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医圣 > 第两千三百三十四章 再无牵扯
    “老祖,别和这小子再多说废话。”齐锦浩对着齐清贤说道。

    闻言,齐清贤脚下步子跨出,身上的气势飞速飙升了起来,一双凌厉的眸子看向了贺北苍。

    他知道必须要先解决贺北苍,否则肯定会遭遇阻拦的。

    正当这时。

    天绝宗的四长老走了出来,说道:“天武城的城主府真的要如此蛮不讲理吗?”

    “众所周知,这雕像内的机缘是留给有缘之人的,如今这位小友获得了其中的机缘,你们城主府理应要恭喜这位小友才是。”

    “而不是在这里威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你们的先祖选中了这位小友,难道你们想要违背自己先祖的意思?”

    “天武城的城主府何时变得如此不要脸了?”

    见天绝宗的四长老站出来,齐清贤身上的气势一顿,他满脸阴沉的说道:“此事和你们天绝宗无关,况且你只是天绝宗的四长老,就凭你的这点战力,在我面前根本不够看的。”

    “我劝你不要给自己招惹麻烦。”

    听得此话,天绝宗四长老脸色不停变化着,他看得出齐清贤是要狗急跳墙了,身影朝着贺北苍等人靠近,既然已经站出来,那么他没有退缩的道理。

    而他的孙子钱翔东也来到了沈风的身旁。

    赵彭辉对着齐清贤等人,传音说道:“既然天绝宗的四长老想要死,那么我们就送他一程。”

    如今他的伤势恢复了一些,战力自然也跟着得到了恢复,那天绝宗的四长老修为比贺北苍弱。

    所以,赵彭辉有把握战胜天绝宗四长老,他继续传音说道:“天绝宗的人交给我来对付。”

    在听到赵彭辉的传音之后,齐清贤再度催动身上的气势,他周围的空间开始变得扭曲了起来,一双眸子内隐隐闪现杀意。

    齐雄毅和齐锦轩等人也没有傻站着,他们脸上闪现狠厉之色,气势同样在体内凝聚着。

    当赵彭辉等人要攻击之时。

    粗布麻衣老头对着沈风等人传音说道:“他们交给我来对付,只是一些杂鱼而已,你们不必太过紧张。”

    闻言,沈风等人微微一愣。

    尤其是沈风,他没有第一时间拿出剑匣来了。

    空气中恐怖呼啸声,在快速的临近。

    “嘭!嘭!嘭!——”

    地面在产生剧烈无比的爆炸。

    随着,齐清贤和赵彭辉带头冲击而来,整个中心广场都在摇晃。

    眼看着,他们两个的身影临近,而贺北苍等人没有任何反应,这让跟在后面的齐锦轩等人是满脸得意。

    甚至他们已经能够想象到,待会沈风趴在地上求饶的场景了。

    然而。

    在齐清贤和赵彭辉距离沈风等人三米远的时候。

    粗布麻衣老头忽然之间动了,他身上依旧没有气势可言,但他所爆发出的速度,要远远超越齐清贤和赵彭辉。

    “轰!轰!”两声。

    身影飘忽不定的粗布麻衣老头,其身影出现在赵彭辉和齐清贤面前的时候,这两人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最终,在发觉不对劲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来不及躲避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粗布麻衣老头的手掌,拍在了他们的身上。

    齐清贤和赵彭辉犹如是遭受了恐怖无比的撞击,他们身上的肋骨顷刻间全部断裂,同时身体上在不停的爆出一团团的血雾,一大口一大口的鲜血,从他们两个的嘴巴里喷洒而出。

    “嘭!嘭!”

    两道身影掉落在了中心广场的边缘位置,扬起了不少的灰尘和碎石。

    躺在地上的齐清贤和赵彭辉,只感觉全身好像散架了一般,身体内连任何一丝玄气也提升不起来了。

    至于赵彭辉的情况更加差,他完全是奄奄一息了。

    看到这一幕的齐雄毅和齐锦轩等人,脚下的步子戛然而止,他们的眼睛越瞪越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他们的老祖乃是塑魂境之上的强者,可为什么会在这个粗布麻衣老头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

    中心广场上的大部分人都惊呆了。

    贺北苍和天绝宗四长老等人,也将目光定格在了粗布麻衣老头身上。

    “小老弟,我和城主府也有些渊源,先让我来解决一下我的事情,如何?”粗布麻衣老头说道。

    沈风点了点头。

    见此,粗布麻衣老头看着远处的齐清贤,说道:“你们城主府的上一任老祖,曾经帮了我一个大忙,我答应今后会给他的晚辈一份机缘,甚至我还答应要将他的一个晚辈收为徒弟。”

    “这次我前来天武城,原本是来履行当初的承诺,只可惜,你们天武城的城主府太让我失望了。”

    听到粗布麻衣老头的话之后,躺在地面上的齐清贤,惊疑不定的说道:“你、你是那位前辈?”

    城主府的上一任老祖,对齐清贤等人提起过那位前辈的事情,他们一直在期待那位前辈前来,可谁知道最后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齐雄毅和齐锦轩等人自然也知道此事,上一任老祖说过,那位前辈拥有恐怖的滔天手段,如若城主府和那位前辈保持某种关系,那么城主府将会一飞冲天。

    可如今所有一切,全都化为了泡影。

    齐雄毅、齐锦轩和齐景浩等人,心里面被无尽的后悔给填满了。

    当然,他们内心更多的是对沈风的愤怒,这里雕像内的机缘,明明是他们的先祖所留,可最后雕像却帮着沈风这个外人。

    而粗布麻衣老头明明是他们城主府一直在等的前辈,可结果却和沈风建立了不错的关系。

    可以说,沈风夺走了他们城主府的一切好处。

    粗布麻衣老头,淡漠的说道:“念在我和你们城主府的渊源,我今天可以饶你们一命。”

    “但,你们得罪了我这位小老弟。”

    “这样吧,你们全部自废修为。”

    “从今往后,我和你们城主府的渊源就此为止,我们不会再有任何牵扯。”

    “要不是你们的上一任老祖,帮了我那么大的忙,今天你们绝对必死无疑。”

    转而,他看了眼沈风。

    对此,沈风说道:“老哥,这里的事情,你处理就好。”

    让齐清贤等人变成废人也好,其实这种惩罚,比直接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无法接受。