一眼,说道:“如果你这都不准,那是不是说明,你的占卜之术那只不过是江湖骗术罢了。”

    “你才是江湖骗术,你全家是江湖骗术。”那怕算地道人明知道简货郎是激将法,但是,他忍不住喷了简货郎一脸。

    “那你说说,这具体是怎么样情况嘛。”简货郎也不介意,笑嘻嘻地说道。

    算地道人不由沉吟了一声,最后,他还是谨慎地说道:“我也只是预热,没有真正占上一卦,但是,从我们家传的占卜通神而言,这预热,也是能预之六七分之准。”

    “那你说说,这是吉卦还是凶卦。”简货郎也就是好奇心被点亮了。

    “不好说。”算地道人不由沉吟地说道:“从我的职业直觉为说,她的命,被改过,或者说,她的命,被人遮闭住了。”

    “改命,或者遮闭住了自己的命。”简货郎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这可是传说从老天爷那里偷命,或者是瞒住老天爷的眼睛,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何止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算地道人摇头,说道:“就算是道君,那也不一定能做到,这可是捅破天的事情。”

    说到这里,算地道人抽了一口冷气,说道:“正是因为这样,我从卦象上来感觉,一种直觉,在她背后,是有很大的阴影,就是不知道这阴影是什么。”

    “背后的阴影吗?那是好还是坏,是凶还是吉?”简货郎不由说道。

    算地道人摇头,说道:“不知道,她被人改命或者是被人遮蔽,这是我无法窥视的地方,这必须需要逆天无比的实力才能去窥视,至少我是做不到,或许,我们祖先有人能做到。”

    “那对公子有坏处吗?”明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一来,不由心地问了一句。

    “这无法比。”算地道人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公子之命,浩大得是我们凡俗之辈所不能占卜的。如果说,公子之命,如天地广博,那么,我们的命,那只不过是如蝼蚁罢了。”

    说到这里,算地道人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非要说一下这位林姑娘与公子相比,公子乃是天地之广博,林姑娘或者是一轮皓月,又或者是一颗星辰,又或者是其他,总之,这样的命数,不是我们所能相比的,在林姑娘的命数面前,我们众生的命数,那也是一样如同蝼蚁一般。”

    “简单地说,比不上我们公子的命。”简货郎总结地说道。

    算地道人不由苦笑,说道:“世人,也无法与林姑娘相比,这命数,世人只不过是蝼蚁罢了。”

    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他们三个人都不由偷偷地瞄了林默一眼,他们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林默,肯定是有什么惊天无比的来历,举世无双的出身,但是,他们搜肠刮肚,却想不出来,林默是何方神圣,好像没有任何一号人物,可以与眼前的林默对上号。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简货郎他们在讨论之时,突然之间,一道从天际而来的无上大道瞬间亘横而至,瞬间轰在了一座山峰之上,光芒四射。

    当这四射的光芒散去之后,只见山峰之上出现了一座高大的楼阁,这座高大的楼阁乃是一道道神环萦绕。

    “三千道,三千道来人了。”看到这一座楼阁,乃是一道道神环萦绕,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三千道来人了,不知道来了多少人。”看着这一座神阁,有人吃惊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听到一声咳嗽,大家一看,只见楼阁之前站着一位老者,似乎是在守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